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944|回复: 3

李敖北大演讲全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9-22 11: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mycuteboy整理
  
  各位终于看到我了,主任,校长,总裁,各位贵宾,各位老师,各位小朋友!来演讲紧张不紧张,紧张,
  
  站在大庭广众面前,很多人可以指挥千军万马的军队,可是你让他讲几句话,他就宋了不敢讲话,什么原
  
  因,胆小,美国人打赢南北战争的将军歌兰特,指挥千军万马打赢仗,林垦总统请他上台给他勋章,让他
  
  几句话,他讲不出口,为什么?怕这玩意,一讲演就紧张。前天晚上我编了一个故事,北京大学一个女孩
  
  子进了一个小房间,突然看到一个男的在一个小房间里嘴巴里面念念有词,来回走动,这个女孩子就问他
  
  ,你在干吗,他我在背讲演稿,他说你在哪儿讲演,他说我要在北京大学讲演,女孩子说,你紧张吗?他
  
  说我不紧张,女孩子说,如果你不紧张为什么你到女厕所来干什么。这个人就是连战。
  
  台湾有一位很有名的歌星,崔台新,崔是垂柳,台是台湾人,青是青年,台湾要靠混,靠吹牛,又是青年
  
  人混,连战就是这种人。他可以户龙别人,糊弄不到我们可以糊弄你们。至少前一阵子糊弄你们,今天一
  
  个重要的标准就是你们觉得任何人觉得连战讲演好的人,我就要警告你们,今天你们可能很失望,为什么
  
  呢?因为我无法花一个是小时把这个观念转过来,因为你们上了连战的当以后我很难把这个观念转过来。
  
  我在这儿买怨一个人,买怨我的老板,凤凰电视台的刘长乐先生,为什么要买怨他,他把我故求到北京来
  
  ,对不起,我一看到你们就讲很多乡音,故求到北京来,可是我已经在中国大陆,在凤凰电视台上讲了有
  
  400多场,你们对我相当的熟悉,用一个雄性的眼光来看我,我今天把这个讲演讲成功,这是高难度的,
  
  你们对连战完全不了解,你们看到他吗。所以对我熟悉,对我是个困难,这个困难是刘长乐老板造成的,
  
  所以我今天有所抱怨。
  
  现在开始讲正题了,罗马教皇讲了一句话,他说你演讲的时候不能用稿子,为什么不能用稿子,用稿子表
  
  示你记不住,如果你自己都记不住,你怎么样让听众记得住呢,你这个演讲就失败了,所以大家看,没有
  
  稿子。也没有小抄,可是我带了一些证据是有的,等会会显示证据。
  
  
  我必须和大家说,接下来这个演讲的时候是刘长乐老板告诉我,最后我问他一句话,把他问得冷住了,我
  
  说有没有铺红地毯,我进门的时候,他说你没有克林顿有,连战有,你没有,我说为什么我没有?他说,
  
  北大尊敬你,把你当成学术演讲,所以不铺红地毯,校长是不是这个意思),我说好我做学术演讲,讲得
  
  好就是学术演讲,讲不好,讲一半,铺红地毯还来得及。
  
  为什么我要这样说,不然人家说北京大学视力眼,怎么不给李敖铺红地毯,怎么给当官的,或者说是政治
  
  人物铺红地毯,我在这儿有很多人眼睛看着我,说李敖骂过国民党过民进党,骂过老美国,骂过小日本,
  
  今天你在北京,你敢敢骂共产党,很多人不怀好意,你看幸灾乐祸看着我。我告诉你,我先不骂共产党,
  
  我先赞美共产党和国民党曾经打倒的势力,那就是北洋军阀,为什么赞美北洋军阀,大家知道吗?北京大
  
  学怎么出来的,北洋军阀,什么人叫蔡元培校长做北京大学校长,那时候他是国民党人的身份,是北洋军
  
  阀,北洋军阀有这个肚量把全国最好的大学交给和他敌对的一个政治势力的守敌,我们现在骂北洋军阀,
  
  我们有什么资格骂北洋军阀呢?
  
  我们不要骂北洋军阀,我们要做历史性的反省。
  
  以前北京大学胡适讲了一段话说,他说,你要为国家牺牲你的自由,可是胡适说,争取你个人的自由,就
  
  是争取国家的自由。克林顿引用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引用完,就是说,胡适说,一个真正的开明进步的国家
  
  ,不是一群奴才造成的,是要有独立个性,有自由思考的人造成的,所以克林顿的演讲引证有错误,后来
  
  又来了一个人,就是连战,他在讲演场里面提到了四个字,有点犯忌讳的,可是事实上他提到了,叫做“
  
  自由主义”。各位,连战对自由主义的解释完全错误,他请毛但写的说胡适把自由主义带到台湾,所以台
  
  湾有一股自由主义的学风,在学校里面流传下来了,我告诉各位,没这个事,没有人敢这样做,包括连战
  
  ,他们都不敢这样做,所以自由主义这四个字虽然在连战的演讲里面,在北大的讲台上面出现了,我告诉
  
  你,没有这个东西,很多人说我李敖是自由主义者,说你自由主义者你在大陆,你在共产党统治的地区,
  
  我们要看你讲什么话,你要不要宣传自由主义,我告诉大家,我要宣传,可是内容和你们所了解的都出入
  
  ,什么是自由主义,自由主义我们看到学理上来讲,你出一本书,他出一书,学理上非常的高深,对我而
  
  言,没有复杂,自由主义只是两个部分,一部分是翻秋中级(音)的部分,一部分是(翻秋中宪法的部分
  
  )。
  
  
  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台湾在过去清朝统治之前是给郑成功来统治,这是了不起的中国民族英雄,郑成功
  
