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barbule

爸爸,我怀了你的孩子[转]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5-3-9 21:42:15 | 显示全部楼层
11.
那个晚上我们通宵都没有睡,我们坐在彼此熟悉的环境里。
  因为少了一个人,我们变得如此陌生。
  近半年以来,我与她的关系是得以妻的存在而赖以维持的,而妻一旦走开,所有的维系在刹那间便呈现出其狰狞的本质。
  有时候你认为是阻碍的东西,等到撤消,你才发现是唯一的维系。
  这才是最悲哀的事情。
  我们根本不敢对视。
                 
  于是我们把所有的力量用来寻找妻的下落。
  我们寻访各种我们认识的人。
  我们拨打无数个我这辈子都不会拨的电话。
  在这种类似同舟共济的努力上,我们暂时忘却我们的罪恶。
  无论如何,当你用尽全力去赎罪,去弥补的时候,感觉是会好一些的。
  尽管你深知,这种努力完全徒劳。
                 
  所以每到晚上,共对的时候。
  我们就特别地沉默。
                 
  四月初的时候,我们收到了妻的信。
  严格说来,那不是一封信,是一张信封,和里面的两张船票。
                 
  我记得那天下午,我打开信箱,看到熟悉的笔迹。
  心跳几乎停止。
  在拆信的当时,手都在发抖,害怕跌落出一张遗体鉴定书。
  竟然是两张船票。
                
  我把船票交给女儿的时候,她也呆住了。
  这是三天后的船。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没有到了那之后如何,没有具体的提示,没有多余一个字,就是光洁的两张船票。
  妻料到我们势在必行。
  我们的确势在必行。
                 
  我们剩下三天。
  前途完全未卜。
  妻为什么剩三天给我们呢?是让我们准备行李吗?
  还是准备后事?
  我去公司,召集部门主管开会。
  说离开一段时间。
  我把工作调配得井然有序,把接下去的工作计划全部排好。
  警告小辈在我不在时不许偷懒。
  私交好的同事暗地问我,究竟要出行几天,我摇头。
                 
  女儿显得很奇怪,她在这三天里选择买衣服。
  相对于我,她似乎过节一样。
  让我无论如何抽出一天来,陪她买衣服。
                 
  我们一家家店逛,她拉着我的手兴高采烈地流连在不同的商铺里。
  享受和每一个老板侃价的乐趣。
  买了一堆五颜六色的大包小包,又嚷着肚子饿,拽我去餐厅吃饭。
  吸着绿色的果汁,两眼朝我骨溜溜地转。
  随即笑起来,吸起半吸管,朝着我慢慢吐出来。
                 
  有时我真怀疑我和她不是将要去一个完全不可预知的地方,而是压根就在夏威夷度假。
                 
  在起程前的最后一晚,我们做爱了。
  这是我们重遇后到那天第一次做爱。
                 
  我记得那是从外面购物完回来,我们都在各自默默整理自己的行李。
  出差过无数次,第一次不知道往自己的箱子里放什么。
  她更加绝,买的衣服,没有一件放进箱子。
  我们就这么互相不说话地,各自理自己的衣服。
  我不知道她究竟在箱子里放了什么,整个行李箱都合不上,她就跳上去,坐得非常开心。
                 
  后来才知道,她放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进去,沙发靠垫,地毯,尽量在拖延整理的时间。
  因为我们都知道,理完后相对的场面是致命的。
                 
  但终究这场面还是到来了。
  她终于把箱子合上了。
  我和她互相望着。
                 
  我们终于慢慢走近,同时伸出手臂抱住对方。
  用嘴唇寻找彼此。
  从到到尾我们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用极其缓慢的动作脱着彼此的衣服,好象在进行某种宗教仪式。
                 
  记忆中,那晚她的叫声是最为凄楚的。
                 
  第二天,我们一前一后,提着箱子上了船。
 楼主| 发表于 2005-3-9 21: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12

妻的卡里有不少钱,她似乎也极大方地给我们买了两张头等舱的船票。
  船是豪华邮轮。
  具体开往什么地方,由于和这个故事本身关系不大,我就不多说了。
  总之,我与女儿登上船的刹那,我感觉象登上泰坦尼克一般。
  撞上冰块,然后一起沉没,然后手拉手一起葬身。
  我那时还不知道,虽然这看起来很悲惨,但相比与今后实在发生的事,那样要幸福和美丽得多了。
  船启程的时候,是傍晚。
  我和她站在栏杆处,望着下面翻滚的江水。
  冷吧?我看看她。
  还好,她朝我羞涩地看了一眼,转身进了房间。
                 
