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翔子

前世我一定很爱你[转]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5-1-14 02: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回来家,清新从里面走了出来,是我让她帮我打扫一下房间的,我不能让玄子看见在她离开之后我是多么的颓废,这会让她伤心。
   清新将一样东西偷偷的塞给我, 那是我喝醉酒后写的一个随笔。
  
   “平静的躺在床上,心脏在温暖的冷着,感觉不到呼吸,有凉凉的液体流淌下来,滑到嘴里,咸咸的。我需要一场烈火将自己烧成灰烬,让我的骨灰洒在每一个阴暗的角落,能看的见所有的眼泪,我已不习惯在阳光下自由的呼吸……
   玄子,我真的好想你,我已经决定,考虑好一个合适的方法我会去找你,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我创造了一个美好的开始,却看不到自己的结局。
   用凉水洗了把脸,听着许巍的音乐,我开始上网。我想进聊天室,可总是进不去,听说很多一夜情都是从那开始的,可我始终进不去。我想看看没心没肺的现代男女是怎样在里面搭讪,聊天,上床。当性爱被反复的说烂,身体也只成为肉欲的工具,我想尝试那灯红酒绿中的无边黑暗,我选择在一个人的世界中堕落。
  
   我本来就不是一个什么样的好男人,可我的心中还有真爱,所以我才会遇见你。
   我去下四国军旗,把自己的司令,军长,师长一次性的朝敌人撞过去,冷静的看着对家在网上不断的骂我是SB,然后我强退,再下,再强退。
  
   我连接下了10几天的四国军旗,直到别人一看到我的断线率就跑开,我象一只孤独的蚂蚁,那么多的同伴,却没人来帮我搬走眼前的孤独。”
  
   后面是小玲走的时候写的几行字“我不是你的爱人,也从来没奢望成为你的情人,你的所有温度都在玄子身上,让我冷的不敢靠近你。如果有一天,你在某一个有个暖暖阳光的城市看见一个叫做“星期酒”的酒吧,吧台是暴雨来临前海面的那种灰暗的蓝,里面会有你的一个位子,最里面,最阴暗的一个位子,那样你不会让我感受到你身上的那种冷。
   我不敢说那三个字,可我想让你知道,曾经有一个坐台的小姐真的爱过你。”
   看的出,她写坐台两个字时用了很多的力气。
   纸张软软的皱着,被什么东西浸过一样。
  
   本子被我用火机点燃,火光温柔的跳跃,灰烬袅袅的升落,象爱情的精灵。
   “玄子,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我紧紧的搂她入怀。“我爱你,玄子。”
   玄子只是甜甜的看着我,含情脉脉,她不曾知道着张床上还睡过另外一个女人。
   夜色如酒,路人已醉,让今夜所有不眠之人在缓缓升起的雾霭中尽迷,在这个匆忙的世界中,每个人的心里,是多么渴望纯真的爱情。
 楼主| 发表于 2005-1-14 02: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去木材公司了。一见到天琨,他便迫不及待的问我玄子回来了没有,知道我把玄子带回来以后长抒一口气,嬉皮笑脸的问我:“现在你有空帮我搭理这个公司了吧?”我说你小子怎么笑的这么阴险,是不是别人都要死了你还惦记着他欠你的钱呢,他笑笑说:“一个人,难啊,他妈的我当初光看上韩国女人贤惠去了,没想到回国后有这么多的麻烦。”
  
   人总是这样,珍惜了眼前的以后会后悔目光短浅,当时的没好好珍惜又后悔莫及,人性如此。
   天琨让我去趟杭州,有批材料要从那发过来,他不敢保证货源的质量,让我去看看,跟着货物一起回来。我没考虑,说好。
   当初我本答应帮他料理一下这个公司,却因为玄子的事情一直无法过问,现在玄子回来了,是出一下力的时候了。
   我和玄子说我们去杭州吧,出差顺便一起玩一下,玄子高兴的说好啊,说她以前去过,这次可以给我当导游了,然后阴笑着看我“小心我把你卖了哦!”我说谁卖谁还不一定呢,我别的的本事没有,贩卖人口可是一流,曾经贩卖过不少的象你这样的小女孩。玄子疑惑的看着我,我说你不就是被我从家乡拐卖到青岛来了吗。玄子很不屑的用眼睛瞄我,“看你那小样,嘴撅的老高。
  
