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翔子

我和一个偷吃禁果女孩子的故事(转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1: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喂,小雨……”我发现我的声音没有办法控制自如。
  “嗨,老男人~”对面是小梅戏谑的声音,“昨天怎么睡的跟死猪一样?”
  小梅的脾气我并不喜欢,给人的感觉很随便。但是和她接触多了就会发现她其实是一个很能撑台面的女孩子。听小雨说寝室的很多活动都是小梅挑头,而且基本都组织的很好。
  “小梅,小雨出什么事情了?昨天晚上怎么这么晚还给我电话?”小雨的手机,但是是小梅的声音,我想小雨又出什么问题了。
  “小雨?小雨很好啊。”
  “快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小雨到底这么了?”我想我的担心已经让我有点失控。
  “你就知道关心小雨啊?这么都不关心关心我啊?”小梅的声音还是这样庸懒,我恨的牙痒痒,“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我们现在在去你家的路上,我、小雨还有小昕。出事情的不是小雨,当然更不是本小姐。切,我说什么出事情啊,谁都没出事情,我们都很好。只是昨天晚上太热了,睡不着,小昕中暑了大概。”
  原来是小昕,那个弱弱的女孩子。
  “其实都半夜了,我们本来想如果小昕严重起来就送医院。呵呵,当然你是司机。后来小昕吃点药后好转了,我们就想来你那里避暑,谁让你那里有空调啊。”小梅继续说,“但是宿舍出不去,就算了。呐,我们一早就出来了,你赶快起来,做好早饭等我们。开门的时候记得穿裤子……”
  小梅连珠炮一样说了一堆,我大概意思总算明白了。
  “好了,小雨和你说。”估计是小雨要抢回手机了。
  “哥,我们现在过来方便么?”和小梅相比,显然小雨要懂礼貌多了,“刚才小梅抢了我的电话。”
  “什么方不方便,方便也方便,不方便也方便……”旁边传来小梅的声音,“帅哥,我要荷包蛋……”
  “哦,那你们过来吧,我空调开着。你们早饭还没有吃吧?”我问小雨。
  “恩,是的,天气太热了。早饭我们来了自己弄吧。”小雨知道就算是荷包蛋,对我来说也是高难度的。
  
  挂掉电话后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好笑,其实想想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小昕中暑而已。当我转过身看我的客厅的时候我迟疑了,我在想到底现在自己收拾,还是等那帮女孩子来了让她们帮我收拾。如果自己收拾,那可以一项巨大的工程……
  十分钟后,客厅已经干净了,除了弥漫在房间里的烟味。我打开窗,外面的热气一下子就窜了进来。由于空调就在窗子旁边,所以空调里面吹出来的冷风一下子就成了白雾。三分钟后客厅的温度明显升高了,我很怕热,所以我又把窗关上了。虽然烟味少了许多,但是还是很明显,于是我也只能想其他办法弥补了。
  这里透露大家一个秘密,方便面的味道其实很能掩盖其他味道。想到小雨他们三个人就快到了,我就从厨房里拿了三盒方便面,给她们全部泡上。一分钟后盖子打开,这个时候方便面还没有好,但是由于沸水,所以即便是打开盖子,到他们来的时候面一定熟了,而且不会很烫。当然,更关键的是方便面的味道一下子把房间里面的烟味全部掩盖了。一来感觉似乎我对她们很好,连早饭都准备好了,二来很多女孩子都讨厌香烟的味道,这样一掩饰也不至于让她们一进门就闻到烟味。当然,只要她们来,那烟味是迟早要闻到的。
  
  她们来的比我预料的要早点,可能周末的早上大家都不这么早起来,所以车子能比平时快点。跟以前一样,小梅还是第一个冲进来,高跟的拖鞋一甩,光着脚走了进去。后面是脸色不是很好的小昕,小雨最后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大袋子。
  “哇,泡面,好香啊!”客厅里传来小梅的尖叫。
  “给你们泡的,赶紧去吃。”我感觉说这个话的时候底气不足。
  “没营养,但是很好吃。”小梅似乎不领情,“唉,彻底被你这个老男人传染,什么时候我也喜欢吃泡面了……”
  “去你的,爱吃不吃~”我笑骂,“要荷包蛋自己解决。”
  小梅噘噘嘴,开始狼吞虎咽。
  小雨把袋子放在沙发上,也加入了小梅的行列,只是吃的动作比小梅可文雅多了。只有小昕,从进门换拖鞋到现在坐在沙发上,都没有说过话,也没有吃早饭的意思。
  “小昕,身体好点了么?”总不能感觉对小昕很见外。
  “哦,好多了。只是天气太热了,感觉还是有点累。”小昕轻轻的说。