  自从昨夜那一场看似突如其来却势在必行的做爱后,我们就很难正常地说话。
  这对我们来说,象一个各自必须珍藏,却永远不能放在我们中间,供我们正视的事情。
  我盯着船离岸越来越远。
                 
  岸边送行的人渐渐散去,有一个人还在那里怔怔地望着我们。
  那个人是妻。
  我和她逐渐地对视着,视线逐渐拉远,我想叫出声喊,但嗓子居然是哑的。
  我不知道这船的离开,这妻的站立,是什么意思。
  女儿当时在船舱里。
  我怔怔地望着妻,妻远远地,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举手朝我挥别。
                 
  这个场面,其实是非常非常恐怖的,非常非常的恐怖。
  我们渐渐地开远了。
  妻变成一个再也望不见的点。
  海上只有一些浮标,随着海浪逐渐漂浮,我脸色惨白,象被冰雹砸了五个小时一样,回到船舱,看着女儿。
                
  怎么啦?她抬头问我。
  没有什么。我勉强笑笑。
  她噢了一声,站起来不看我,我吃饭去了,就蹦蹦跳跳地开了门,去了餐厅。
                 
  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告诉她刚才的景象,可能是怕她承受不住,可能事情本身已经超出了我能预计的范围,我感觉到船以某种稳定的振幅前进着。
                 
  船舱里的喇叭居然会放音乐。
  我坐在船舱的床上安静地听着音乐,回忆着妻刚才的眼神,准确说来,那是一种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眼神,或许,只有在彼此逐渐消失在视线的最后刹那,我从中读到了些许不舍的东西,但那也很有可能是我的一相情愿。
                 
  到了晚上10点多,女儿回来了,她已然喝醉。
  我们去跳舞吧。她一把牵住我手,把我往外拖。
  我使劲摔开她手,看着她。
  你看我干吗?她冲着我喊,你看着我干吗?
  我其实心里非常明白,女儿对目的地,对将来可能会发生的一百万个可能充满恐惧,在这种恐惧之下她选择了一种疯狂的发泄,无论是买衣服,还是跳舞,都是她对此的反抗。
  我不能告诉女儿此行已然毫无意义,生活当中随时会有某种旋涡状的东西,我已感受到它的存在,可我只能咬住牙关,不便透露,因为这无比险恶。
                 
  我安静地看着她。
  她突然笑了,你早点睡,我去玩了。
  她在我面前脱下衣服,换了一件无比性感的衣服,打开门头也不回地出去。
  我在房间里坐了一会。
  到开门去了轮船的酒吧,推进门就看见一个长发的女子以无比专业的舞蹈震慑着所有人,赢来所有的掌声。
  每一个男人的眼神都是垂涎欲滴的。
  真是帮猪。
  这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舞蹈,或许我对此本身就不熟悉,它非常的性感,但这种性感因为某种专业性在里面,故而增添了一种凛然自威的东西在里面。
  N年前,她已是DANCING QUEEN.我找了吧台处坐下。
  她一曲跳完,走到吧台处,不看我,自然有男人上来请她喝酒了。
  于是他们就在我边上。
  接下去是对话。
  小姐,可以认识一下吗小姐,喝杯酒如何?
  小姐,你是一个人吗?
  小姐,你是学舞蹈的?
  就搭讪的言语的贫乏与庸俗性而言,这个男人实在无药可救。
  女儿低头笑笑,不说话,那男人更加着迷。
  围着女儿忙得团团转,小姐,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女儿笑得非常文雅,好象小家碧玉。
  多年前,她就会笑得象只小狐狸了。我不忍再看下去,一个人拿了杯子欲走。
  刚要走时,突然听到她说。
  不行,我要和这位先生跳。
  突然好几个人眼光转向我。
  我回敬他们。
  女儿走上来,仰头望着我的眼睛,先生,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我微笑,不答。
  她继续问,先生,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我微笑,不答。
  她执拗地,先生,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音乐已经响到一半,只有她一个人在对着我问。
  她的眼眶里已经有东西在闪。
  还在苦苦追问,先生,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我没有和她跳舞,直到最后我也没有和她跳舞,可能当时,本身我心情就无端烦躁的缘故,我看着她这种以甜蜜的方式无比执拗地挟持,她根本不明白我们此行已充满荒谬,我看着她泪光闪闪地坚持要和我跳支舞,心里非常地反感,我只是说了一句,你自己玩吧,早点回来。转身回到船舱,整整一夜她都没有回来,在凌晨的时候,依稀在梦里见过她。
                 
