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翔子

虾蛊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6-1-5 20: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下,一群黑影正抬着一个用被单裹住的胖子在武警医院的长廊上飞奔而过……我是刚刚被他们从被窝里掏出来的,他们动手时我还在酣睡,所以对之前的情况并没多少印象,我只知道我醒来时,他们已经在抬着我跑了……我想挣扎,但却觉得全身没力,脑袋也疼……这时,有人低声说了一句:“胖子,别怕!我们是9处的人!!”我心中一惊,神智也清醒了些,问道:“我的怪怪呢,它在哪儿呢……”那人说:“别管它了,先顾好你自己吧……”我还想问时,他们却什么也不说了。
  几分钟后,我被送到了一辆车上。那车从外表上看是那种很大个的集箱货车,但里面却是改装过的,有床有桌,像个小房间一样。一只耳朵的904正趴在桌上,像块木头似地瞪着一个杯子发呆。他们将我抬了进去,放在床上,然后和904耳语了几句就都出去了。 904转过身来,翻着两只眼睛像死鱼似地盯着我。我知道气氛不对,连忙用手护住头,作昏厥状,但眼角却还是瞟着他,以防他突然上来打我。 904面无表情地说:“胖子,你能告诉我,你这几天都是怎么过的吗?”我心想,还能怎么过,不就是挨饿呗,于是我就照实说了。 904又说:“那你的那只虫子又是怎么过的呢?”我随口答道:“还能怎么样,一起挨饿呗……”904的眼睛一下子喷出火来,人也站了起来。他一把掀开我的手,揪住我脑袋上的短毛,冷笑着说:“不会吧,难道我们G组1个月的口粮还不够它填肚皮的吗……”我的头皮一阵发麻,立即想到了怪怪捉到的那些脏东西……该死,难道那些东西都是从9处弄来的吗?904恶狠狠地瞪着我,那种眼神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简直比狼还可怕……就在他快要扑上来把我掐死的时候,903突然回来了。他一把拉住了904的胳膊,低声吼道:“你疯了!!想抗命吗?!!”904全身一震,渐渐地恢复了刚开始的那种麻木不仁的状态。他背过身去,缓缓地说了一句:“胖子的干扰器已经装好了,不会再有问题了……那虫子在抓捕过程中又钻进了下水道,现在小周他们正在堵它,我去看一下……”903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904阴沉着脸地走了出去,走了几步,却突然回过头来冷冷地对我说:“胖子,你放心,我会保护你和虫子的。因为这是上面的命令!!”说完他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夜幕中。坦白说,他的这番话倒是很令我感激,但令我发毛的却是他那种仇恨的表情和冰凉刺骨的语气。 903自言自语地说:“这小子不是个东西……他真的把我在墨西哥的事抖出去了。”但他叹了口气,又说:“可他还算懂得轻重,这点无庸置疑。”
  我身上的瘫软症状渐渐地消除了。我支撑着坐了起来,903就坐在我的旁边。他说:“胖子,你也别怪他,这事换了我也不好受……你知道这几天,你的那只虫子都干了些什么吗?”我其实已经猜到了一些,但我装傻,摇头。 903苦笑了一声,说道:“你那虫子有种啊,我们养在地下室里,给G组充当饲料的三十多只游离体,几乎全被它吃光了……要不是它在换水口处拉了大量的屎,我们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它是怎么混去的……”我结结巴巴地说:“这,这怎么会……它是从来不拉屎的啊……”903说:“谁跟你说不拉屎??……只不过缓冲体的排泄物都是悬浮状的小颗粒,用肉眼没法看到罢了……可用伽玛灯一照就能显出形来……你的那只虫子把换水口拉得乌烟瘴气的,一看就知道是吃撑了消化不良……”我心里已经开始发虚了,但嘴上还是硬,我说:“你们这么大个9处,难道连点多余的饲料都没有吗?