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翔子

我和一个偷吃禁果女孩子的故事(转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1:38: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到家已经是2点多了,顺路给车子加了油。到家后把小雨的衣服扔进洗衣机便洗了澡。等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
  
  衣服已经洗好了。仔细想想没什么事情,于是疲惫的倒在床上,估计当头碰到枕头的时候我已经去见周公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8点了,算计着去公司可能要迟到,急忙拿起电话给总助打电话。
  “喂喂,不好意思……”总裁助理是我大学时候的同学,我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那小子居然是睡觉被吵醒的样子
  
  ,“臭小子,你怎么也在睡觉,不怕你老爹敲你啊! ”
  这里我看还是有必要交代一下我的工作上的一些关系。我打电话过去的同学是公司的总裁助理,公司的董事长
  
  是那小子的老爹,总裁是他亲叔叔。他有个有钱的老爹,所以毕业就是将来当老总的。毕业的时候他问我愿不
  
  愿意和他一起干,我答应了。于是就和这兄弟一起在公司里开始工作。我们一开始都是在基层做,一年以后我
  
  成了投资部助理,他成了总裁助理,两年以后我成了投资部经理,他老头子和叔叔很喜欢我,所以公司给配了
  
  辆小车;而他,还在总裁助理,不过他的小车是沃尔沃,说来还是因为我开了枫叶斋老板的车后强力推荐他买
  
  的。
  回来继续说。
  “啊,上班!”对方的声音显得很惊讶,“你等等啊。”
  3秒钟后……
  “你想死啊,今天周末!”总助同学一付杀人的样子,“你要加班我老头子也不给你加班工资,我要睡觉了。
  
  好不容易……”
  说着他挂断了电话,我才想起来今天是周末。
  
  小雨!我突然想到小雨,她应该还在香湖。脑袋还没有清醒,所以我尽力回忆昨天发生的那些事情。我泡了碗
  
  泡面,冲了个凉,然后解决了肚子,就去阳台看小雨的衣服。才4、5个小时,当然干不了,怎么办呢?我淡淡
  
  一笑,我想帮人帮到底,也就让我做一把冲动的事情吧。
  
  凭着记忆,我开车来到小雨男朋友,也就是那黄毛小子租的地方。我敲门,没动静,再敲,还是没动静。想点
  
  根烟,才发现烟放车上了。
  
  “开门开门!”我继续敲门,很用力的敲门。
  
  “有病啊!”我听的出那是黄毛的声音。
  
  咣堂~我朝门上就是一脚,门——开了。黄毛见我竟然把门踢开了,他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
  
  “你,你,你想怎么样!!!”黄毛穿了条脏兮兮的内裤,瘦的都是骨头,不知道还以为是瘾君子。见到我这
  
  架势,说话有点哆嗦。
  
  “妈的,软蛋!”我低骂,“我是来拿小雨的东西的。你,站一边。”
  
  “操,你什么东西,还管这事儿!”黄毛缓过神来。
  
  “怎么着,我不能管,我今天还就管了!”我起码比他大两个码,没道理怵他,“小雨哪些东西?!我今天全
  
  部带走。”
  
  说着我就先去拿小雨的大箱子。
  “操他妈刁!”黄毛竟猛然朝我挥拳头,冷不防脸颊上被刮到,火辣辣的。
  
  我转身抓住他的上臂用力往上抬,他的身体只能被迫跟着上抬。接着我把他被抓的手用力往他身后甩,他的身
  
  体就前倾,接着我用膝盖重重的顶向他的胸口。
  
  黄毛哎呀一声惨叫,跌落到床上,我听到床板噶啦断裂的声音。我顺势上去左手揪住他那嘬黄毛,没想到他一
  
  脚踹在我腿上,忍着疼我用力把他脑袋向后砸,然后一耳光扇在他右脸。啪~,当时下手挺重的,可楞没扇出血
  
  来,只是黄毛当场就抱头捂脸。
  
  “小畜生,再动手老子打死你!”我冲着黄毛吼。黄毛还是在床上抱头。
  
  我把小雨的箱子拎到阁楼外面,进来拿小雨的一个包,这些是昨天我看小雨从寝室里拎出来的东西。这时候黄
  
  毛已经坐在床脚,用恶毒的目光看着我,他的脸已经肿起来了。
  
  “操!还有没有她的东西!”我瞪着黄毛低吼。
  
  黄毛不做声。我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可能是小雨用的东西。走的时候看到桌子上的骆驼,拿出一根点起来,
  
  狠狠的抽了一口,味道还是这样呛。
  。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1: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告诉你小畜生,你再找小雨麻烦,老子打死你!”甩下话我就拿着东西走了。
  刚跨出阁楼门,一个中年妇女抢了过来。
  “你你你,不能走!”中年妇女哆嗦着拉住我手里的包,“这门你踢坏了……”
  “哦,你是房东吧。呵呵,抱歉啊,刚才……”说着我掏出一张100,“刚才吵到你们了,这个你拿去,把门修
  