  那个时候大约是凌晨四五点钟,我在睡梦中猛地睁开眼。
  她正趴在床沿看着我,无声地流着眼泪。
  一时间我根本没有清醒过来,我以为我还在梦里,于是伸出手在她脸颊上轻抚。
  什么事不开心了?我问她。
  她摇摇头。
  你怎么还不睡觉?我问她。
  我看看你,你睡吧。她说。
  我脑子昏昏沉沉地,噢了一声,然后闭上眼,一会又睡着了。
  我不知道她究竟看了我多久,直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我清醒得坐起来,皱着眉头看着女儿床上,一丝都不凌乱的床铺,她根本一夜都没有回来。
                 
  这个时候我已经充分忘记了昨天半夜的景象,这也是我事后才想起来的,当时我只留意到她的床上有一本日记本。
  我把日记本翻开,里面密密麻麻的小字。我没有多看,梳洗完毕出舱房找女儿。
                 
  走进餐厅,每个人都在讨论昨天一个女孩在甲板上割腕自杀的故事。
  她坐在甲板上,看着满天的星星,安静地用我的刮胡刀割开自己手腕,血无声地顺着甲板流到海里。
  清晨前的一场雨更是把甲板冲刷地干干净净。
  直到早起的人在甲板发现她的时候,她的耳中还塞着MP3的耳机,里面放着SOLVERG SLETTAHJEII的爵士女声。
  用一种几乎快断气的声音哼唱着。
 楼主| 发表于 2005-3-9 21:43:11 | 显示全部楼层
13

我在她的项链的荡坠里发现了一张男人的照片,这个荡坠在那晚我们做爱时我就看到过的,但是当我试图拨开时,被她阻止了。
  可能她不想让那个男人目睹当时的景象吧。
  毕竟她深爱过她。
  哪怕他已经死了。
  我回到城里,整整两个多月不吃不喝,我没有再去我与妻的房间,整日把自己关在给女儿买的那栋小屋里,从早上到深夜,从来不开灯。
  我拒绝和任何人接触,把手机也关掉。
  我捧着女儿的骨灰两个多月后,觉得不能如此霸占她,或许我该把骨灰与那个男人葬在一起。
  于是我通过各方手段寻找那个男人葬的地方。
  我先到了我住的地方,问各层每个邻居,有没有见过这个男人,曾经住在我家楼下。
  好些人都说没有见过。
  最后一楼的一个老婆婆告诉我,这个人的确曾经住在我家,但后来搬走了。
  我算了算时间,大约是我与妻结婚不久之后。

  搬走了?
  搬走了是怎么回事?我问那个老婆婆,他不是死了吗?
  你年纪轻轻怎么老咒人死呢?老婆婆白了我一眼。
  我不信,去警署查,又通过我一个做警察的同学,查了半天,的确没有这个男人的死亡记录。
  他们倒给了我一个地址。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捧着一坛骨灰,敲响了这个地址的门。
  开门的正是妻。

  当时是早上10点多钟,我敲了这扇门。
  门打开后,妻出现在我面前。
  那个瞬间,我们都呆住了。

  我隐隐感觉到事情还有险恶,也就是说,事情的险恶并没有到我所认为已经停止的地步,我捧着骨灰的手不断地抖着。
 楼主| 发表于 2005-3-9 21:43:29 | 显示全部楼层
14

那天上午到深夜,我坐在那个男人的家里,妻从头到尾默然地不太说话,我也没有过多催促,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那个男人回家了,于是整个事情才在我面前慢慢铺展开来。
                 