  我没有出去过,但是从刚才开窗的几分钟我已经能感觉到外面的天气是很热了。现在还是早上,到了下午鬼才知道要热到什么程度呢。
  “今天比昨天还热?”昨天的热度我是知道的,所以我问了她们。
  “比昨天热多了。”小梅嚼着面条含混不清的说。
  “小昕,你也吃点吧。如果泡面不喜欢吃,那让小雨给你弄个鸡蛋。”
  “小昕?要么?我给你去做。”小雨问小昕。
  现在我家的冰箱比以前多了一种东西,那就是鸡蛋。以前我的冰箱里面基本都是饮料,后来小雨建议我买些鸡蛋放里面,我同意,但是从来没有买过。冰箱里现在的东西基本都是小雨她们以前来的时候带来的,一般一个月她们来一两次,我的冰箱就有东西了。现在除了饮料鸡蛋,偶尔还有肉和冰激凌。
  “不需要了,我喝点水,一会再吃。”说着,小昕便自己去厨房倒了水,然后坐在桌子上开始慢慢吃面了。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1:52: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看到着三个女孩子开始我就感觉我的周末完蛋了,听到小昕病奄奄的声音,让我感到索然无味。有人羡慕说有三个女孩子陪,周末当然艳福,但是告诉小雨真相的这块石头始终卡在心口。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昨天是小雨生病了,那我一定不在这个时候告诉她真相。这样的想法让我自己都觉得很残忍。
  小梅吃完后就从沙发上拿起她们带来的大袋子走进了客房,小雨看小昕吃了一些后就说吃不下后开始收拾桌子,小昕则跟着小梅进了房间。
  “小雨,我怎么感觉小昕身体仍然不是很好啊?”我随小雨进了厨房,闻着她身上花露水的味道小声的问。
  “哦,小昕一直身体都不是很好,听说贫血还比较厉害。”小雨收拾桌子和厨房已经是驾轻就熟了,“今天她精神不好,主要是我们晚上回去的时候班长说她有一门考试成绩不是特别好。小昕很在意她的成绩,一直都是这样,估计奖学金没有了。”
  我笑了笑,大学里面基本上很多女生都很在意自己的成绩,这和大部分男生以及格为目标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哥,一会我和小梅去买些菜回来,你就在这里陪小昕。记得不要和她说我刚才和你说的。”小雨理了下鬓角的头发,一个很女性化的动作,让我觉得妩媚极了。
  “天气这样热,我们叫盒饭好了。”说到叫盒饭,我这里可是有一堆的号码,这是在我没有方便面的时候解决吃饭问题的法宝。
  “现在还早,没关系的。何况小昕今天精神不好,总不能让她吃盒饭吧。”小雨用洗手液洗了手,那还是她建议我买的。
  “我的衬衫在衣橱里面,咖啡色那件,一会你出去的时候披一下,别成酱鸭了。”小雨既然说到小昕了,我也就不和她争了,要是就小雨和小梅,我就一定要求吃盒饭了。
  “好,恩~有没有洗过?”小雨和我耍贫。
  “没洗过的说。”我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头,“刚好你穿了后帮我洗。”
  小雨白了我一眼后去客房了。
  我跟了进去。一进去就傻眼了。看来她们真的是打算在我这里度过这个美好的周末了,也就是说我的周末完蛋了。
  小梅已经把席子铺在了床上,打了水正在擦席子。小昕则在整理她们带来的大袋子。大袋子里面有三个小袋子,原来是她们的换洗的衣服和睡衣。
  我一脸苦笑。  “哥,我和小梅出去了。”小雨进来,她知道我的衣服放在哪里。
  “恩,早点回来。外面太热。”我随手拿着几天前的报纸。
  听的关门声,我也就去客厅看电视。小昕看来是整理好衣服了,她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现在好多了吧?”我坐到她的旁边。
  “恩,学校太热,又没有空调。”小昕说话的时候总喜欢转过头来看着你。
  沉默……说实话我找不到什么话题和小昕说,气氛有点尴尬。
  “请问,你真的是小雨的哥哥?”我想小昕也是这样感觉当时的气氛的,所以她先打破了沉默。
  “哦,这个说来比较复杂。简单说应该是一个朋友,年纪比较大的朋友。”我不知道小雨有没有和她们讲过我和她的事情,所以只能这样回答。
  “刚开始我们还真以为你是小雨的哥哥呢,后来小雨说不是,我们更猜测是男朋友……”小昕面对我开始不那么紧张了。
  小昕的观点我是能理解的,因为在大学里面关心和照顾一个女孩子一般都是两种人,一种是这个女孩子的亲戚,另一种是这个女孩子的追求者,而男朋友自然是女孩子追求者里面的获胜者。
  “是吗?你不觉得我的年纪大了点?”我反问小昕。
  “爱情没有年龄距离。”小昕很模式化的回答。
  “有男朋友么?”我问了一个比较隐私的问题。
  “算有吧……”这等于没有回答。
  “哦?什么意思?”