……就算被它偷吃了一点,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他干嘛那么恨我……”903一脸沮丧地说:“这事要是发现得早,那倒还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饲料多的是,无非再加点就是了,说不定还可以顺便捉住它……但关键是它干得很隐蔽,而且这几天大家都在忙着”救“你(呸,这话他也说得出来),所以谁也没留意……直到两小时前,904带人过去换镭芯,这才发现不对劲……但G组的30多只个体已经饿死了一大半,剩下那七八只虽然勉强还活着,却也残缺不全了,估计都是在抢食中被它咬伤的……G组的组长赤列金珠当时就晕了,现在还没醒……904也快发疯了,因为那个G组本就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是他七,八年的血汗……这下子可是折了他的老本了……”我有点难以置信地说:“这也太离谱了吧,难道你们30多只个体还抢不过一只怪怪吗?”903哭丧着脸说:“当然抢不过了……你也不是没看见,我们的个体在外出时一般都是住在培养箱里的……那是因为它们除了波动能力之外,本体都很娇嫩,而且等级越高越是弱不禁风,平时能爬动一下都是不小的运动了……哪像你的那只虫子,皮糙肉厚,好勇斗狠,就连904都被咬成了那样,它们当然更不是对手……不过话说回来,像它这么强悍的个体,我们也是头一次碰到……当初E组报告,说它能窜出来咬人,904他们还以为是在胡说八道呢……可现在看来,那个只怕还是它的强项……”我听着这话,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903又说:“另外,还有一件令我们极为费解的事……这虫子怎么会吃鱼呢??……通常,只有游离体才只吃杂食的啊??”我的表情一片茫然……他知道问我也是白问,只好摇了摇头,顺手帮我掖了掖被子。然后,他说:“你现在已经注定是我们9处的人了,你知道吗?”我不知道,但我猜到了。在我身上发生了这么多邪门的事,无论是9处,还是公安机关都不会让我逍遥法外的……我已经想好了,进9处虽然危险,但好歹还算是国家公务员,就算哪天挂了,爸妈也能领到抚恤金……但如果被公安机关“收容”,则会因涉嫌多宗谋杀,袭警,和饲养怪兽等重大罪行而被枪毙,“砰”!!……所以我很“坚定”地点了点头,“诚恳”地说:“我知道,我愿意。”听到这句话,903总算是很欣慰地笑了一下。他说:“胖子,你这就对了……像我们9处这种地方,每年全军有多少精英人物削尖脑袋都想往里挤呢……但你小子啥都不会,却能得到上级的特批!……这可是你祖上积了大德了……”
  我心想,天知道我祖上干过什么,才把我陷入了这种绝境……我可不想当什么“精英”,更不想陪“精英”们玩命,我进9处不过是迫于无奈而已。于是我说:“既然我是上级特批的,那你们为什么又打我,又关我,又要饿死我呢?”903吓了一跳,吼道:“胖子!!东西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讲!!什么又打,又关,又饿的,到处里不许乱说!!懂吗?!!……其实,那些事情也都是迫不得已的……”我说:“那你也总得跟我说个明白吧……我总不能在闷葫芦里呆一背子啊……万一你们哪天又迫不得已,又打我,饿我……”“放屁!!我警告你,不许再说什么打啊,饿的……不然,我……”903一脸怒色地举起了巴掌,但又极不情愿地放了下去……他决定换个话题,以冲淡我对“打啊,饿啊”的不良印象。于是他说:“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能说的,我都告诉你。”