  一年多前,也就是我和妻结婚后不久,与这个男人发生恋情的正是妻。
  “我和你结婚不多久就早知道了,你并不爱我。”
  妻坐在我对面,平静地说。
  妻常常看到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怔怔发呆,有时候她叫我,我会在她叫了好几次后才惊醒,抬头问她干什么。凭一个女人的直觉,她早明白我心中有一种很不甘的东西在压抑着不流露出来,于是妻也没有流露出,当然,这是在我面前。
                 
  常常妻在吃完晚饭后,下楼去楼下的小区的长椅上坐着,直到认识那个男人。
  开始他们只是聊天,坐在长椅上轻声细语的聊天。
  直到妻了解到他身患重疾,并没有多少生命时,她早已爱上了他。
  妻决定离开我。
                 
  但这对妻来说无疑是万分艰难而无法开口说出的决定,我虽然心底有一块位置早已空缺,而且妻或者任何人也无法填满,但至少我对妻的好是无可争议,无可挑剔的。
  妻根本说不出任何离开我的话。
  直到妻认识了女儿。
                 
  按照妻的说法,女儿踏进那所幼儿园的那天,不知为何第一眼相见,妻看到她扒在栏杆旁,贪婪地看着小孩子时,妻就对她有了莫名的好感和信任。
  她们变成了好朋友。
  渐渐地,妻把与我的事情,与楼下那个男人的事情统统告诉了女儿。
  这离我与女儿再次重逢,中间隔了整整一个多月。
                 
  女儿一直没有向妻说明,直到有一天妻说着说着,便把与我的照片给女儿看。
  女儿才抖得象一只风中的鸡。
                 
  在一个夜晚,她们一起通盘想了整件事。那根本不是任何人的孩子,那只是幼稚园里一个小孩,他的父母每逢周末去外地采购,便托管在妻的幼稚园,女儿很喜欢他。
                 
  接下去的半年时间里,便是妻与女儿精心布置好的局,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碰撞,包括每一个交流,事情的每一步。
  只有我被蒙在鼓里。
  这其实原本是个对任何人都好,都没有任何坏处的局。
  妻离开我,我与女儿(我一直真爱着的人)从此在一起,妻会陪伴那个男人直到他死。
  事情也的确按照她们的预计在进行着,偶尔我有犹豫,她们中间就会有一个人促动一下。
  那个男人的病情越来越差,只好在那一天,妻开始发难。
                 
  妻隐瞒在人群中,送我们上船,直到我发现她后,朝我挥手告别,那一刻,她的眼神中的确是刻骨的不舍。
  她送我们去的地方,正是女儿失踪后所去的城市。
  从头到尾,她没有怀过孕。
 楼主| 发表于 2005-3-9 21:43:58 | 显示全部楼层
15

我没有告诉妻女儿的死,我离开那个房间的时候,妻的眼中是抱歉与祝福并存的眼神。
  回到家,我翻开女儿的行李箱,找出那本日记。
                 
  10月6日
  今天我又看到了他,我已经有整整一年多没有见过他了,他瘦了,更成熟了,他认出了我,只是他装得好象啊。
                 
  11月2日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着,只是我越来越不愿意这样,我不想骗他,可是我骗了他,我按照我们一起编的话,一次次骗着他,包括我的小孩,包括我去做鸡,他全相信了,他给我买了屋子,他以为这一切都做得很好,我是多么想告诉他,一切都和他以为的截然不同啊。
                 
  11月9日
  他一直在我的房间里呆着,我是多么享受和他这样呆在一起的时光啊,我们一起听SOLVERG SLETTAHJEII的歌,他老是笑我很幼稚,他送过我一盘SOLVERG SLETTAHJEII的CD,可能他自己都忘了吧,那是好几年前了,我们一起去唱片店,他送给我这张CD,我估计他自己都没有听过,只是他很讨厌我听SHE.
                 