  “一个在新加坡的高中同学……关系很好,但是他说要在那里定居……”小昕简单的说。
  和女孩子套近乎的方法很多,对小昕这样的女孩子用聊她的事情看来是行不通的,因为我看小昕并没有说下去的意思,我也不好在追问。
  我坐到离小昕比较远的位置,点了烟。尽管我知道小昕或许会介意我抽烟,但是我想这能缓和当时的气氛。
  “方便回答我一个问题么?”我突然想到些什么。
  “恩?”小昕好奇的盯着我。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1:5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一个女人失去了生育能力,对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不想作过多的解释,直接抛出问题。
  “那要看这个女人在什么状态下,我是说是否结婚,是否已经有孩子。”小昕的思维很敏捷。看来她已经不再在我面前说话拘束了。
  “一个年轻的女人,还没有结婚。”我说的就是小雨。
  “那她为什么会没有生育能力的呢?”小昕的这个问题让我有点为难。我并不能保证小昕不知道小雨的事情,因为我知道女人总会把很多事情告诉她们的好朋友,哪怕是非常隐私的事情。但是相信连小雨自己都不知道的生育问题小昕是不可能知道的。
  “意外,算是意外吧。比如车祸,或者被犯罪分子侮辱等。”我就权且当小昕知道小雨的事情,当然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觉得这个女人很不幸。”我仔细听着小昕的看法,因为这个可能是一个很重要的参考,“其实传统的思想对一个女人繁衍后代是看的很重的,以前不是说无后为大么,我想要是女人没有生育能力,那是比较糟糕的事情。”
  “那是以前古代,现在社会思想都开放了……”我插了一句。
  “对,现在是思想都开放了。”小昕接过我的话题,“甚至还出现了特地不要孩子的家庭。但是我觉得那些是社会的异类,生育对女人来说是不可替代的责任。”
  我发现小昕在谈论事情的时候并不是我想像的那样弱不禁风的样子。
  “这样说吧,如果女人没有生育能力,她首先肯定是自卑。”小昕没有打算让我插嘴,“没有生育能力的女人其实就是不完整的女人。其次,她要考虑别人是怎么看她的。这两点加在一起,有时候会扭曲一个人的性格。”
  不得不承认,小昕的分析能力出乎我的意料,面对她精彩的分析,我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小昕见我不说话,脸色有点阴郁,只是在那里无力的吐着烟,她又恢复了沉静的样子。
  “其实,没有生育能力对其他人来说或许也不存在什么歧视,关键看她自己的看法。”小昕是一个察言观色的女孩子。
  “是啊,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我的一个同事……就是这个样子。”我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对了,我这里有绿茶,电视广告里梁朝伟喝的。我们来点?”转移话题在这种情况下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小昕点点头。我便去冰箱里拿了两瓶绿茶,两个人窝在沙发里面喝着绿茶看电视,这样的情景确实有点不协调。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1: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在这样有点尴尬的气氛没有维持多长时间。五分钟后,小雨和小梅回来了,说好不买什么东西,可是她们还是买了很多,有鱼有肉还有很多蔬菜。
  一进门,就听见小梅在喊热,她把手里的袋子交给我,就坐到沙发上不动了。
  “哇,买这么多啊,吃不完的。”我感慨。
  “什么多啊,今天和明天的,我们还怕不够呢……”小梅在那里叫着。
  今天?明天?我想这三个妮子是铁了心要在我这里度过周末了。
  我跟小雨进了厨房,看着小雨被汗水浸湿的衬衫,我有些心疼。
  “小雨,去洗把脸,这里我来弄吧。”
  “哦。”小雨把衬衫脱下来交给我,“你帮我把这个拿出去,剩下的我来做好了。对了,把小梅叫进来。”
  每次只要小雨和小梅都在,那么一定是小雨和小梅一起在厨房忙的,这已经成了习惯,而我,就算在旁边也帮不上什么忙。
  如果中午吃过美美的一顿,最想做的其实是睡觉。在小雨收拾桌子的时候小梅已经哈欠连连了,而我,坐在沙发里面抽着烟,想着前面小昕给我说的话。
  虽然我知道每个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但是在很多问题上,人们的基本想法还是一样的,只是在程度方面不同。小昕的想法告诉我,小雨知道这个事情后一定是伤心难过的。那我是否要告诉小雨呢?事情已经过了快一年了,又或许一年的时间已经可以让小雨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不行了,我先要睡觉了。”小梅宣布向瞌睡虫投降。
  “等等我。”小昕跟着小梅进去了。
  “啊,你们都睡觉了,那我怎么办……”小雨在厨房里面抗议。
  “你就和老男人睡吧。”小梅喜欢乱说话。
  小雨收拾好后陪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把遥控器交给她,因为我看的是新闻,我知道她不喜欢看新闻。
  “不了,今天上午去买菜出了很多汗,前面又在厨房,身上都是油烟味道,我先洗个澡。”小雨比小梅爱干净多了。
  看着小雨拿了睡衣进了卫生间,我又点了支烟。小雨,一个多好的女孩子,却为什么要承受她不能承受的痛呢?