   第二天我便接到了父亲的电话,他说有事让我回家一趟。我想正好可以带玄子回去给他们看看了。
   我带姜郡回家的时候,遭遇的是无情的否定,原因很简单,也很俗。当自己喜欢的人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所否定,特别是父母抛出一句有你没我,自己选择,这种感觉是很痛苦的。这次我带玄子回去结果很可能也一样,况且玄子还不是大学生,她也不是我父亲眼中的那种大大方方,活泼开朗的女孩。
   可是我爱她,我已经放弃了自己的一次爱情。这次,绝不会。
   我想问问他们,到底是我在娶女人还是你们在娶女人,到底我娶的是家庭背景性格长相还是他妈的别的东西,还是娶我自己的所爱,到底你们还想让我继续阴暗多少个日夜?
  
   不出我所料,父亲听完我对玄子的介绍脸一下阴了下来,“我叫你回来是要给你介绍个正经的女朋友。”他说。“那个女孩很好,叫李静静,改天你们见个面。”
   我在心里发笑,什么叫正经,我想起了玄子的母亲,那个女人固然可恨,可她最后却答应了让我照顾玄子。
   玄子在一边萎缩的不敢看我父亲,象个做错事的孩子。
   “你定时间吧。”我说,拉起冰凉的玄子的手,我出了那个家。
  
   夜凉似水,无数的灯火在眼前闪烁,它们唤不起心中的那盏灯,汽车驰过,却带不走风声,万物紊乱。
  “你看,爱情是多么的脆弱”,我对玄子说。玄子趴在我怀里,拨弄着我的头发,问:“你真的要和那个女孩见面?”“恩“,我回答,”不见面怎么能让我父亲死心?”
   “丫头,从你出现在我眼前的那一刻,我已注定要娶你,没什么能改变。”
   玄子默默不语悄悄吻上了我的唇,吹气如丝,气喘若兰。雨点般的吻落到了我的脸,胸膛。她笨拙的解着我的衣服……
  
   我进入她的那一刻,玄子发出一声闷吭,我问玄子是不是弄痛她了,玄子微笑着摇了摇头,“老公,继续……”
   这是玄子第一次叫我老公。
   微弱的光线从窗帘射进来,玄子在我的怀里甜甜的睡着,床上几点嫣红,象盛开的杜鹃,醒目的张狂着……
 楼主| 发表于 2005-1-14 02: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静静竟然和姜郡有几分相似,只不过她的眼神里没有郡那么多的忧伤。若把郡比作是咖啡。李静静则是一倍很浓的果汁,单纯,善良,不喑世事。
   她很端庄的坐在我面前,“你没有你爸说的那么帅”,她说,“但是你的眼睛里好象有很多的忧郁”。
   “你真正的爱过一个人吗?”我问她。
   “爱过,我大学的男友,相恋了三年,最后他竟然和一个主任的女儿迫不及待的结婚了,那个主任给他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他说让我原谅他,这样他可以少奋斗好几年。”她轻描淡写的说道,“在分手的时候他说他真的很爱我,可他贫穷的家还需要他尽快的去供养,他不忍心让他的父母继续受苦,他毕业了,要让他的父母过上好日子。”
   “他一定以为我的家里也很穷,可他哪知道,我是为了保全他的自尊心,才甘心和他一起那样吃苦。”李静静在苦笑。让我想起刚和玄子说的一句话“爱情是多么的脆弱。”
  