  的爸爸投降了,郑成功不肯,郑成功妈妈在福建被清朝的兵轮奸了,郑成功发现母亲被轮奸了,怎么办,
  
  我来告诉你怎么办,他把他母亲身体切开,用水冲洗他母亲的尸体,他认为他母亲被轮奸以后,脏,他母
  
  亲脏了,奸是一个动作,污是一个过程,用水冲可以解自己心理的压力和痛苦。各位想象看,在五四时代
  
  ,有一个问题只有胡适先生解决了,别人解决不了,就是有一个北大学生提出来,说他的一个朋友的姐姐
  
  被土匪抢走了,绑票了,当然,也发生了刚才我说的那种不幸的结果,问北大的这些思想家们,你们怎么
  
  样解释这个现象,大家解释不出来,胡适先生做出解释,他说,如果有男人要讨被害的女孩子,我们要尊
  
  敬这个男的,其实在生理上变化很小,心理上难过,所以如果有这个男的能够破除这种情节,这个男的很
  
  了不起,我们应该尊敬他。
  
  世界三大男高音帕瓦罗帝,中间还有一个小胖子斗米一上来就是这个姿势,请你们鼓掌,为什么鼓掌,因
  
  为我太传神了,你们都忘了鼓掌了。你们不习惯我这种讲话的方式,可是我必须说,我在讲这种方式。
  
  今天我站在这里,大家说,你要不要骂共产党,刚刚我说过,我先替北洋军阀讲了好话,让我替共产党讲
  
  一句好说,说你怎么这样敢为共产党讲好话,为什么不敢,当共产党没有做坏事情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
  
  把真相澄清出来,谁说共产党不许别人讲话,我拿一本书给你们看《毛泽东文集》,当然你们会笑我你在
  
  打着红旗反红旗,其实不是,我给你们看一段蛮有趣的,念给你们听,我们有你们相反的意见,批评得不
  
  负责任。
  
  怕负责任,老虎屁股摸不得,这是很不对的,有了错,一定要自我批评,凡是采取这种态度的人,人总是
  
  要讲的,既然我摸了老虎屁股。我今天给大家做一个重大的宣誓,我告诉大家,从18世纪19世纪以来,人
  
  类所梦想的自由主义这种追溯方法都是这个自由那个自由。
  
  可是自由主义最重要的第一个层面是你心灵能不能解放,如果你心灵是成功式的,那你就困死了,所以我
  
  认为心灵开放是重要的,这一部分自由主义叫做翻秋中级(音)。
  
  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没有一个改革开放的自己,永远困扰自己。所以我说,真正的自由主义者没有
  
  人想做,因为太痛苦了,因为太难了,要有很高的文化水平才能做自由主义者,所以自由主义这一段叫做
  
  反求诸己恩(音),成功了,我自己就知道。
  
  我不是正成功,我可能是卖东西的窑子,我是一个处女,这是自由主义的部分,另外一个部分就是政府有
  
  联系,我们人民和政府的联系有几种方式,大家说乡音未改,我没改,可是你们改了,北京变大了。你们
  
  讲的没有我讲的纯,我告诉你,人们和政府的关系第一个关系就是政府这么坏,我不要活了,我梗了。辛
  
  亥革命以前的杨虎生在英国跳海,就是我死了。
  
  第二个感觉我颠了,就是跑了,我玩不过你,孔子说,尾部步入,乱棒之居(音)。第三个是得(音)了
  
  ,他住在雍和宫附近,他到北京大学来作客,他在大陆(音)机里面,你找不到我,我猫起来了,就是在
  
  更了,颠了,得(音)的关系就是藏起来了。
  
  第二个感觉是我颠了,就是跑了,我玩不过你,孔子说,尾部步入,乱棒之居。第三个是得了,他住在雍
  
  和宫附近,他到北京大学来作客,他在大陆(音)机里面,你找不到我,我猫起来了,就是在更颠了,得
  
  (音)的关系就是藏起来了。
  
  第四种菘了,小时候我们在北京斗蟋蟀,送了就是我怕了,我不和你玩了,就是人民和政府,我怕你,不
  
  和你玩了。
  
  第五种就是火了,我和你干上了,我生气了,什么时候会反了,人民忍无可忍的时候,再在找到一个激怒
  
  眼的题目就是反。在1932年美国就发生一件事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很多美国军人打死了
  
  1918年世界大战结束,很多兵回来了,要政府赔钱,政府说,你们现在年轻力壮,现在不给,到1945年,
  
  你们老了,再给你们钱,大家一听,觉得也好。
  
  结果1932年美国发生经济大恐慌,这些老兵憋不住了,跑到华盛顿广场集会,大家饥饿,由早到晚,由日
  
  到夜,都不解散,中央政府广场被占有,好说怠说都不解散。
  
  一个将军叫做迈克压撒元帅,下面带了一个少将叫做八顿将军,下面带了一个少校叫做艾森豪威尔,打枪
  
  ,多少人死掉了,人民在他的中央政府广场里面盘居不屈这是美国的形象吗?
  