  
  小雨的长发带着水珠,睡裙让她看上去是如此的庸懒,在那个时候我觉得小雨美极了,美到可以让人产生幻想的地步。小雨用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到空调边吹会,然后坐在我边上陪我看电视。不知道大家是否体验过,女孩子洗过澡后,身上会有一种很自然的味道,说不出来的味道,但是足以谋杀一个人的理智。我闻着小雨身上的味道,心脏不争气的霍然猛跳了几下。
  “没什么电视,要不你也去睡会吧。可以睡我房间。”我对小雨说。
  “头发还没有干,没的睡……”小雨冲着我扁扁嘴。
  “小雨,我看小昕的身体好像很差。你看她中午都吃的和少。”
  “是啊,听说她很容易生病,三天两头感冒。到了夏天就容易中暑,这不,昨天我和小梅都没有事情,就她到了晚上说不舒服。”
  “你还说人家,你也好不到哪里,呵呵。”我想寻找一个突破口。
  “和小昕比起来可好多了,应该说我是比较正常的。”小雨毫无察觉。
  “你……”我迟疑了五秒钟,“后来你还有碰到过锋么?”
  我尽量用平淡的语气,我想我能控制的很好。
  
  ):“哦,他啊。看到过,那是在后来一次傍晚的时候。他们那一届的很多人在学校里,好像是搞什么毕业后的聚会。”小雨平淡的语气让我放心。
  “打招呼了?”我尽量用聊天的方式和她说这件事情。
  “没有,他们都在一起聊天,还是我同学发现了他,然后我才看到的。看到他就让我想到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所以就没有什么打招呼的必要了。”小雨叹了口气。
  其实那个事情以后的一年,我明显感觉到小雨成熟了不少。以前我带她去枫叶斋,老板说感觉是爸爸带女儿,最近老板总是戏称我是带了女秘书。但是我想不管怎么变化,小雨始终还是一个学生,事情到现在也只不过是一年。不可能让她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或许小雨的一辈子都会记得这件事情。
  如果我继续说,那我是否应该告诉她一些事实的真相。她能承受的了么?我问自己。尤其是在一年以后,才一年,而且小雨的心境已经逐渐平复。我选择在这样的时机告诉她,是否太残忍了?如果我现在不说,那我应该在什么时候告诉她呢?其实无论在什么时候告诉她,都会对她产生伤害……
  激烈的思想斗争让我忘记了和小雨说话,而当我转过头去看小雨的时候,发现她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睡裙的一根肩带掉了下来,光洁的皮肤让我感觉她如同女神一样。我进房间拿了条毯子给她盖上,在盖的时候却不小心把她弄醒了。
  “哦,我实在太困了,睡了……”小雨梦呓般的声音。
  “睡吧。”我把她本来蜷缩的腿放平,好让她舒服的躺在沙发里。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1:57:15 | 显示全部楼层
睡着的小雨是那么的安详,均匀的呼吸让我感觉她象一个婴儿一样无邪。一年前,我也是这样看这小雨,只是当时是在医院的病床上。一年前的痛是显性的,而现在,如果我告诉她了事实的真相,那是否就表示这样的痛是从隐性变成了显性?在说和不说之间我徘徊了很久,直到感觉疲惫,也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小雨,你知道么,你可能已经不能生孩子了。”我面无表情的对小雨说。
原本激荡着青春的小雨的脸庞一下子僵硬了,然后慢慢变成了灰白。大滴的眼泪从她的眼睛里面流出来,眼泪淌过的地方开始龟裂。小雨开始无奈的想说什么,可是发不出声音。
小雨!我心头一震,感觉自己都在挣扎。突然电话响了。
原来只是梦……
“喂,有什么事情?”是四眼。
“出来钓鱼?”四眼是疯子。
“这么热,你还想不想活着回去了?”我拒绝了。
“那喝茶?”他可真是能纠缠。
“不了,小雨和她同学在我这里。”我不喜欢在这样的天气里面出去。
“哦,那就算了。我们出去了,如果一会路过,就来骚扰一下你们。”说着四眼挂掉了电话。
“是谁啊?”四眼的电话把小雨吵醒了。
“哦,是我那个同学,四眼。”小雨知道他。
“找你有事情么?”小雨捋了下已经干了的头发。
“他有什么好事情,让我们出去烤太阳,呵呵,我可不去遭这份罪。”我想到刚才的梦,本来想笑着和小雨说,可是怎么也笑不出来,“小雨,你不再睡了?”