   “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我很爱她。”我说。
   “这不要紧,我听别人说你在外漂泊了好几年,刚回到青岛,我对你好奇,想了解你。”她笑笑,“可以吗?”
   我给她讲我是怎样在马路上拣到一个女孩,如何被女孩那可怜的身世感动,当女孩被妈妈强硬的带走,又是怎样用我的泪水来挽回,“现在,我们再也不会分开。”我说。
   李静静一直在沉默不语,末了,她说祝我们幸福,“希望能和你成为朋友。”
   “其实象我们这种年龄的人,在这个社会,谁的心灵不是一直在孤独的飘?”她最后说的一句话。
  
   我没想过李静静会是这样的女孩,我以为老爸介绍的肯定是那个有钱人家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这很出乎我的意料。
   “爸,我除了玄子谁也不会娶。”我和玄子站在我爸的面前。
   他看的出我态度的坚决,“我不会给你一分钱。”他点燃了一根烟狠狠的吸。
   “我不需要,婚礼只是一种形式,什么样的条件我们都能忍受。”我握起偷偷拉我衣角的玄子的手,“到时候有空的话请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心忽然好痛,一边是我的爱情,一边是生我养我的父亲,几年前,父亲扼杀了我的爱情,几年后,爱情扼杀了我的父亲。为什么这两件事情不能统一而圆满?
  
   在回去的时候,我发生了车祸。我在拐弯的时候撞上了一辆直行的大客车。在撞车的那一刹那,我听到玄子发出一声尖叫,刺在我的心里。
   眼前是一片模糊,各种嘲杂的声音在耳边回荡,能看的清的,只是救护车那一闪一闪的灯。感觉脸湿漉漉的,最要命的腿被夹在什么东西里面动弹不得,巨大的疼痛让我浑身很不舒服。
   “玄子,你在吗?”我发出微弱的声音。
   “我在啊,平,你要坚持,他们很快就会救你出去。”外面传来玄子呜咽的声音,这时我才发现玄子和一群人站在车外,那群人手里拿着各种工具在紧张的讨论着什么。
   玄子没事,我长抒了一口气,内心的恐慌一扫而光,疼痛再次向我袭来,我昏迷了过去。
 楼主| 发表于 2005-1-14 02: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李静静,她正满脸微笑的看着我。我想问她玄子哪去了,拼命的抖动喉咙却发不出一个音符,压抑的烦闷让自己的心里一阵烦躁。从头到颈部都被牢牢的固定,想要起来,身上却如内重物猛击似的一下瘫下去,此刻的我,象条搁浅的鱼,没有氧气,也等不到在海边把自己捡回去的女孩。
   李静静忙上前帮我躺下,我挣扎着,却被她一只手就轻轻的按在床上。我想她大概读懂了我的眼神,眼睛朝床边瞥了瞥,我终于用手触到了那熟悉的长发,柔滑温暖,轻轻的摩挲,玄子这丫头肯定伏在床边睡着了吧。
   静心的躺下看着天花板,那样的白,雪亮的刺眼。李静静说道:“玄子没事,你就有点麻烦了,算你命大,除了点骨折没什么,好好在这养病吧。”她忽的把头探上来,调皮的一笑,“我是这个医院的医生,这个世界真小,不是吗?”
   她唱着歌走了,很欢快的调子,但是我知道,她的心里并不快乐。
  
   世界真的很小,李静静居然是人民医院骨外科的大夫。半年之内我和玄子竟然经历了两次生与死的考验,幸运的是,我们都还活着,能活着,还有人去爱,多么的幸福。
   无声的温柔从指尖传过来,玄子跟着我受了太多的苦,她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稍微的一点波折便可以打击她那纯洁的心灵。我是一个有着太多伤口的老鼠,喜欢阴暗,习惯冷,喜欢夜,掩饰不住的伤口会不小心的再次刺痛别人。所以,我只能象一只蛹,努力的用丝把自己包起来,一层又一层,严严实实,在茧的里面,会有我和玄子一个温暖的小巢。
  