  我给大家看看一个资料,告诉你们这是什么东西,这就是当年《纽约时报》的头条新闻讲到怎么样的开枪
  
  ,你们看不清楚,没有关系,证据在这儿,一会主任和校长在这儿可以证明。
  
  
  看这个表,1932年美国群众在中央政府盘居不屈,政府开枪,153年德国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56年匈牙
  
  利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70年美国又来了,又开枪。
  
  可是人民来讲,逼他开枪,局面造成了我们逼他开枪,我们要不要反省,我们为什么这么笨呢,看看有没
  
  有什么聪明的方法,焦急的方法你不能够把政府摆平,你自己跟着受害,说我们争取言论自由,我告诉大
  
  家,没有人比我李敖古往今来,争取言论自由最多的,我写过100多本书,有96本被查禁。
  
  全世界古往今来有没有这么个人写了这么多禁书,而有这么个政府盯着他不放,我把我的书名、以及被查
  
  禁的表,你们看有多长。
  
  我的书和我著作等身,我这个表已经超过我的身高了,能证明什么,我坐牢就坐牢,你们说,你有抱怨
  
  ,你抱什么怨,写文章大不了坐牢,你们不愿意,聪明了,觉得你李敖傻,那么多牢做的干什么,为什么
  
  ?
  
  我们现在知道有一种觉悟,我告诉大家,虽然这么多禁书不能卖,写了以后就被抢走了,怎么办呢?在耳
  
  渠道,在地摊上和黄色书刊一起卖,鱼目混珠,所以我出的书都是露屁股,看起来很凉快的。我的读者根
  
  本不是我的读者,他是买黄色书刊,买错了就变成我的读者。
  
  
  所以,我的读者里面有些人是色情狂,你们有没有,我不知道。
  
  我告诉大家,写言论自由争取以后是这个下场,那么我们革命了,项羽这样喊,李自成也可以这样喊,你
  
  不能这样喊,项羽拥有武器,李自成拥有武器,和统治者差不多,你有一把刀,我有一把刀,差不多。
  
  现在全世界任何政府的统治者用机关枪,坦克车,所以我说,人民要聪明,争取自由要靠智慧,大家看我
  
  这本小说写《北京法院寺》,今天下午我要去法院寺去看看,从来没有去过这个地方,为什么没有去过能
  
  把这个小说写得神龙活现,这就是文学家嘛,就干这个的。
  
  我讲我的心里话给你们听,我回头看,除了我们的刘长乐老板以外,主任及校长都不太笑,我一回头看,
  
  就很紧张。他们不算本领,我在内地最佩服的一个人叫做丁关根,你和他讨论问题绝对不笑,脸绷着一路
  
  绷到底,我真的佩服。
  
  中国历史上有一个人和丁关根一样了不起的,叫包公,他也不笑,所以宋朝人当时有一举言语叫做包工笑
  
  ,黄河清,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今天谈言论自由,他们怕,其实有什么好怕的,我举例给大家看,什么东西开放,言论自由会更安全,
  
  我今天在这儿最想讲的一句话就是这句话。
  
  北欧、瑞典,丹麦他们是全世界性开放最早的地方,丹麦开放A片的那一年全国的强奸犯罪率减少了16%
  
  ,不强奸了,看A片就好了,头一年全国偷看女人洗澡减少了80%,觉得不可思议。
  
  按照我们的标准,一定有伤风化,破坏民心士气,我所佩服的一个将军叫做许士友,以前南京军区的司令
  
  ,南京军区不能看《红楼梦》。
  
  现在告诉大家,瑞典的统一数字告诉我们,强奸犯减少16%,偷窥狂减少了80%,当您开放小电影的时候
  
  ,大家整天看,已经平常了,反倒没事了,言论自由本身就是这样的。
  
  我在台湾搞了这么多年的言论自由,结果怎么,整天查禁我的书,说李敖闯货,影响民心士气,现在的书
  
  不禁了,可是也没事了
  
  
  我拿张照片给大家看,我指着一个老头子,这老头子前一阵子来到北京,他是国民党的上将叫做许立荣,
  
  当年做总政治部的主任,专门查禁我的书
  
  
  后来变成老朋友,后来他向我道歉,在公开场合向我道歉,他说我们发现不查禁你这么多书,也不会亡党
  
  亡国。
  
  
  所以今天大家聪明的知道,有些言论开放了以后,是火山一样的喷火口,让它喷出去,言论自由像看小电
  
  影一样,让他讲了,让他骂了,让他说了,老虎屁股让他摸了,没什么了不起。
  
  我认为这是今天我们国家领导人最愿意知道的一点,可是今天他们知道不知道,还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
  
  ,为什么克林顿讲演现场全体全国播出,为连战的演讲现场全体播出,我李敖在这儿为什么要想想看再播
  
  出?
  
  看看主席的词“俏也不挣风春,只把春来抱”,花都开了以后,我在花里面笑,可是我告诉你,毛主席的
  
  真相,他的第一次原稿不是这样的,不是说俏也不挣春,只把春来抱,等到春花烂漫时,他才笑。
  
  他的原稿是他在旁边笑,他是个旁观者变成在中间,大家知道什么境界呢,看王国维写的诗“人间词化”
  
  ,“有我之境,有无我之境”。
  
  
  现在女孩子穿的是裤袜,以前女孩子穿的是玻璃丝袜,在大腿中间吊着,你把这个袜子送给美国人,美国
  
  很高兴,我有全世界最好的玻璃丝袜,你把这个袜子送给法国女人,她会说我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大腿。
  
  
  她把袜子穿上去以后,所以她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大腿,袜子没有穿上以前,我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丝袜
  