“不睡了,睡多了晚上睡不着了。”小雨换了个频道,开始看偶像剧。

“小雨,那次复查后医生有没有让你再复查?”我想有些事情迟早还是要知道的。
“有啊,他让我再隔半年去检查。后来我觉得身体很正常了,也就没去了。”小雨往我身边挪了挪,压低了声音和我说。我想是不想让小梅或者小昕听到。
小雨身上的味道又飘了过来,但是我已经没有享受的心情了。我想可能小昕并不知道一年前发生在小雨身上的事情,因为小雨的性格是不喜欢让人知道她的这些事情的。我甚至想可能小梅都不知道这个事情,或许小雨可以找个理由不让她们知道。
“哦,她们不知道?”我指了指小梅和小昕睡的客房,也很小声的问小雨。
“小昕不知道,小梅知道一点。也就知道我去手术了。”
“那第一次复查医生怎么和你说的呢?”我还是先问问医生是否已经和她说了不能生育的事情。
“哦,很长时间了,我记得我电话里和你说了吧?”显然小雨没有想到我还会问这个事情,“怎么突然和我说这个啊?”
“呵呵,突然间想起来,就问问你。上次我出差,没有陪你去,你后来在电话里面也就和我说了复查结果很好,今天想起来,就问问你。”我掩盖了我蓄意已久的事实。
“那次我吃药完全听医生的,所以复查的时候都很正常了。后来又配了些药,告诉我半年后再复查一次。”小雨突然凑到我耳边,“说那挺伤身体的。”
我想医生是没有告诉她可能不能生育的问题。
“那后来为什么不去复查呢?药都吃了么?”我问。
“挺好的,就不去查了。药都按照医生的吃了。”小雨显然还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说这个事情。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1:5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点了支烟,思路逐渐清晰,我已经打算好怎么说了。其实很多人说抽烟能提神,我觉得只是说对了一部分,抽烟还能营造一种气氛,给思维安装一个缓冲。
“怎么了,哥?”小雨对我突然说这个事情感到突兀的同时开始有点不安。
“唉……”我叹了口气,“我和你先说个事情。”
原本面朝着电视的小雨转过来,一脸疑惑。
“我们公司一个女同事前段时间也流产了。”本来想编造的这个女同事说成四眼的老婆,后来发现有点不道德,所以还是用了不特定的同事,“这个事情也是在吃饭的时候他们部门的主任和我说的。你知道40岁的妇女同志就是到处乱说,呵呵,她和我们部门比较熟悉,就和我说起这个事情。”
我尽量想让小雨感觉自然一点,但是显然小雨的表情告诉我她想知道后面的事情。
“本来那个小姑娘的事情她也是不知道的,后来小姑娘找她请假,她才知道原来女孩子要去把孩子做掉。工作没几年的女孩子,都还没有结婚,所以她主任就安排了比较好的理由给她放了一个礼拜的假。后来她去看那个女孩子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那个女孩子做的不是很好,有点炎症。然后她告诉我说现在的女孩子体质不是很好的作流产手术可能有不少后遗症,严重的可能都没有办法生孩子。”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吸了口烟,“她这样说就让我想到你上次的手术。那女孩子还是前不久的事情,今天想到了就问问你详细的复查情况。”
小雨在旁边沉默了。

“复查那天医生倒是没有说的这样严重,只是强调要我好好保养一两年。”过了良久,小雨才出声。
小雨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尽管我已经绕了很大的一个圈子来说这个事情,但是我觉得小雨可能已经感觉到什么了,只是她还不能确定。我想以我比她多吃的这么几年的饭,应该能够应付。
“哥……那天医生和你怎么说的?”果然,小雨开始反问我。
“医生那天说你体质不是很好,也说了可能有炎症之类的话,当然,最严重的后果他肯定也是要说的,就是不能生育。但是后来医生也没有特别强调什么,主要还是告诉我小心炎症和今后的保养,和你复查的时候医生跟你说的差不多。”我想这样的回答不算欺骗小雨,“不过你复查的时候医生觉得你身体没有什么问题,那我想应该没有什么吧。”
“你说万一……”小雨蹙着眉头,“那怎么办啊?”