 楼主| 发表于 2006-1-5 20: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本想问他们这几天为什么要关着我的,但后来又想,机会难得,就问这个太便宜他们了,于是我就问了一个很根本性的问题。我说:“那你先告诉我,你们说的缓冲体是什么,主控源又是什么?”903很滑头地说道:“缓冲体就是类似于你那虫子的东西,而主控源就是控制它的东西。”靠,这他妈的也叫答案……可其它稍微详细点的东西,他却怎么都不肯多说了。我问他这是为什么,他居然说是因为我还没有入档,在程序上还不能算是处里的正式属员,所以依照规定,不能将有关技术方面的东西透露给我,以防外泄什么的……他还说,以我的学历就算说了我也听不懂……我大怒,这摆明是既不信我,又看不起我的意思嘛!!!于是我破口骂道:“我呸!!什么他妈了不起的技术,不肯说算了!!鬼才希罕呢……等我哪天找到你们的老大,非把你们告个底掉不可……我说你们又打我,又关我,又饿我……还想杀我……”903被我抓住了痛角,脸胀得跟猪肝似的,但却仍然坚挂原则,死咬着不说。结果是我也拿他没撤。闹了一通之后,我只好主动换了个话题。
  我说:“那你们最初是怎么找上我的,这个总可以说了吧?”903犹豫了一下,本意是连这个都不想说。但他毕竟不愿和我闹得太僵,以免我真的跑到处里去“胡咬”,所以也只好耐着性子说了出来。
  原来,早在大半年前,我的那瓶“驱虫水”刚刚开始闯祸的时候,9处的人就已经注意到我了。只不过,他们当时认为我所蓄养的最多不过是只不成器的游离体而已,所以也没太重视,只是派了几个人混在那拨来我家搜查的警察之中看了一下,但也没发现什么东西,最后就草草得出个结论:“游离体已死”,也就算完了事。
  但我和怪怪第二次进入他们的视线,却是被那个什么“藏传文化研究会”牵扯出来的。据903说,这个所谓的“藏传文化研究会”,本身倒是确有其事,并且还是9处在西藏的一个分部代号。但令他们感到恼火的是,有一伙坏蛋(即朱娟,李时英,屠勇等人,这几个其实都是一伙)近年来却一直在利用这个名头到处招摇撞骗,并在各地造成了极大的危害和不良影响,所以9处内勤部的人才会不遗余力地跟踪线索,一直追到了这里。因此,当我抱着怪怪傻乎乎地站在朱娟等人面前时,E组的“精英”们其实就埋伏在隔壁。他们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也装好了真正的窃听器,只要听见我们“不法交易”一开始,他们就会立即冲进来将我们一网打尽!但遗憾的是,后来发生的事却令E组的人彻底失去了这次“杀敌立功”的好机会……他们起先是侦测到了不低于300个当量的密集型波动对冲(小范围,高强度);接着所有的信号在一瞬间统统归零,销声匿迹;最后是我带着怪怪从房间里惊慌失措地逃了出来……而“假藏协”的三个人,两只缓冲体却已全都死在了房间里……现场除了我的外衣和几张证件之外,连只活蚊子都没有留下。
  至此,9处的人才知道我的那只“游离体”非但没有死,并且还在茁壮成长,其等级也决不会低于3级。
  本来,E组是准备立即对我们实施抓捕的,但他们的上级却对我和怪怪的生存环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在他们看来,民间是不可能培养出4级个体的),所以他们密令E组不得惊动我们,而是要进行严密地布控和采样,以收集珍贵的“野体”培养资料。一周之后,所得的结果自然又令他们大吃了一惊。他们发现我居然完全不懂得缓冲体的饲养规程,不但拿怪怪当猫来养,天天喂鱼,而且还三天两头地把它带到江边码头去晒月亮……在他们看来,我干的这些事无一不是缓冲体培养中的大忌。因为其一,缓冲体的消化能力是很特殊的,通常只能吃游离体或混合蛋清,抗生素的牛奶,而不能吃“杂食”,否则就会因消化不良而死;其二,缓冲体也是万万不能直接暴露在自然光中的,不然会很容易感染一种叫作“光敏症”的疾病,从而引发溃烂和坏疽……但奇怪是,我的怪怪却从没出现过任何虚弱或患病的迹象。它不但活泼得像只野猪,而且吃得也像只野猪。除此以外,最令9处诸公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却是我们的生态波动。照理说,正常人的生态波动最不济也该有60~70个微赫左右,就连一只最普通的游离体也有10几个微赫的波动;但我们全家的波动加在一起却只有12。35……其中胖子的波动只有0。53,比原生动物还低,几乎跟植物一样,而怪怪的波动则怎么测都为0,分明是个石头……因此,据903说,当时处里几乎没人相信这种频测结果,甚至连E组的人都在怀疑,这一家子住的到底是人还是活跳尸……