   玄子二十四小时的陪着我,努力搜索她那本来就不多的记忆给我讲笑话和故事,有时候讲着讲着就挺下来,因为我一直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玄子眨着眼睛问我看什么,我说看我的新娘子,我的新娘子好漂亮啊。一抹红晕便会偷偷爬上玄子的脸庞,象雨后的彩虹,娇艳,不可方物。
   有时候我会发现李静静悄悄的站在门口看着我和玄子,没有一丝表情。我知道,她和我一个星座。双雨座的女子,两重性格,渴望梦想却又总带着本身的枷锁,即便抛开了现实,留下的也总是伤痕。
   “我们是朋友。”李静静说。“永远的朋友。”我说,“我们可以一起喝酒,喝很多酒。”她笑笑,“眼睛能看的见多有的东西,却看不到自己。”
   带着口罩的她只露出一双眼睛,仿佛可以看透所有人的心灵。
  
   或许我本来就是一颗生在路边的野草,狂风暴雨后还可以对着阳光微笑。太多的烟酒并没有让我的身体失去恢复的功能,我竟然可以比平常人更早的下地治疗。玄子有点吃力的搀扶住我,我左手拐着拐杖,右手不怀好意的搂住她,趁机乱摸几下,玄子及的大叫。“坏人,再这样不理你啦!”我乐的哈哈大笑,却引发不住的咳嗽,换来玄子的奚落“看,再让你做坏事……”。
  
   春节是在医院度过的,外面有不时的鞭炮声传来,又一年如流水般逝去,留下的,除了记忆,还能有什么?我和玄子吃着饺子,闻着烟花的味道,使劲吞咽着心底升起来忧伤的感慨。一滴眼泪从玄子脸上凋落,“我有点想家……”,玄子说。
   旁边一个住院的母亲的一对双胞胎女儿静静的爬在床上用眼睛望着她们的母亲,泪水不断的从母亲脸上流下来,她们的父亲刚在一场车祸中丧生。
   年味很浓,在医院里,最浓的是药水味。
 楼主| 发表于 2005-1-19 23: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脸铁青的可怕,面前已经一堆烟头,整个房间烟雾缭绕,神话中通常这个情况出现后会出现一个很恐怖的魔鬼。
   “爸,我想要结婚了,你给定日子吧!”我望着父亲。
   “你自己定吧,反正你眼里也没我这个父亲。”父亲狠狠的将烟头熄灭,转身走了出去。母亲很忧伤的看着我,她的心一定很痛苦。
   到底为什么父亲要这么固执的将我绑在他设计的大道上,轻轻的抬手指定我人生的方向,微笑的看着我走下去?为什么玄子的母亲都可以容忍我们的感情,他还不能?为什么我只能悲伤的选择一件对自己来说都很在乎的事情,将剩下的那件永远的挣扎在心里,隐隐作痛?
   我不能做一个孝子,我痛苦的想。
  
   一人来到星期酒,沉闷的啜酒。我想起了小玲,在她面前不会有任何的压力,痛快的哭,痛快的笑,大声的说她是个骚女人眼泪却在大把大把的掉。
   在一个城市,有一个小酒吧,吧台是暴雨来临前的那种海面的蓝。我想今生我都不会遇到那个酒吧的,小玲象烟花一样,在我的生命里灿烂的瞬间绽开,然后消失,永不能再见。有些人本是见过后一生再不能相见的。我打电话叫来李静静,她接到电话很意外,然后就赶了过来。
   李静静和我有过类似的经历,要不然在见面的第一眼她怎能读懂我心里的忧伤?李静静不是美女,很平凡的一张脸,却有一股吸引男人的忧郁气质。她很能喝,当我已有醉意的时候她竟然还能把一个伤感的故事说的那样完整。她注意到我后头上已有不少白发,说那些很有特点的小酒吧,那些曾经充满传说和幻想的小巷子都在渐渐的失去,现在的高楼大厦和豪华奢丽的歌舞厅正在一点一点的抹去我们残存的记忆,就象一个母亲拼命的拉着她的孩子还是没有办法的被人从身边夺走。
   她说她想哭,然后她就真的哭了,却不会借我的肩膀,“我们是朋友,能喝酒的那种朋友。”她说。
   李静静单独找我父亲谈了,她说父亲听了我的经历沉默了很久,没说一句话就自己离开,她已经尽她所能的替我求了我的父亲。我说谢,她笑笑说应该谢我,我不知道原因,也没问。
  