  ,你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腿,就是他在旁边笑,丝袜套上大腿,就是他在丛中笑。
  
  今天我来到这儿,一句俗话就是“不是猛龙不过江”,我敢来,我是个自由主义者,我敢骂国民党、敢骂
  
  小日本和老美,今天我来,不是骂人我也碰人,我碰了北洋军阀给您看。
  
  那个时候北大怎么样对待政府,教育部公文来了退回不看,北大多狠,教育部钱收进来了。现在的北大太
  
  孬了,在我看来,什么原因,怎么样可以不孬,我们的书记站起来,校长站起来,像我们以前的老校长不
  
  就是这样吗。
  
  北大马寅初干了九年的校长,在国民党时代被***,后来在北大做校长的时候,本来一看是很好,本来和
  
  毛泽东感情好得很,为了人口两个人的看法变了,马寅初说中国人这样生下去我们不得了,我们的财政都
  
  被吃掉了。
  
  
  毛主席说,人多没有关系,人多好办事情,结果毛主席赢了,大家斗马寅初,一路斗到马寅初床前面的墙
  
  ,都贴了大字报,可是马说我不在乎,我要干到死,我要孤云奋战,结果他没有死,他活到100岁,别人
  
  都死了,他还活着。
  
  这就是北大精神,北大的教育,所以我说今天从北大开始,虽然毛主席说,北京大学水浅王八多,多几个
  
  王八也不是坏事。
  
  我的话其实讲不完的,可是今天的重点大体上就说到这儿了,这些书你们懒得看,我告诉你,我看得熟不
  
  得了,我念一段周总理的话给你们听:人民大众是有充分的思想自由的,只要其他思想都可以存在。
  
  但要讲,不讲这些,别的我们也允许它的存在。所以今天为我我要替共产党讲好话,大家说共产党不让人
  
  讲话,是错的,是一部分共产党把毛主席周总理根本的精神给它紧缩了,才有今天的现象。
  
  
  因为我和大家说,共产党有它自由的成分,过去被打压是一个错误,所以我们总觉得共产党一党***是错
  
  的,必须说,整个的原因出在原来的马克思那里,可是现在我们知道都有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我请大家问问,社会主义不够,为什么前面要加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不够,可是不灵了说不
  
  出口,夹了一个帽子,中国式的社会主义,不是吗?
  
  我告诉各位,你们都不看毛选集,都有这段话,毛主席最后的一段话,你们听了绝对会惊心动魄,我念书
  
  给你们听,这些骂我们的像农民,像梁春云,我们要把它养起来,养着他们骂我,让他们骂,骂得无理,
  
  我们敢搏,骂得有理我们接受。
  
  这对党对人民,对社会主义比较有利。毛泽东思想里面有一部分是真的懂这个道理的,结果我们把这一
  
  部分毛泽东给忽略掉了,还有一个毛泽东你们知道它是谁吗?
  