小雨的思维已经进入了我的预定轨道:“是啊,我现在也是担心你这个事情。你后来也没有去检查,本来去检查一下可能就有结果了。”
“那怎么办啊?去检查吗?”小雨略微有点无措。
其实我觉得这个事情是小雨自己的事情,没有理由不告诉她,只是我一直在想怎么告诉她才是最好的方法。最后我觉得还是由医生来说,因为我不忍心。
“我建议你要不去检查一下,你觉得可以,那我陪你去好了。”我想她的这次检查最好我能陪她,因为我不知道她知道结果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那什么时候?”小雨没有反对的意思。
“明天吧,因为本来医生就是要你半年后要去检查的,你都没有去。况且早点去你心头的石头也早点落。”我想明天礼拜天,刚好有时间。
“可是小梅她们……”小雨不想让小梅和小昕知道这件事情。
“哦,这个我会有办法的。”我想到了四眼。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1:5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雨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客房的门打开了。
“刚才谁电话啊,这么吵!”小梅揉着眼睛抱怨。
“喂喂,衣衫完整点出来好么?”我实在受不了小梅的随意。小梅的身材很好,属于丰满类型。本来我看过她穿紧身的衣服就足以把身材勾勒的让人碰血,现在好么,她的睡衣纯属可以用勾引两个字来形容。黑色吊带的睡裙薄如蝉翼,可以看到里面黑色的内衣……
“怎么,受不了啊。”小梅根本不在乎。
“这家伙平时在寝室里面也是这样的?”我转过头去问小雨。
“她啊,哈哈……”小雨摇了摇头,“穿了更少在寝室里晃悠都有。”
我一脸诧异,现在的女孩子……
“刚才谁的电话?这么吵!”小梅又问。
“我的四眼兄弟非常诚恳的邀请你们去游玩,不知道诸位漂亮的小姐意下如何?”我狠狠的盯着小梅的身体,“赶快去穿点东西,很多罪犯就是象你们这样的女人制造出来的。”
“啊哈,可以考虑哦~”小梅转身进了房间。里面传来小昕的声音,估计在问小梅怎么回事情。
“哥,你……”小雨很惊讶我会说四眼约她们出去玩。
“嘘,放心。”我冲着她眨眨眼。
小雨会意的笑了笑,明白我是找四眼带小梅和小昕出去玩,然后我好和她一起去医院检查了。

天气热的时候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好在这几个女孩子都喜欢看偶像剧,加上平时在寝室里面也没有电视看,所以尽管我觉得很无聊,她们三个却窝在沙发里看的津津乐道。
我走进房间,特地到了阳台上才拨通了四眼的电话。我还真怕他什么时候发神经在下午的时候到我家来。
“你在哪里潇洒?”我想他这个时候正在钓鱼,或者游泳,偶尔陪他老爹打高尔夫,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
“正无聊呢,和老婆逛商场。本来说是去钓鱼,但是这个鬼天气钓鱼要死人哦。”可怜的四眼又在出血,他和我一样,最怕就是陪女人逛街,但是他老婆却也有一般女人的通病,就是喜欢逛街。而且他们去逛的地方都是要花好几千的地方,我是承受不起的。
“要不要我来拯救你?”我可以想像到四眼现在痛苦的样子,因为在逛商场的时候他没有办法抽烟,而他无聊的时候就喜欢抽烟。
“恩……你说。”估计四眼听到我这个话一定欣喜若狂,当然在他老婆面前只能假装镇定。
“当然不是现在,否则我可不想被你老婆劈。”四眼还以为我现在就可以拯救他,便急忙说明。
“啊……”四眼显然很失望。
“明天,明天上午有没有什么安排?”我问他。
“没有啊,要么钓鱼,要么游泳。”这小子总是没有什么新花样。
“这样,去游泳,我给你介绍两个漂亮的mm,如何?”我开始色诱四眼。
“真的啊!”四眼的声音提高了八度,估计两眼放着绿光。
“是啊,而且还是女大学生,呵呵,是小雨的同学。”我进一步刺激他。
“说定了哈,早上我请吃饭,中午我请吃饭,如果能游到晚上,还是我请吃饭。”四眼已经到了亢奋的地步了,“小雨同学?那你呢?”