   我又去济南,同学聚会,我带着玄子。
  只有不到二十个人到齐,从大学毕业的那天,我就知道此生不能再和所有的人一起相聚,五湖四海聚在一起四年已是不小的缘,不敢多求。
   大家讲着学生时代的风流韵事,说着自己毕业以来的经历,好象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一点点的苦。一点点的苦,一点点的思念,聚成一起,便让所有的人喝的一踏糊涂。在分手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很难受,此番离去,又是一个几年之别?
   郡在酒桌上看着我为玄子夹着菜,自己一口口的喝着酒,眼睛里有东西在闪亮。我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可耻的错误,我怎能带着玄子来刺痛她的心?
   我本要连夜回去,郡却非拉着我去她家坐坐,我只好带着玄子去,没法和玄子并排的走,感觉象脱光了衣服小心翼翼的躲藏,我无法和玄子或者姜郡说话,夜风袭过,数枝哗哗的响。
   两个女人在我身走走着,一个是过去的恋人,一个是现在的恋人,她们都爱着我。现在我有勇气去争取自己的爱情,和自己所爱的人共渡终生,可是,过去没没有勇气,这,对郡是不是很残忍?
   眼前仿佛出现一个妖娆女子,以惊人的美貌在夜色里灼灼发光,她用极冷的眼神看着我,把手指放到嘴边说,嘘……
   几年前,在同一片空气里,我曾轻轻的拥着郡告诉她我永远也不会离开她。
  
   郡的小宝宝已经可以活泼的在我们面前跑来跑去,玄子开心的逗着宝宝,亲一下宝宝的脸蛋,然后再让宝宝亲一下她,宝宝开心的笑着,玄子也开心的笑着。
   郡抽的依然是同一个牌子的烟,她拿出一个小方盒,里面一块红布,包着一些灰色的指甲。“是你的,还记得那次我为你剪的指甲?我说要保留当纪念的,我会常常在夜里拿出来看着它们,想象你曾经怎样用连着它的手来抚摩我的身体……”“可是,现在它们早已失去原来的味道。”
   在走的时候,她说在一次社交中认识了山大的一老外,老外被她水乡女子和古典的脸庞所吸引,经常帮助她,也很喜欢她的宝宝。“我想出国了,我想呼吸国外的空气是不是可以让自己忘掉许多事情。”她哭着说。
   在走的时候,她对我说:“你看,这个宝宝多象你,那么顽皮。”
   “对不起。”虽然知道这个词语是多么的苍白无力,我也只能说对不起。
  