  下。”
  房东接过钱楞在那里。“如果不够,你就问那小畜生要。不过房东,你把房子租给这样的畜生,呵呵,真是…
  
  …”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所以拎着东西就走了。
  在去香湖的路上,我摸着我的脸颊,黄毛还真有点能耐,到现在我还疼,而且有点肿。但是刚才给黄毛的一顿
  
  好打真解气,值。
  快9点半了,也不知道小雨有没有起来。到了香湖已经过了20分钟了,我招呼行李员帮我把小雨的箱子搬到大厅
  
  ,走过前台的时候,前台小姐很惊讶的看着我的脸。
  我索性不回避,上前问:“小姐,507房间的客人有没有叫过早餐?”
  “没。”小姐一直盯着我肿起来的脸颊。
  “好,谢谢。”我想小雨可能也是没有什么胃口,“麻烦你,帮我搬到5楼好么?”我招呼行李员。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小雨打来的。
  “喂,哥,你……”
  “哦,小雨啊,你起来了吧,我在楼下,马上上来,你开下……”还没说完,电梯里面就没有信号了。
  到五楼的时候小雨已经探出脑袋在门口张望了,我想到她就裹了个浴巾,不敢出来,加上刚刚狠抽了把黄毛,
  
  心情大好,所以不禁笑出声来。回头看旁边的行李员,正一脸诧异的看着我
  小雨看到我,和前台小姐一样,狠狠的盯着我的脸颊。
  “哥,你……”
  “进去再说。”我接过行李,“谢谢你啊。”
  刚进去还没有坐下,小雨就拉着我的袖子。
  “哥,刚才锋给我电话了,……”
  “哦,小雨,能帮我倒杯水么?”我打断她,因为我实在感觉前面骆驼的味道难受。
  小雨把水递给我:“锋说你去他那里拿我的东西,你骂他,结果他打了你……”
  “哦,他是这样说的?”我忍住笑,痛苦的把水咽了下去,“他还说什么?”
  “他说你活该,叫你以后小心点……”小雨一脸紧张,“哥,他打架很厉害的,你还真的被他打了啊。要不要
  
  紧啊?”
  这下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口水一下子喷了出来,然后狂笑。弄的小雨呆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好。
  “哎呀,哎呀,哎呀!”突然我夸张的抱住脸。
  小雨连忙说:“怎么了?哥,怎么了?”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然后我马上正襟危坐的样子,点了支烟,喝了口水,用很平缓的语气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打斗
  
  场面描绘的更加绘声绘色,添加了不少料子。看着小雨聚精会神的样子,我心里一阵欣慰,或许这次对小雨的
  
  伤害能在此刻慢慢消失。
  说完后,小雨已经几经捧腹了。她走进卫生间,用热水搓了块毛巾递给我:“原来锋也是说说的,这么不经打
  
  。不过,哥,你也受伤了呢。”
  我把毛巾捂在脸上:“偷袭,绝对的偷袭。日本打珍珠港还不是靠偷袭?”
  “没事吧?哥”听小雨的语气似乎很内疚。
  “没事。对了,你还没有吃早饭,你说吧,这里吃还是出去吃?”
  “我不饿……”
  “不行,饭还是要吃的,你不吃我还没吃呢,我们叫点东西吃,你啊,就算陪我吃,好么?”说实话,早上的
  
  泡面已经在刚才的打斗中全部消耗光了。
  我们的早中饭就点了荷包蛋和炒面,以及一些水果,小雨则我给她多要了一个水煮蛋、牛奶。服务员说20分钟
  
  内送来。
  “小雨,我帮你把东西拿来了,你看看有没有少什么?”我指着箱子和袋子问小雨。
  “应该就这些了吧。哦,电脑……”
  “电脑?那电脑是你的?”
  “不是,是我和他一起买的……”
  “我看很长时间了吧,都很破了,呵呵,没关系,有机会就要回来,没有也就算了。”虽然这么说,可是我还
  
  是很后悔没把电脑搬过来,“小雨,你去看看有没有少东西。恩~昨天你换下来的衣服我拿回去了,早上看了还
  
  没有干。”
  “你……帮我洗了?”小雨脸一红,“这……”
  “哈哈,我不会洗,但是我有洗衣机。”小雨脸红的样子很可爱,“你看下有没有少,少了我现在过去拿。”
  在确认没有少东西后我们的饭来了。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接下来小雨我该如何安置。小雨见我不做声:“哥,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
  
  伤口还疼啊?”
  哦,没。”我有点内疚,“我在想我刚才打了锋,你会不会怪我。”
  “唉,锋,他自己的错。”
  其实我刚才是想把心里真实想的意思告诉我,但是又怕我说了小雨会认为我要抛下她,而在这个时候抛下她实
  