  
  共产党到今天还存在,我愿意它存在一千年,和我们是什么关系,共产党讲两手策略,一手是软的,一手
  
  是硬的。
  
  保住,我们也保住它,共产党愿意为人们服务吗?我们就是人民,让它为我们服务,幸巴达过河的时候忽
  
  然有一个老头子爬上他的脖子让他背着他,你跟着我走结果是星光大道,怎么样甩他也甩不掉。
  
  你要照顾他,我们希望共产党活1千年,我们在它背上贴着它,哄着它,耐着它,让它为我们服务,有什
  
  么不好,我们不服气要打,玩言论自由你们玩不过我,你们要革命你们玩不过坦克车,说我们不搞这些,
  
  那搞,我们去更了,去颠了,去得了,去反了,用这种不健康的情绪在家里生闷气。
  
  拍桌子摔板凳是错误的,我们要和共产党合作,其实他们人太多了一点,现在共产党是6900万,比台湾人
  
  口多3倍,可是没有关系,你们要放弃自由,你们救共产党我们欢迎,可是我们还有老百姓。
  
  13亿人口和6900万比起来是19:1,19个人里面有一个是共产党,我们广大的中国人民要干什么,我们放
  
  弃过去那种念头,就是我们要打天下,我们要和你作对,为什么落伍了,因为没有可行性。
  
  
  人民会吃亏,共产党说,下一代的共产党很聪明,我看到胡锦涛真的很聪明,我们也很聪明,这个时代对
  
  我们也很有利,大家都忘了,我们的王冲在书店里看书,死背,为什么要死背呢,因为没有钱买书。
  
  宋朝的王安石和他的好朋友说,我儿子是神童,看书一遍就看会,他的好朋友说哪家儿子看两遍,都是一
  
  遍看会,因为有高度智慧的人才能看书,今天我们就是这种人,你们北京大学就是这种人。
  
  各位想想看,等一下我把我爸爸在北大的文凭给你们看,我要送给校长,送给主任,那个时候毕业,1926
  
  年北大毕业,365个人,今天上万,你们学校这么多人,大家想想看,我小时候一个中学生后面跟着4千个
  
  文盲。
  
  我爸爸是北京大学的学生,可是我们想想看,今天你们的责任是什么,就是背后有这么多的人,他们在精
  
  英上精英不过你,本来你们从出生就是胜利者,父母母亲受胎的时候是2亿三亿的精子往前跑,后来是一
  
  个精子才出了你们。
  
  你们赢了13亿,所以你们到了北京大学,不要以为了到美国得了博士就完了,大家可以看到李文就是典型
  
  的例子,到了美国得了博士,得了什么会失落的,所以我和大家说,我们要拥抱共产党。
  
  我讲这一点很多人提心吊胆,包括我在内,人家说,你到大陆来要不要看长城,我说我可能没上长城先进
  
  了秦城。
  
  
  为什么说我不伤感,我不能伤感,我看到的北京是什么北京,我到店里的时候,他看我知道我买不起这杯
  
  东西,他会倒杯茶给我,那样彬彬有礼的北京已经没有了,现在是处处设防的北京,当你对人处处设防的
  
  时候,人变心了。
  
  十天以前我离开看到高金素梅去联合国去宣布日本人可恶的时候,我还送了他100万台币,不要以为我李
  
  敖有钱,大家知道我在坐计程车吗……威武不能曲,富贵不能淫,贫富不能贱,谢谢各位!
  今天我做个样板给大家看,我捐了35万块人民币是在北京立通向,就是告诉大家,其实胡适思想是最温和
  
  的,对我们有利的,现在我们开始知道立个铜像给他,当时胡适在我穷困的时候送了1000元人民币给我,
  
  今天我相当于1500倍的人情来还的,你们是这种人吗?可是有钱舍不得。
  
  问:李敖先生您好,我来自政府管理学院,我的问题和文化有关,我看过您的传记知道您年轻的时候曾经
  
  写过万字以上的长文,主张中国的文化要全盘的西化,过了几十年之后,您是否仍然持有这种观点,我的
  
  问题是,您认为中国文化的发展方向应该是什么样的?是我们要继续的全盘西化还是保留原有文化,或者
  
  说还有其他的道路?
  
  李敖:您刚刚谈到钱穆先生,我在中学的时候写信给他纠正他的错误,他就是当年燕京大学的教授,你们
  
  都受了他的影响,为什么呢?
  
  就是马克思,马克思就是全盘西化,因为他全是洋玩意,这就是我们无法完全避免,国防部你去问曹刚川
  
  部长,他现在不会搞刀枪之类的,一定会搞现代化武器。
  
  因为燕京大学有一个未名湖,“未名”两个字就是他起的,当时我谈到所谓全盘西化,这也算是一个在政
  
  治里面的一个罪名,就是不可以搞全盘西化,可是我必须说,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是在全盘西化中最典型
  
  的例子。
  
  过去,说信不能发表,说关公和岳飞来了,都打不过英国人,为什么呢?英国人打我们,他炮打过来,我
  
  们打他,打不到他,甚至看不见他,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全盘西化的原因,过去说是政治的原因特别强调
  
  并且挖苦和打击全盘西化,我希望说,现在可以一点了。
  
  共产党不喜欢笑,共产党太严肃,共产党会把冒死想做狭窄的解释,我们把它放宽一点,就是我今天的主
  
  要目的。
  
  问:我是北京大学的学生,我想问您,您是具有独立精神和批判精神的知识分子,与大众传媒的合作是否
  
  影响到了思考的独立性?
  
  李敖:谁影响谁,不错,我和人家合作,人家会对我有所照顾,或者在双方合作的时候会考虑对方的立场
  
  ,但是必须说刘长乐先生是个怪人,他有招和一个本领,就是我打球一样打擦边球,就是很多话我们不能
  
  说的,他很技巧的让它说过去,而不出事,这是了不起的。
  
  
  我告诉大家,争取言论自由就是要用这种方法,就是你要说,说别人能够听得进去,中国有句老话,情于
  
  新,而词于巧,情拿出来是真的,可是词于巧,表达这些感情和事实的时候要讲求事实。
  问:李敖先生您好,非常有幸这次有机会给您提问,在今年的早些时候,敏瑞芳书记曾经提出一个观点,
  
  大概意思是说对于有反动言论的老师应该清出课堂,我想您对这样的观点有什么评价?
  
  
  李敖:我觉得作为大学一个特色,什么言论都敢接受,怎么可以叫反动言论呢,怎么可以有言论课堂呢,
  
  医学院里不也叫癌症吗,癌症这我们也要上,所以我们把它当成癌症来看,想出招来解决这是很重要的,
  
  所以我认为,在大学里面,没有什么说是可以害怕的,不能讲的,是不正确的。
  
  问:我相信您已经看到北大师生的热情了,我非常关心一个问题,您下一次什么时候来北大?您希望以什
  
  么形势与北大学生交流?
  
  李敖:你叫我来干嘛,当胡锦涛请我做北大校长的时候我就来了。
  
  问:李敖先生您好,我是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学生,因为前不久国民党举行了党主席的直选,您在选举
  
  的前夜在王金平的大会上公开表示您不支持马英九作为国民党党主席,我问您,在马英九已经当选国民党
  
  党主席之,您认为他的政策会对两岸关系有什么影响,您对两岸关系的稳定和平发展有没有信心?
  
  李敖:我来北京就是怕谈台湾问题,果然这个问题就追上来了,我和你讲,这就是政治人物和思想人物的
  
  不同,马英九长了一个脸蛋,人也是一个好人,可是一辈子他不做事的人,我们叫他不粘锅,什么好事也
  
  不做,什么坏事也不做,就是笑嘻嘻的拉选票,很多票就这样给他的,所以我们认为能够做事的人是很重
  
  要的,摆个小脸蛋到处跑是不好的,所以我认为马英九干出了行了,他应该去演个电影或者做歌星都比较
  
  好,至少变个大色狼也比较好。
  
  问:李敖先生我非常尊重您,我对您刚刚那样说马英九先生好像不太公平,我想问一个文化的问题,您是
  
  怎样看待中国的屈原的文化?
  