唉,难得他还能想到我。
“说是拯救你,其实也是要你帮忙。你知道小雨以前的事情,我明天要带她去医院检查,她的同学又在我这里,又不方便让她们知道,所以这不来麻烦你么?”我说了实话。
“哈哈,不麻烦,不麻烦,简直方便极了。”我不知道四眼突然兴奋的态度是否会让她老婆生疑,“大家……双赢。嘿嘿,我老婆让我过去,不说了,明天我来接她们,你就不用费心了。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2: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眼那里是如饥似渴,现在就等小梅和小昕点头了,我想那并不是什么难事情。
“诸位美女,明天我的同学约我们上午去游泳,不知道大家是否有意见?”我走到客厅大声宣布。
“好!”小梅率先响应,“整天闷在这里都闷出病来了。”
“可是我们都没有带泳衣……”小昕冷静的提醒小梅。
“哎呀,对哦。那去学校拿?”小梅有些气馁。
“你们等等。”我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个事情,于是又给四眼电话。
“去不了了。”上来我就泼四眼冷水。
“去的,我们去拿……”小梅在旁边急了,惹的小昕和小雨在旁边笑她。
“不要啊……”四眼在电话那头惨叫。
“也没什么,主要是美女没有带泳衣……”
“哦呦,我还以为什么事情,不就是泳衣么?不用带了,明天我来接她们,直接去买就可以了。”这是我要的结果。
“哦,既然你这样说了,那就没问题了。”我窃喜。
挂断电话后,我发现三个女孩子都盯着我看。
“有什么问题么?没问题。泳衣明天有人给你们买……”还没说完,三个妮子就已经欢呼雀跃了。
“但是……”她们见我还有但是出来,不知道我搞什么名堂,又很疑惑的看着我,“但是陈雨同志明天上午要和我先到公司处理点事情,晚点来。”
“啊……”小雨假装很失望,其实她已经明白怎么回事情了。
“你下个礼拜就要来实习了,明天上午先和我去做点事情,就当加班好了。”我想到这里已经比较完美了,于是点了支烟,得意的看着小雨她们。

有了第二天的期盼,小梅和小昕显得特别兴奋,反而小雨知道明天是去检查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晚上餐桌上的菜特别多,都是小雨和小梅的杰作,因为第二天不在我这里吃了,所以放时间长要坏掉的菜全部做掉了。因为菜多,小梅建议喝点饮料,于是本来简单的晚餐成了一次大餐。我和小梅喝啤酒,小雨和小昕则一人一瓶果汁。吃饭的时候大家的话题总是在游泳上,一会谈谁会游谁不会游,一会谈怎么游。小梅喝了点酒后话特别多,后来就听到她一个人在说,说到兴奋出索性把腿一盘,本来薄纱睡衣就已经够出格了,这样子的样子就更加奇怪了。
晚饭后小梅已经有点醉意了,倒在沙发里面看电视,小雨则依旧收拾桌子,小昕坐在桌子上不知该做些什么,我想这样的日子也只能称为避暑了。
小雨在收拾好后直接去洗澡了,我想她是不想让油烟味道在她身上待的时间太长。小雨洗好后,小昕接上,最后由小雨把小梅拖进了卫生间。我可是从来也没有想过会有三个女孩子在我家里洗澡,自己想想都觉得好笑。
一小时后,我的洗衣机也在一年以后第一次洗了这么多女孩子的衣服。
“一会晒这里?”小昕很小声的问小雨。
“是啊,怎么了?”小雨说。
“都是夏天的衣服,不方便吧……”小昕有所顾忌。
“没关系的,小梅都说了,我哥是老男人,不介意的。”这话小雨可是冲着我说的,“是吧,哥。”
“哦,没什么不方便的,这个天气几个小时就干了。”对小雨的主张我只能哑然失笑。
当小雨她们穿着让人浮想联翩的睡衣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聊天的时候,阳台上已经春光无限了。自从给小雨洗过衣服后,阳台上可就再也没有挂过女孩子的衣服了,没想到这次一下子就挂了三个女孩子的衣服,而且从里到外都有,真是琳琅满目。对于这样的情景,连我自己都觉得好笑,一个没有女人的男人的家里挂满了女人的内衣裤和裙子……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2: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怎么办啊……”小雨的声音。
“哦,又有什么问题了?”我走到客厅。
“我们在讨论晚上谁和你睡。”小梅的这句话很露骨。
“哦?你们还要选个人晚上和我睡?哈哈,真是艳福啊。”我就顺着她们的玩笑。
“客房的床只能睡两个,我们整在说谁睡床呢。她们说按照中午的睡法。”小雨指着小梅。
“冤枉啊!”小梅叫了起来,“我是说我和小昕睡床上,中午就是这样的。然后小雨总不能睡地上吧,所以我们讨论看是不是和你睡……”
“去你的。”我笑着拍了她一下头,“要不你来和我睡好了……”
“狼……”小梅躲到小昕后面小声的说。
“好啦,小梅小昕睡客房,小雨睡我床,我睡这里。”我拍了拍沙发。
“哇,小雨好舒服哦,一人一大床……”小梅探出脑袋对小雨说。