  但怀疑归怀疑,9处对我和怪怪保护等级还是提升到了3+级,他们不但专门抽调了E组的一个整群参与布控,而且还秘密地在我和怪怪时常出没的地方加强了戒备,并且还预先清场……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在江边晃悠了那么久,连一个小流氓都没碰上的缘故……因为在那段时间里,堤坡后面趴的全都是9处和市局刑侦队的人,连鬼影子都不敢过来……
  但接下来的事情,就渐渐开始脱离9处的掌握了。起先是怪怪溜出去偷嘴,到处拉屎,导致全楼腹泻。而其中六楼的那家其实就是9处的一个监控点,住里面的一男二女也没能幸免,并且由于体质特殊的原故,几乎被活活拉死……接着是我和怪怪又出去逗弄那条狗,结果怪怪放出的高频微波不但把那狗烤成了肉干,余波还把在E组隐藏在车栏里的一套价值2000多万元的多功能卫控监视系统烧成了废料……
  然而,这些都还不是最要命的……一个多月之后,一个真正的灾星出现了。烂肉来了。
  据903说,那块烂肉是在先行击溃了E组的那个C级群之后,才去找我的。(那个C级群除一人高瘫外,其余的全都悄无声息地死在了布控点里)因此,当我们与那块烂肉进行正面交锋的时候,9处的人并不在场,也没能记录下相关的数据。但他们留在我们家附近的一只小型测谱仪却因为负荷超载而报废了。那只测谱仪的最大峰值是3000当量。也就是说,参与这次冲突的双方实体,其等级最少都在1级以上,并且还很可能有极其罕见的0级体存在。
  两天后,这件事轰动了整个9处。他们虽然不知道那块烂肉的确切底细,但却至少从那位幸存者口中得知了它的实力。那东西杀光整个C级群只用了不到7秒钟……就算是A级群也无法具备这种威力。放眼全处,能够单枪匹马地与它“走两招”的个体,连一只都没有。
  而我的怪怪却只不过是只“不成器”的“野体”。它跟的是一个“狗屁不通”的主人,吃的也是“不堪入目”的杂粮,但却能将这只恶兽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其实主要是我动的手,但我只说是怪怪咬的,并且隐瞒了怪怪伤重待死的情节)……
  自此,处里已经下定决心要征招我们了。
  “就算得不到活体,也决不能让这股力量为敌对分子所用!!”这句是903的原话,也是他们上级的原话。他说这话时,眼睛里闪着和904一样的寒光,我看得倒抽冷气。
  但事与愿违,正当他们准备兴师动众地过来捕捉我们时,9处的内部却发生了一些令他们始料不及,却又不得不应付的变故。但具体变故为何,903却打死都不肯说,他只是很含糊地敷衍道:“没什么,一场误会而已。”
  结果,由于这场“误会”,原订的抓捕计划被延期了近两个多月,而且参与行动的4个主力组也被抽走了3个,只剩下一个最弱的E组留在我家的附近勉强布防,并且同时还要应付上级的审查……就在这个当口,何家和屠家的那一男一女也乘机混了进来。
  至于此后的事,也就没有多少好说的了。 E组的两个组员化装成刑警进来调查,结果被怪怪震死……然后那一男一女又打昏了我,令怪怪发了狂,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那一男一女的胆子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他们在打昏我之后并没有逃远,而是就地隐藏在了小区里。当怪怪被烧伤,并从楼上摔下来的时候,这两个家伙便“自作聪明”地跑出来想拣个现成便宜,但却被随后赶到的D组撞了个正着……只不过,令人遗憾的是,那女子的阿梨在最后关头又“叫春”了,弄得D组的那帮爷们(包括姚大头在内)都晕晕乎乎的,再加上怪怪当时还挂在电线上,他们也不敢离场去追,结果终于还是让这两个家伙给溜掉了。(外围的武警根本拦不住,被那男人的龟王放翻了二十多个,愣是硬冲出去了)
  至于后来在楼栋口和我对抗的那三只怪物,903倒是嘟哝了几句。他说:“我还当那东西真是个0级呢,却没想到只是个三合一的赝品……不过,就算这样也很难得了……”除此之外,无论我再问他什么,他都只说一句话:“它们都已经死了,埋了。”其它的就什么都不肯说了。
  最后,我又问他这几天为什么关着我,他却拍了拍我的脑袋,一脸古怪地说道:“胖子,你真以为这四天以来,逼得我们不敢上楼的,是你那只烧废了的笨虫子吗?”