  李敖:这就是典型的例子,我刚刚讲过了,去年属于我对政府不满,可是我的白打方法就是第一类的。所
  
  以我认为那是个弱者的表达,现在的人类要有不是弱者的表达,要用清醒的,理性的并且快乐一点的表达
  
  。
  
  我最后讲一个例子给大家听,我们都知道王安石,王安石是在中国的宁波做过官,他的小女儿很可怜,死
  
  在了那里,后来他调开了,临走的挖了一个小船,在对面的小船上和他的小女儿再见。“今夜扁舟来做别
  
  ,此生从此各东西”。
  
  
  回家乡是好难的事情,大家看到唐朝人写诗,几乎有一半都是“天上明月光,疑时地上霜”,都是思故乡
  
  的,因为故乡对他们太遥远了,太难得了,为什么我现在说李敖我不还乡呢。
  
  
  我这次回来不是怀乡,没有乡愁,不是近乡没有情怯,不是还乡没有衣襟,没有眼泪,为什么我要这样,
  
  因为时代不该有乡愁,这是个错误的情趣,屈原有一个错误的情绪,他对政府是个错误的态度,我希望我
  
  们有一个健康快乐的心态来开创我们的未来,谢谢各位!
 楼主| 发表于 2005-9-22 11:2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敖VS北大(视频)

演讲部分:




学生提问:




互赠礼物:



 楼主| 发表于 2005-9-22 23: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與李敖

   北大與李敖
  
  当我对今日的北大产生一种彻头彻尾的失望的时候,当我发现北大多元的声音正逐步遭受「统一的思想」压迫的时候,当我觉得绝大多数正在北大读书和教书的的人都不配作为「北大人」的时候,我在彼岸的台湾发现了一位真正的「北大人」——李敖。李敖没有在「地理」的北大里念过书,但李敖却属于「精神」的北大。他在文章里很少提及北大,但是他的每个字都显示了他与北大血缘上的亲近。李敖无论从家学、从师承,还是从个人的风度气质、从坎坷的人生经历等若干方面,都堪称20世纪下半叶北大精神最杰出、最全面、最彻底的传人。
  
  李敖的父亲是北大的毕业生。李敖在回忆录中写道:「(父亲)1920年进入北大国文学系。那时正是五四运动后第一年,正是北大的黄金时代。蔡元培是校长,陈独秀、胡适、周树人、周作人、钱玄同、沈尹默等是他的老师。他的同班同学,后来较有成绩的,有搞中国文学史的陆侃如、冯沅君,有搞国语运动的魏建功,同届的同学有周德伟、陈雪屏。」(《李敖回忆录》,中国友谊出版公司,1998年1月出版。)正是北大的出身,李敖的父亲李鼎彝出生入死,在抗战期间受吴焕章之命,出任伪「太原禁烟局局长」,从事危险的地下工作。正是北大的从出身,李鼎彝与黑暗的中国现实格格不入,一生郁郁不得志,最后累死在中学的讲台上。父亲对李敖的影响虽然没有多少学术上的,更多的却是人格上的。不媚上、不傲下、不低三下四、不委屈求全,导致了李鼎彝一生的悲剧,却也成就了他让人景仰的品格。李鼎彝去世的时候,台北有两千人来参加他的公祭,而他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中学语文教师。在父亲的葬礼上,李敖坚持改革传统的仪式,「当众一滴眼泪也不调,真有我老子的老师所写的‘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味道」。李敖因此背上了「不孝」的恶名。后来,还流传着一种可笑的说法:「李敖把他老子气死了!」对此,李敖的老师、也是北大毕业的历史学家姚从吾反驳说:「我知道李敖的父亲是我们北大毕业的。北大毕业的学生,思想比较容忍、开通。李敖的父亲若能被李敖气死,他也不算是北大毕业的了!」好一个掷地有声的回答——真的「北大人」与真的「北大人」之间,心灵是相通的。
  
  李敖先后就读于台大法律系和历史系。虽然他对台大的教育评价不高,80年代有人问他如何安排大学四年的生活,他回答说:「假设我是80年代的大学生,如何安排这四年,不如假设我魂归那50年代的大学生,如何挖掉那四年!……我觉得学校是一个斫丧性灵的地方,对愈有天才的人,斫丧得愈厉害。」(《李敖快意恩仇录》,中国友谊出版公司,1999年1月出版。)但是,实际上,在台大的学习生涯对他以后思想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台大是白色恐怖下台湾自由主义最后的、也是最坚固的堡垒。
  
  进入50年代,两岸的中国人同时陷入专制主义的泥沼,在血雨腥风中连呻吟的声音都很少有机会发出来。大陆的北大经过批判胡适运动、反胡风运动、反右运动以及伤筋动骨的院系调整,早已经丧失了当年的独立品格和自由精神。秉承着当年北大的流风余韵的老北大人纷纷遭到严厉的整肃,在「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氛围下,连蔡元培校长当年倡导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也被当作「资产阶级教育思想」而遭受围剿和批判。在凄风冷雨中,北大精神在北大凋零了。在这一个世纪里,前50年的北大更多的是骄傲,而后50年的北大更多的是耻辱。幸运的是,在彼岸的台大,北大精神得到了薪火相传。台大的第一任校长傅斯年,是当年五四运动的先锋。尽管他在位的时间不长,但却为台大打下了深刻的精神烙印。在所谓的「堪乱时代」,台大师生一直就走在社会的最前面,直面独裁者,直面枪林弹雨,百折不挠,百炼成钢。而李敖正是他们中最优秀的分子。
  