  12月1日
  姐姐终于离开了,这半年来,我们计划的整件事情终于达到了效果。
  我看着老爸迅速老下去的样子,怎么能告诉他,从头到尾我都是骗他的啊!
  我怎么能告诉他,我还爱他,我根本从来没有爱过任何其他的人啊。
                 
  明天我们就要上船了,我想带他去看那一年多来我呆的这个城市,我在那个城市里疗伤,在那个城市里长大,我多想带他去看,告诉他每一寸土地都是我熟悉的,这是姐姐给我们的船票,她希望我们幸福,希望我带他去那里忘掉一切,与我重新开始。可是我心里明白,他再不可能爱我了,我们以为这个阴谋可以成全任何人,可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给他带来的伤害。
                 
  我们怎么可能再回到从前呢。
  这怎么可能呢。
                 
  12月2日
  我在黑暗里一直看着你的脸,老爸,你知道吗,我一直盯着你看,想把你全部记在脑子里,带着满脑子的你离开。
  昨天晚上我们再一次做爱了,你知道吗,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做爱,我多么想告诉你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做爱啊。
  你睡着的样子,我怎么都看不厌,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再看了,再看下去,你会越来越讨厌我,直到一切你都知道后,你会恨我,那个时候,我该怎么来面对你啊。
  老爸,我要走了,姐姐已经离开你了,她寻找属于他自己的幸福去了,我也要走了,我知道这次航行,是我爱你的尽头。
  可是你好可怜啊,老爸,以后没有人再来照顾你了,没有人再来关心你了,你会懂得好好照顾自己吗?
  你会懂得,我从来没有爱过别人,从头到尾,我只是爱着你一个人,希望你幸福吗?
  老爸,我真的不想离开你,可是我知道,你会一个人勇敢地活下去,你一定要勇敢地生活下去,只有胆小的我,才会选择逃,老爸,你是最勇敢的,对吗?
  老爸,我真的很想为你生个孩子,可我没有怀上,我哭了很久,我想我没有机会了,昨天做爱的时候,我想,如果这次我怀了你的孩子,那么我和他都会在天上一直祝福你的。
                 
  老爸,我真的不想放开,我手里的笔不断地在写,我知道,我一放下笔,就意味着终于就要离开了,你能再抱我一次吗?象爸爸抱女儿一样?
  从开始到结束,老爸,你从来没有对我说过,我爱你。
  我爱你,老爸。
  再见
                 
                 
  看完整本日记,已经是凌晨5点了,我呆呆坐了一会,回忆了这半年来与她相处的每一个细节,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我镇定地乘着咖啡匙,终于手剧烈地抖动,撒满了一地棕色的粉末,我再也无法抑制,跪在地上。
  看着眼泪将满地的粉末渐渐稀释……
                 
  几天后,我将这个屋子卖掉,卖掉的钱全部给了妻,我对那个男人始终不存恶感,他也待我象朋友一般亲切与自然。
  我把女儿埋在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地方,去了另外一个城市,留下了她一些骨灰,放在一个手指粗细的小瓶里,挂在我的胸前,这一生我都不能再把她摘除,她已长在我的心里,我的骨髓中,无法割离。
                 
  有的时候半夜无法睡着,我都会想。
  如果有一个你爱的女孩子叫你老爸时,你要记得堵住她的嘴,告诉她,她不是你的女儿,是你的爱人,而你,将用整个生命来珍惜她,爱她,不让她受到伤害,你一定要说出来。
  因为有的话,不说,不说,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你明白吗?
发表于 2005-3-11 14:47:12 | 显示全部楼层
诶。。我又喜欢上这个故事了。。
发表于 2005-3-11 14: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老婆不是找到新的男人了?

那这个女儿为什么要自杀??

还是悲剧的男主角最可怜。。
 楼主| 发表于 2005-3-12 01:3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她在乎的根本不是他老婆是不是有新的男人,而是这个男人是否信任他,要知道信任才是爱的表现啊。而这个男人对于她的怀疑和她又无法述说给他知的那些痛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直隐瞒下去,她的欺骗让她觉得自己再被判这个男人,而告诉他,可能他因为受到欺骗或者无法接受现实也会离开她。所以她看到了自己故事的尽头始终是分离,自己选择了走向毁灭的道路。
男主角其实不可怜,这个故事是他自己的选择,自尝苦果,自己对自己的过去负责罢了。
发表于 2005-3-13 20: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呵。。我看不是这样。。

是女儿不让他去找她所以她自己才撒谎的。。

那样的情况下谁都会相信的。。

白痴女人。。

可惜。。
发表于 2005-3-27 00: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不下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数码鹭岛 ( 闽ICP备05008334号 )  

counter

GMT+8, 2018-10-19 15:59 , Processed in 0.14523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