 楼主| 发表于 2006-1-5 20: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903的后半句话倒底没能说出来。因为就在他几乎就要开口的时候,老朱却带着五六个活见鬼的衰人“不失时机”地赶到了。他们带来了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坏消息”是,904他们非但没能在住院楼里堵住怪怪,反倒被它顺着水管逃进了病院外的排水沟里;但“好消息”是,根据信号显示,它正七弯八扭地冲着我们所在的方向摸过来了……
  我知道,它是来找我的。 9处的人也知道。
  所以他们立即改变了行动计划,将原定的抓捕人员分成了两拨:一方面,由904带着大部分人沿途追堵怪怪所经过的所有水道,以绝其退路;另一方面,则由老朱带队直接抄近路赶来与我们会合,以便提前设置最后的埋伏。
  现在,“埋伏”已经设好了。
  903他们手脚麻利地用速效水泥和隔离板堵住了其后50米以内的所有出水口,并且很精心地在车厢前方的最后一个暗井处,安装了一个半人多高的大铁笼子。而我则被关在那笼子里,充当吸引怪怪的诱饵。
  坦白说,对于这种安排,我起初是极为抵触的。因为那笼子又窄又矮,我在里面只能抱着腿蹲着,或是掬躬似地弯着,连坐都坐不直,这样呆久了会很辛苦的。另外,我还觉得他们根本就不拿我当人,分明是存心想要捉弄我,要不然也不会准备这种关猩猩的小破笼子叫我钻。于是我撑住那笼子的门,任凭老朱他们如何“威逼利诱”,我都死活不肯进去。但可惜的是,我的坚持并没能持续多久。因为903已经一声不吭地把另一套东西搬来了。那套东西据说都是9处“专用”的“抓捕利器”,其中有高压电网,大功率射线枪和其它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宝刀”。夜色中,这些“凶器”闪烁着刺人的寒光……
  “如果你不肯的话,我们也可以自己捉。”903很“绅士”地说道。
  一分钟后,一只胖猩猩垂头丧气地蹲进了那个兽笼里。
  接下来的事,便是沉闷而漫长的等待了。我们都不知道904他们把怪怪撵到什么地方去了,也不知道它何时会来,会不会来……但我们却都不能擅离岗位,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原地傻等。
  老朱他们倒是受过特别训练的,可以在路边上一趴就是老半天,不但没声音,连动一下都没有,就像死过去了一样。(903单独趴在别处,连影子都见不着。)可我却渐渐地蹲不住了,开始觉得一颗心像烟熏火燎般地烦乱起来。于是我在里面扭来扭去地闹腾,一会抓屁股,一会搔脑袋,撞得那笼子东摇西晃。趴在边上的老朱等人发现了我的躁动,不由得大骂起来:“死胖子,生虱子了吗?!不许乱动!!那笼子要是倒了,再竖起来可就麻烦了!!”本来老朱说的这句话并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搁在平常,我听了最多不过就是吐吐舌头而已。但就在那一刻,我却莫明其妙地火了起来!我突然觉得自己活得很委屈,很窝囊;不但从头到尾都要被他们像提线木偶般地牵来耍去,并且还得无缘无故地挨打受骂,忍饥捱饿,过得简直还不如怪怪痛快!!至少它还能横冲直撞,到处乱窜……而我却只能关在这里当他妈的诱饵!诱的还是老子自己一手养大的宝贝宠物!!我越想越冤,越想越恨,人也下意识地站了起来。结果,就在这节骨眼上,老朱那傻王八蛋又非常“及时”地促了我一句:“死胖子!!你聋了吗?!快蹲好!!当心我拍死你!!”这句话终于将抓狂中的我像点炮似地炸响了……我突然觉得脑仁一疼,整个人像爆开了一样,接着便“嗷”地一声暴跳了起来。那笼子的顶盖被我一头撞成了两段,接着笼门也被我一脚蹬开了……郁闷的“怪兽”终于出笼了……
  老朱等人见状大惊,慌忙扑上来想要捉住我。但他们很快便发现,这个满身肥肉的死胖子虽然不懂得任何格斗技巧,但却能凭借一身诡异的怪力将他们五六个人抡得像走马灯似地团团乱转。三分钟后,老朱被打肿了大半边脸,并且损失了最后的三颗“原装”板牙。其余的几个也都几乎找不着北了。无奈之下,他们终于被迫对我还手了。四五只拳头像泼风般地招呼上来,专打我的肚皮和腰眼,打得我防不胜防,连连中招。但遗憾的是,他们的攻击非但没能让我趴下,反倒把我的最后一点“狂性”也激发了出来。我大吼着,像熊瞎子似地扑上去乱拍乱打,几乎毫不闪避,并且只要揪住一个就决不松手,直到将其拍傻了为止……结果一时间,原本是来捕捉我的老朱等人反倒被我撵得鸡飞狗跳……
  黑暗中,903的一双亮眼正默默地凝视着不远处那场热血沸腾的混战……突然,他笑了。笑得泪流满面,笑得泣不成声……末了,他擦干眼泪,对着耳麦低声说道:“行了,结果已经出来了,别再抽打那只虫子了……叫内勤部的人赶紧准备接应吧……记住,规格要最高的,白蛋白之类的营养补剂先给我按4个A级群的标准预备一个月的剂量……对,越多越好……唉,我现在也得过去打”群架“了,要不老朱他们会起疑的……另外,叫你身边的那几张大嘴都给我闭紧点……这要是让那个老炮筒子知道我们拿他开涮的话,他肯定会直接过来找我们拚命的!!”