  鲁迅先生在《我观北大》一文中概括北大的校格时说:「第一,北大是常为新的,改进的运动的先锋,要使中国向着好的,往上的道路走。虽然很中了许多暗箭,背了很多谣言;教授和学生也都逐年地有些更换了,而那向上的精神还是始终一贯,不见得松懈。自然,偶尔也免不了有些很想勒转马头的,可是这也无伤大体,‘万众一心’,原不过是书本上的冠冕话。第二,北大是常与黑暗势力抗战的,即使只有自己。」如果先生知道今日北大这两大精神的日渐淡漠乃至于全面沦丧,先生该是怎样地伤心呢?如果先生知道北大的精神在一个小小的孤岛上得以传承,先生又该是怎样地高兴呢?前半个世纪北大的精神主要体现在鲁迅先生的身上,而后半个世纪北大的精神则主要体现在李敖的身上。鲁迅与李敖共同构成了20世纪中国文人灵魂的两个高峰。
  
  对青年李敖产生了重要影响的几个人,几乎都是北大出身——如胡适、殷海光、姚从吾等人。胡适是李敖一生最尊重的学者之一。早在北平念小学的时候,李敖就接触了胡适的著作。当他作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大学生给胡适写信之后,胡适很快就回了热情洋溢的信,胡适以一双锐眼发现了这个年轻的天才。在李敖经济困窘的时刻,胡适及时送上了一千元钱,帮助他度过难关。此后,李敖与胡适之间有较多的往来,胡适比李敖大44岁,可以说长了他两代,可是胡适把李敖当作朋友来看待,他们成了一对忘年交。不轻易称赞人的李敖对胡适赞美多批评少,他指出:「在五四人物中,我认为胡适是头脑比较清楚的,在肯定个人价值与英美式民主方面,他更是显得头脑出众。胡适忧虑五四以后思想自由被国民党和共产党左右‘双杀’,他苦口婆心又小心翼翼地特别强调他一贯的个人主义的重要。」作为启蒙运动的先行者,胡适是本世纪中国青年最伟大的导师之一,他是真正掏出心来对待学生的。我读历史学家罗尔纲的回忆录《师门琐忆》时,胡适的人格依然让我如坐春风。同样也是胡适学生的姚从吾说,胡适待李敖如同待罗尔纲。罗尔纲是胡适最心爱也是最得意的弟子,看来李敖也是胡适最欣赏的「私淑弟子」了。
  
  1990年,胡适百年诞辰,李敖为《民生报》写了《胡适百年孤寂》一文。胡适生前很喜欢清代学者李恕谷的话「交友以自大其身,求士以求此身在不朽」,对此李敖评论说:「胡适生前交朋友以‘自大其身’是热闹的,但他死后,他的朋友却犹大者天下皆是也,幸亏有我这种‘士’来不断从大方向以‘不朽’之,或聊偿其所愿。……胡适‘交友’是失败的,但‘求士’却没有看走眼,我的确是最清楚他的一个人,每看到别人的‘胡说’,我就哑然失笑。如今胡适百年孤寂,我千山独行,自念天下事不可为之事,尚有待我去可为。」李敖法眼观世,所见皆一针见血。当年在政治压力下,连胡适的儿子以及弟子罗尔纲等人也如泼妇骂街一般痛骂胡适。而李敖却一直将胡适思想中最珍贵的部分薪火相传。其实,胡适与李敖的性格相差十万八千里,胡适温文尔雅,李敖匪气十足;胡适主张宽恕,李敖坚决不宽恕;胡适为文如一泉清水缓缓而流,李敖为文如大江东去一泄千里。但是,他们两人在骨子里是一样的,都是真正的个人主义者,都是为了中国的进步、中国的自由和中国的民主而终身奋斗的勇者。胡适的「勇」是内敛的,棉里藏针的;李敖的「勇」是外向的,锋芒毕露的。他们从两个角度发挥了北大的真精神。
  
  胡适之后,在台湾继承了自由主义衣钵的是殷海光。李敖说过:「我在台大时,所佩服的在台湾的前辈人物,只是胡适、殷海光而已。」在做人方面,殷海光对李敖的影响更大,李敖在接受美国《花花公子》杂志访问时说:「做人方面,殷海光比较能够维持自我,愈来愈进步。」两人初次在台大文学院见面时,恰好姚从吾走过。殷海光叫住姚从吾,指着李敖说:「此一代奇才也!」姚从吾立刻回答说:「你们两个都是奇才!」与其说他们两人是「奇才」,不如说他们都是「斗士」,是民主和自由的斗士。在弹丸的孤岛上,特务林立,文网严密。特务的数量超过了明朝的锦衣卫,文网的残酷超过的清代的文字狱。晚年的殷海光被台大停课、被出版社和报纸杂志封杀,又患上了癌症。就在这山重水复疑无路之际,殷海光的弟子们都纷纷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他们昔日无比尊重的老师,只有李敖挺身而出,拿出自己的稿费将殷海光送进医院,使得殷海光的生命得以延长两年之久。这种师生之情,充沛着浩然正气,让人肃然起敬。
  