   在你不能完全确定能给予一个女孩完美的生活时,千万不要随便的发出誓言,不但会让对方很痛,也会一直痛着你自己,直到永远。
 楼主| 发表于 2005-1-19 23:34:29 | 显示全部楼层
  玄子的厨艺越来越值得称赞,她还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学来的技术,经常能做出我从未吃过的东西,在我的称赞声中笑眯眯的看着我。生活如同一泓静谧的湖水,平平淡淡而又充满了涌动的幸福暗流,偶尔一个涟漪,便轻轻荡漾着玄子和我的心。
   “丫头,我们定个日子结婚吧!”我抽着烟。
   “谁说要嫁给你了?”玄子用大她的大眼睛睁圆了迎上来看着我,一边将一片剥好的桔瓣塞到我的嘴里。“快说,谁说要和你结婚了?”
   我坏笑道:“有好多人抢着呢,什么小丽呀,小花呀,好多……”
   “嘿嘿,这么多啊,咱家蛋蛋可真有魅力啊。”玄子一边说,一边眼睛瞟着放在茶几的剪刀,阴险的笑。
   我一把将玄子搂了过来,吻了下去,玄子挣扎着,喊道:“烟味熏死人啦!你这个坏蛋。”
   我说你才知道啊,刚被评为青岛四大坏蛋之首呢,。手一不小心碰到了玄子的胸部,玄子皱起了鼻子看着我。我也直视着她,看着她的脸慢慢的变红,象散发着香味的苹果。
   交换着呼吸,空气有点暧昧……
  
   漫长的冬天渐渐离去,阳光已经可以温暖到人的心里。在春暖花开的日子,有一个花一般的女孩陪在我的身边,即便是千年的寒冰也已开始融化,况且带来阳光的那个女孩如万花丛中的一束花冠,傲然挺立,清新脱俗。
   是不是没有理由不快乐,我想。
  
   天琨打来电话叫我和心养去喝酒,他叫的姓范的,说该找一个机会将事情冰释,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姓范的却不卖帐,说也不知道这里谁是老大,我冷笑几下,他恶狠狠的问候了我妈。我说我妈很好,不牢您挂念,到是你妈你得多关心关心,免的又和哪个男人搞出你这样的杂碎来。姓范的拿起椅子扔了过来,却被心养一脚揣倒,头碰在酒架上,当场流出血来,姓范的看着我和心养,没说一句话就走了。我知道,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玄子,要是有一天我忽然死了,你会怎样?”我问玄子。
   “臭嘴巴!没经过我的同意,你怎么可以死!”玄子很凶的望着我,说“我才不要你死,我们俩啊,要一直快快乐乐的生活,生好多好多的小宝宝,比你那个同学的宝宝还要可爱。到老的时候呢,你走不动了,我就推着你,象那些老头老太太一样每天出去散步,说说话,看着树上的小鸟,还有好多盛开的美丽的花,你说好吧?”玄子认真的望着我,好象她说什么什么就会实现。
   “好!”我笑道。
   可是玄子又忧郁的看着我,“你还忘不了她,是吗?”
   许久,我说是,我怎能轻易忘记那飘在护城河边的长发,可我对她更多的是愧疚,“现在,我只全心全意的喜欢你,小丫头。所以啊,我迫不及待的想和你结婚,生出好多漂漂亮亮的小宝贝来。”我说。
   “哼!”玄子故意扭过头去不看我,我知道,她的心是高兴的。
  
   姓范的没露头心养却打来电话说他不会怎么的了,清新居然是黑子的表外甥女,现在一切都搞定了,他叫我放心,我说谢谢清新了,我怕的是玄子有什么意外。
   从认识玄子到现在,这个女孩如同天使一样改变着我,在那个城市,认识玄子似乎是那样的平常而又惊心动魄。在之前的那些日子,黑夜里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可疑,午夜的城市,灯火明亮却很寒冷,总有缠绕的感觉犹在身侧,一切都象无声无息的假象,只在一个人的夜里偷偷窥视。
   “宝贝,你的身上总是这么温暖……”
   玄子对我淡淡的笑,当然她不完全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她习惯在我怀里非常安静,用她的手轻轻抚着我的脸,让我感动。
发表于 2005-10-1 16:4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就这样?
发表于 2005-10-5 00:04:47 | 显示全部楼层
谁看完了,来个内容提要,太长了不想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数码鹭岛 ( 闽ICP备05008334号 )  

counter

GMT+8, 2018-8-17 09:58 , Processed in 0.31192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