“小梅,你要是愿意,可以和小雨睡。”对小梅真的没办法了。
“我才不愿意睡在有烟味的床上呢!”小梅冲着我翻了个白眼。
“哥,那不是很好吧……”小雨见我说要睡沙发,有点内疚。
“没关系,就这个说定了。”我转身去厨房给她们拿饮料。
由于第二天上午要早起游泳,所以到了十点的时候女孩子们都去了房间睡觉了。我把电视机声音调小,然后去洗澡了。
等我出来的时候,发现小雨从房间里面出来了,坐在沙发上。
“怎么,是不是我床上有香烟的味道,你睡不习惯啊?”我擦着头发问她。
小雨没有说话,又选择了沉默。

“小雨,你怎么了?”我坐到她身边。
“我睡不着……”小雨小声的说。
我知道她应该说些什么,于是我看着她,等待她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哥,我有点怕……”小雨低下头,她的头发挡住了她的脸,我看不到小雨的表情。
“你是担心……”我也没有勇气说出那个可能的情况。
“恩,如果真的不能,那怎么办?”这是小雨一直在想的问题,也是我一直避免去想的问题。
“不会的,只是一次流产,我想还不至于这样严重。”我觉得我在欺骗小雨的同时也在欺骗自己。
“不是,后面有炎症的,不一样的……”小雨还是觉得可能会出现问题。
“先不想了好么?今天休息好,明天有精神去检查。我想没有什么事情,检查一下我们都放心。”我给小雨宽心,“我看应该没有什么事情,要是没什么事情,那我们下午就和他们一起庆祝一下?”
小雨勉强的点点头,我想她还是放不开。
“去睡觉了好么?”我抚着小雨的头发。
“恩,好的。”小雨转身进了房间。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2: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小雨关上门的刹那,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的心痛极了。那是一种心被撕裂的感觉。我突然很后悔我今天所做的一切,我甚至想如果明天小雨知道结果,知道自己一被子都不能有孩子了,那她会怎么样。我设想了很多种场景,小雨可能当场晕厥,可能哭天喊地……难不成要寻短见!我被我的想法吓出了一身冷汗。但是这种可能性不是不存在的,无论我怎么想,都不知道结果。我觉得我很疲惫。如果时间可以倒回去,我想我今天不会和小雨说这些的,不会让她明天去检查的。我想如果小雨不知道,也不去检查,或许要等到很多年后她才知道这个事实,或许那时候她已经有能力承受这个事实了。
一会后悔,一会又设想明天小雨知道结果后的场景,让我感觉非常烦躁。我坐起来,又点起了烟。淡淡的青烟从我手上升腾而起,突然觉得很柔美,在空气中任意翻腾出来的姿势,仿佛是妖艳的舞姬变化着的舞姿。我重重的吸了口烟,白色的烟雾从我的嘴里喷出,把淡蓝色的烟雾冲的支离破碎。那种美丽被支解的痛苦和残忍一下子占据了我的心,我胸口有说不出的难受。
人在面对一些未知的时候或多或少会有退却,这是人的本性。所以我想我在知道明天的检查结果之前有种逃避的情绪是正常的,但是由于我对结果已经有了三分把握,所以夹杂着痛苦。
香烟过后的情绪抑制期,我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都八点了,你还在睡觉啊!”礼拜天早上我是被四眼的电话吵醒的,这小子以前周末都是不到十点不起床的。
“还这么早,你吃错药了啊!”被吵醒的感觉总是不好的,我冲着手机抱怨。
“好起来了,不早了。去晚了游泳池人就多了,更何况还要吃早饭,然后去店里面买泳衣呢。”难得四眼早上的思路这样清晰,“美女们起来了么?”
“难道你不知道美女都是睡出来的么?”我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四十分钟后我过来,你们准备一下。”四眼让我哭笑不得,这小子永远对美女保持高昂的斗志。
“好的。”我压低了声音,“我和小雨就说是去公司做点事情,你说话注意点啊!”
“知道了,你放心。我准备出发了,不说了,一会见。”四眼很兴奋的挂了电话。
“美女们,好起床了!四眼帅哥快来了!”我坐在沙发上直起嗓子喊。
“知道啦,早被你吵醒了!”小梅的声音也是刚睡醒的样子。
我进我房间的时候,发现小雨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发呆。
“小雨,梳洗一下,我们也差不多出发了。”我从柜子里面拿了包烟。
小雨点点头,穿了拖鞋就出去了,我看到小雨有了黑眼圈,估计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数码鹭岛 ( 闽ICP备05008334号 )  

counter

GMT+8, 2018-11-14 09:21 , Processed in 0.15083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