 楼主| 发表于 2006-1-5 20: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场架最后还是打输了。我也不知是怎么搞的,打着打着就泄气了。人也清醒了,身上也没劲了,也知道疼了,也知道怕了。结果903轻飘飘地跑上来,随随便便地给了我两巴掌,我就四躺八叉地倒下去了。老朱等人则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还以为903的武功真的到了什么登峰造极的地步。
  两分钟后,他们将我抬回到车厢里,其间903说出了怪怪已经落网的消息。老朱身边的人听了之后都很振奋,但唯独老朱却不言不语,似乎有什么心事。我本想找他们把怪怪要回来的,但后来考虑到自己刚刚才和他们打完架,觉得还是不要自讨没趣的好。这时903从外面拿来了一个小箱子,说里面是什么白蛋白,叫老朱他们给我注射进去。老朱一声不吭地接过箱子,拿出了三支针剂,然后亲自开始给我注射。我并没拒绝,因为反正拒绝也没用,于是索性由着他摆布。那老朱看了我一眼,但神情似乎并不太恨我,而是在想什么别的事。他打着打着,突然冒出了一句:“903,那虫子是个双态,对不对??”903无意中“嗯”了一声,但马上就意识到说错了话。老朱又说:“其实你早就知道它被捉住了,但你就是不肯告诉我们,对不对??”903的脸色大变,连忙搪塞道:“没有,没有……这怎么可能,你别多心……”老朱没有理他,而是接着说道:“你故意叫人在附近刺激那虫子,引得这胖子发狂,然后又把我们几个派出去陪他”练拳“……其目的无非就是想看看这胖子在实战中的体能转化率和耐受强度倒底有多大,以及他是否具备瞬间变质能力对不对?!”903嘴里还在否认,但人已经开始向车厢门口移去。老朱突然将针剂一摔,转过身去咬牙切齿地吼道:“另外,你的主要目的还是想报复我……因为前两天上面派人下来调查你的时候,我没能帮你兜住,对不对?!!……所以你他妈的就想借胖子的手出我的洋相对吧?!!”话音未落,903已经跑了出去,像一溜烟似的。老朱“嗷”地一声撵了上去,其它几个如梦初醒的也紧紧地跟在了他后面。我听不懂他们在吵吵什么,我也懒得听懂。我只是觉得好困,好累,只想痛痛快快地大睡一场,就算睡死都没关系,只要能把这些活见鬼的糙事都忘掉就行了。于是我索性将脑袋一抱,呼呼大睡起来。……这一觉睡得又香又沉,等我再次醒过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了。一只圆头圆脑的小东西正直挺挺地躺在我身边的地板上。那正是我那可怜的怪怪。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但我却发现它已经没有任何动静了,而且连肚皮都变硬了。我吓得血都凉了,还以为9处的人把它宰了,于是慌忙将它抱起来又拍又打……结果折腾了好半天,它才算是勉强“活”了过来,但是却浑身打颤,还拚命地想往我胳肢窝里钻,显然是被什么东西给吓坏了。我赶紧扯开领口,将它塞进内衣里,然后搂着它不停地摇晃,还哼了一首它平时最喜欢的流行歌曲<<我不做大哥好多年>>……(它虽然听不懂什么意思,但却喜欢那种嘶声吼叫的调调)就这么哄了大约十多分钟,它才渐渐地缓过神来,但却仍然不愿从我衣服里出来,就像在害怕车厢里有什么东西会突然扑上来咬它似的。看着原本“横行无忌”的怪怪被搞成了这副熊样,我心里简直恨出血来了。我虽然不知道9处的人对它做过什么,但我知道那决不会是什么好事。我甚至开始有点后悔了,先前那场架怎么没打死他们几个……