  李敖说自己是「大陆型」的知识分子,然而「大陆对我来说,也是‘江湖寥落尔安归’的局面」。由此可见,他所指的「大陆」,乃是一种精神的旨归。李敖在回忆录结束的地方这样说:「我最佩服唐三藏西天取经,他偷渡出关,直奔昆仑之西,面对一片浩瀚、荒凉与死寂,在这种气氛里孤军奋斗,真是中国第一豪杰。生错了时代、弄错了地方,使我这西天取经的人物,沦落东海布道,并且布得天怒人怨。但是,我还是中国第一豪杰,我一点也不怀忧丧志。」这段话使我想起了当年北大的文科学长陈独秀。晚年的陈独秀流落四川江津,可谓众叛亲离——不见容于共产党,不见容于国民党,也不见容于托派组织。就在如此困境中,他依然豪情万丈,声称要把一生的理念从头推倒、重新树立。他不向任何一方低头,不向任何一方妥协,以一个人的力量面对三大政治势力的压迫和打击。在北大人中,陈独秀是与李敖最相似的一位了。他们两人是最具有「大陆」性格的知识分子。我想,所谓的「大陆型」的知识分子,最优秀的代表也就是具有「北大精神」的北大人。今日的北大,正在快速地丧失精神、丧失校格、丧失胸襟和丧失气魄。而李敖在海峡彼岸,虽然年已花甲,依然雄风犹在,居然又出来竞选总统。李敖竞选总统,仅仅是让那些丑恶的政客们难受。李敖为人为文,如同鲁迅所说,并不企望光明的来临,只是与黑暗捣乱,让黑暗不能心安理得地黑暗下去罢了。他从老蒋开始骂起,骂到小蒋,一直骂到李登辉、连战等「当红人物」。他痛骂国民党的「总统」候选人连战,为了吃一顿饭而让几百名警察站岗放哨,浪费了纳税人无数的金钱,简直就是一只大寄生虫。他着眼于维护公众的利益,尤其是维护弱者和弱势群体的利益。他骂的是黑暗的代表或者被黑暗吞没的人,他骂的是所谓的「成功人士」和「强者」——在一个畸形的社会里,成功和强大都是依靠不择手段而获得的。他就像眼中钉一样,让这些人物又恨又怕;他又像钟馗,让小鬼见了他都绕着走。在台湾,李敖是唯一「想骂谁就骂谁」的作家。他评论千秋万代,吞吐日月,比之当们年观沧海的魏武,有过之而无不及。北大之「大」,在他的身上表现得犹为明显。
  
  五四运动之后,以北大青年学生为代表的新一代知识分子,倡导走向民间、走向底层。不过口号多而实践少,理论家多而力行者少。这是五四精神迅速退潮的重要原因之一。有鉴于此,李敖仰天大笑出门去,到处与「蓬蒿人」为友,以老百姓的疾苦为己之疾苦,将书斋与民间打通,将学界与底层融合,乃生出别一番境界、别一番天地。李敖曾经与殷海光谈论《自由中国》的缺陷,认为《自由中国》所谈的,是知识分子的、上层的、纵贯线上的台湾,在知识分子以外、在上层以外、在纵贯线上以外,对乡土台湾、对苦难老百姓的生活,谈的不够。李敖曾经亲自到所谓的「军中乐园」去调查,发现有的妓女每天被迫接客50次,只分到一点点钱,这叫什么「人间天堂」?她们这样悲惨的生活,什么主义、什么人统治她们,都一样。如果能够改善她们的生活,即使做了亡国奴,她们也心甘情愿。李敖反问殷海光:「我亲眼看到她们接客50次后老鸨们放鞭炮庆祝的景象,她们的痛苦,你殷海光等高级知识分子可曾知道?」殷海光听了以后为之动容,他承认自己不了解乡土台湾,不了解苦难老百姓的生活。在谈到妓女们卖身的「动机」时,李敖说:「可能为了救她的母亲,可能为了救她的女儿,可能为了救她的丈夫。‘国家’对不起这些苦难的人,这些人是宁愿做亡国奴的——只要她们能摆脱悲惨的命运!」在李敖看来,个人的命运、个人的尊严,永远被放置在第一位。「爱国」是从爱每个苦难中的国民开始的。
  
  与李敖的身体力行相对照,今日的北大已经日益变成一个孤岛——外在于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教授和学生们抱着强烈的「精英」意识,认为自己能够改变中国、能够拯救大众。然而,他们却不知道中国究竟是什么模样、大众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他们的理想写在书本上,他们玩弄着刚刚从西方舶来的花里胡梢的新潮理论。他们说,有这些「锐利」的武器就够了。他们的知识在膨胀,他们的人格却在萎缩;他们的思维很敏锐,他们的精神却很苍白。墙里秋千墙外道,他们在大观园里,何尝知道外面发生了些什么?而他们振振有辞地说,板凳要坐十年冷,我们在做大学问呢!我不知道他们最后能够做出什么样的学问来。
  
  在单向度的、冷漠的、体制化、科层化的北大里,我一边回想五四的辉煌,一边阅读李敖的文字。在温热的历史和冷峻的现实之间,我寻找着慰藉,也寻找着方向。我把李敖当作我的师兄,只有他才配得上是我的师兄。北大产生不了李敖,这是北大的悲哀,同时也是李敖的骄傲。而我,在这北大的悲哀与李敖的骄傲之间,彷徨于无地。
发表于 2005-9-25 14: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从他的开场白就能看出是个什么人
我想没人不认识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数码鹭岛 ( 闽ICP备05008334号 )  

counter

GMT+8, 2018-12-17 04:52 , Processed in 0.15542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