  中午的时候,9处的人送饭来了。他们在车厢的一角揭开了一扇暗板,然后从那里将食盒递了进来,同时还塞进来一部对讲机。我当时正在火头上,杀人的心都有,哪有闲情吃饭,当下便一脚将食盒踢了出去,同时一把拧开了对讲机,不分青红皂白地冲着里面破口大骂起来……电话那头的老朱被我骂得狗血淋头,莫名其妙。他好不容易等到我换气的时候,这才插上话来,吼道:“死胖子!!你又在发什么疯?!!谁欺负那虫子了??它欺负我们才是真的!!……你睡过去的这两天,我们谁不是拿它当”小爹“般地侍候着,就连被它咬住了都不敢硬拽,只能用鱼把它引开,然后才能抽手……”我压根不信,骂道:“放屁!!你们有那么”孝顺“吗??那天不是连你都说903曾经故意”刺激“过它吗?!!……我的怪怪现在明显是被吓破胆了,再也不敢到处爬了……这肯定是被你们整的!!你说,你们倒底对它做过些什么?!!”这时正在内衣里睡觉的怪怪也被我的咆哮声惊醒了,它立刻地从我的领口里伸出头来,冲着对讲机一阵嚷嚷,就像在吵架似的,但却没人明白它是什么意思。老朱本来是要发作的,但却被它的怪叫声吓了一跳,继而惊讶起来。(因为在这之前他还从没见过“嗓音”这么宏亮,而且还这么擅长“口角”的野体。)他颇为好奇地问道:“胖子,这”叽叽哇哇“的是你那虫子在叫吗??它经常这么叫吗??它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没好气地说道:“废话,这当然是它在叫了,难道还是我不成?!!……它通常只有在被人整过之后才会这么叫的!!而且叫的意思是说9处的人个个都是猪……另外,你他妈的也别想转移话题!!你先说,903那天倒底对它做过什么?!是不是用过什么电网,射线枪之类的凶器?!!我记得903还特意拿给我看过的!!”老朱被我吓了一跳,急忙吼道:“胡说!!不许胡说八道!!我们怎么可能会用那些东西呢?!!就连904他们现场抓捕时都没敢用过……那天不过是想吓唬吓唬你罢了,你没见那”电网“外面连个插电源的地方都没有吗……另外,903也没敢打过你那虫子,只不过是为了引它发怒,叫人用鞋带”撩“了几下而已,连个印子都没留下,又怎么会吓着它呢??”我想了想,又把怪怪捉出来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它身上的确没有受伤,而且似乎还养肥了一些,看来老朱的确没有说谎。但我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于是我又说:“就算你们没有打过它,但你们一路穷追猛堵,大呼小叫地到处折腾,难道就不会把它吓坏吗??”听到这里,老朱倒是语塞了。因为他们抓捕时动静的确不小,不但一直用代控源模拟低频干扰波到处驱赶怪怪,而且有几条水道还是直接用音爆弹震塌的,这些动静都在怪怪的感知范围之内,也的确有可能会吓着它的。于是他只好支支吾吾地说道:“不,不会吧,这虫子不会那么胆小吧……虽然是用过一点干扰波和音爆弹,可它连伽玛-4都不怕,又怎么会怕这点动静呢……呃,不过,这可不干我的事,是904他们弄的,你要找找他,别把我扯上……”我听到他这句话,我的火苗子又像泼了汽油似地窜了上来。我大吼道:“好啊!!你他妈的总算是承认了吧!!果然还是你们把它害成这样的!!还用什么”阴炮弹“,万一炸死了怎么办?!你们赔得起吗?!!……你们这帮王八蛋干嘛不直接让我去捉它??它见到我不就自然会出来了吗……你们可真蠢,还用什么水泥,干扰波……我看怪怪”骂“的就是没错,你们果然都是猪……”老朱忍了好久,终于也暴怒了。他吼叫道:“放你妈的狗屁!!你他妈的才是蠢猪呢!!你真以为事情那么简单吗?!!……让你去捉,万一又发生共鸣怎么办?!!你难道还想像上次在病房里那样,再震我们一次吗?!!”他的这句话我倒听不明白了,就问:“你,你刚才说什么共鸣??谁和谁啊??你是不是变傻了??”老朱骂道:“白痴!!你他妈的才傻呢!!……我不怕明着告诉你,那天在病房里把我们逼走的,不是你那笨虫子,而是你自己!!……因为你是同源双体,不但拥有接近三级体的冲击型波动,而且主控源还是那活见鬼的神经病虫子!!”
  ※        ※        ※        ※        ※
  回:对不起,这段时间换了个工作,一下子压力很大,身心都很疲惫(尤其是心,那地方人虽不多,但几乎个个都会使阴招)所以勉强写了几段,也都觉得不爽,所以也没有贴上来。眼下这一篇是十一这两天赶出来的,其实感觉也不太好,主要是心情太郁闷了,写出来的东西都在窜火苗……但大家还是凑合着看吧。关于出版的事,其实也是若有若无的。本文其实自首发开始,直到现在,都不是以赢利为目的的,主要还是想写着玩。只不过近来手紧,而且还隔三差五地有人来找我连系,说能挣到钱,所以才有点动心(毕竟谁会和MONNEY过不去啊),但也没太放在心上,也没怎么专门联系。毕竟我的专业和谋生取向并不是这个,现在饿死的作家太多了。更新慢的主要原因还是工作太辛苦了,环境太恶劣了。每天和那帮王八蛋斗完,也就没多少精神来伺候怪怪了。不过我还是会有始有终的,这篇文章一定会写完,并且还会尽可能地加快更新,这是我自己对自己发的
发表于 2006-1-6 02: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实在是太过瘾太过瘾了。
 楼主| 发表于 2006-3-22 14:39:50 | 显示全部楼层
续,不知道是不是作者写的.

“放你妈的大狗屁!”我对老朱喊道。“你是说我一直是在受着我自己养的虫子的控制?”我心里一下感到无比的愤怒。我天天省吃俭用,还把自己的血喂给这个小王八蛋,真是笑话,嘿嘿,就像自己喂了一条猫啊、狗啊,反倒被阿猫阿狗控制起来了?“你他妈别在这里唬老子!”
     老朱显然听出了我的疑惑,他停了一会,说道:“其实,老早我们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和那三个日本来的坏蛋对决的时候,那三个鬼东西的复合体已经接近0级,整个9处都差点全军覆没了,而你小子却屁事没有,反而把那三个虫子挂掉两个,三个日本猪也死翘翘了。当时我们就怀疑你也是个高能缓冲体,903的实验证实了这一点。不过就是他妈的损了一点,让我们陪你这个傻小子练拳。还好你还不象你那个怪怪一样会喷涎、也还没咬人。”
这时怪怪也安静了下来,好像知道有人在告它的状一样,扭来扭去地把它的大头重新藏回我的怀里。唉!罢了,我已经有点相信老朱的说法了,但是,现在这个小王八蛋已经成这个样子了,我伤心还来不及哪,还能拿它怎么办?再用鞋底抽它的大嘴巴?谁说要动我的怪怪的话我第一个拍死他,还是歇菜吧!
   老朱接着说到:“其实也不能怪你那只虫子,还真得感谢它,没有它的话我们可能都已经光荣了,你一家和你们小区的所有人也都躲不掉。”他顿了一顿,“从你同学挂掉的事情起,我们就开始关注你的虫子,就一个野体来说,能把周围的所有小活物都弄死,并且伤于无形,一点毒涎就能把几个大活人搞屁掉,实在是不简单。但就当时我们的测量,它的波动值至多也就只能给我们的游离体当饲料的份。没想到像你那种乱养,居然养出惊怪了!你他妈的也是一个出门踩狗屎的好运气。当时盯上你的不光是我们9处,还有从台湾赶来扮作朱娟的那帮人和一帮日本人。还好,我们是黄雀,想扑你这只蝉的螳螂一个个的都被你的臭虫子拿来练拳升级了!另外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黄雀也还不只我们一家。早在几个月前,我们就监测到一次剧烈的波动对冲,把我们的仪器都烧坏了。最终可能是两败俱伤,安静了好一段。不过今天我们又监测到和上次的波动类似的波形,可以肯定,一个是你的怪怪,另一个么,”说到这里,老朱犹豫起来。“有屁就放嘛,放完让老子也不那么憋得慌!”我毫不理亏的继续吼道,如果不是这帮王八蛋天天来捣乱,老子怎么会那么惨!还黄雀哪,是遇上老鹰的黄雀吧!老朱咂了一下嘴,“另一个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龟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数码鹭岛 ( 闽ICP备05008334号 )  

counter

GMT+8, 2018-2-20 21:19 , Processed in 0.14306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