  在太残忍了。
  “哥,一会你能不能送我回学校啊?”小雨这么说反而让我更内疚,我不知道这样的内疚哪里来的,从常理角
  
  度,我已经非常帮助她了,但是这样的内疚还是不可抵挡的涌来。
  “哦,好的,没问题。”
  “谢谢哥!”小雨似乎没有察觉到我内心的想法。
  吃饭后我们看了会电视,稍作休息,小雨便拿了衣服去卫生间换衣服。等小雨换好衣服出来,我一看便赞不绝
  
  口:“小雨,你这样穿很漂亮啊!”
  我说的是实话。小雨把头发扎起来,感觉很清爽,休闲的短袖配牛仔裙,短袜和休闲鞋,让人感觉青春。而小
  
  雨我没有看到过她化妆,那素面朝天的自然更是我欣赏的一面。
  “那我们走了?”我帮小雨拎起箱子,“看看有没有东西落下的?”
  “恩,没。我们走吧,哥。”
  我在酒店结了帐后就想开车转进旁边小雨的学校。还没到校门口的时候,我突然从反光镜里看到小雨捂着肚子
  
  ,皱着眉头。我连忙问:“小雨,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肚子,肚子疼。”小雨的这个声音让我想到昨天她做好手术时候的样子。
  “那……那我们赶紧去医院。”
  “不……不用的。一会……会就好的。可能……刚才……吃坏了。”小雨说话几乎都用不上里了,“哎呀,血
  
  !”
  我马上停车,转过头去看。小雨脸色苍白,身体正费力的前倾,殷红的血顺着她的腿内侧流了下来。小雨尽力
  
  的不让血流到车子坐位上,但是这么狭小的空间,血还是流到了坐位上。
  “小雨,别管了,坐好。你怎么了?没事吧,我现在送你去医院。”我慌了,如果小雨是大出血,我不知道我
  
  能不能保证安全把小雨送到医院。
  现在想来斗牛士的斗篷为什么是红色的,那是有道理的。因为红色可以激起一种亢奋的兽性,可以让人失去理
  
  智。在那个时候刹车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多余的装置了。别克如同放肆的野马在去医院的道路上撒野,我将精
  
  神集中到了极限。生平第一次让我面对红灯的时候是如此的无奈去踩刹车,看着红灯的计时我的心情也越来越
  
  烦躁。
  “小雨,小雨!”我不停的大声叫她。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1: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恩……”小雨的声音很虚。
  你,你别吓唬我啊!有事没事和我说句话!”我已经完全不知所措了。
  咔嚓,旁边的道路隐蔽处有光闪了一下。我冷笑,拍吧,我今天就超速!
  到医院的时候小雨已经蜷缩在后排坐位上了,大滴的冷汗将她前额的头发并拢起来,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快!医生!护士!担架!”我抱起小雨就冲向大堂,我感觉有点虚脱了。
  “哥……很痛,小腹……”小雨的手抓的我后背好痛。
  不理会旁人诧异的目光,我抱起小雨就往楼上跑,几名护士紧跟在我后面。到妇科一层的时候我已经感觉腿快
  
  支撑不住了。我靠在墙上,紧紧的抱住小雨。
  “小雨,我们……快到了,你再……支持一会。”我大口喘着粗气,但是我知道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挪动位置了
  
  。
  后面跟来的护士想从我这里把小雨抬进妇科,但是小雨拼命抓住我,不让护士拉她。那时候的感觉很奇怪,我
  
  感觉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而思维却很清晰。我有个错觉,似乎小雨会在我怀里就这样死去。
  快,放上来!”担架车来了。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把小雨放到了担架车上。然后一手扶墙,人蹲在了地上。看着担架车推去的方向,
  
  我觉得小雨的生命已经被老天舍弃,那种感觉很强烈。
  “是……大出血么?”跟我跑上来的护士毕竟是女同志,也和我一样在旁边喘气。
  “恩……”我麻木的回答。刹那间,我感觉到心灰意冷,“我去办手续……”
  回到车上,看到车子的后排坐位上有很大一片血,小雨的手袋掉落在位子下面,手袋上也有点血,我用力擦,
  
  可是血已经凝固了。打开小雨的手袋,首先看到的是一双丝袜,用一只一次性手套包裹着,那是小雨昨天手术
  
  后擦床单的袜子。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想到了当时的情景。
  小雨……你还没有洗袜子……哥我不会洗……一滴眼泪居然不争气的从眼角泻下。
  在丝袜的下面有小雨的病历,看着上面写着“陈禹”,我感到熟悉而又陌生。我知道大出血意味着什么,小雨
  
  娇弱的身体又有多少血可以留,我万念俱灰。
  妇科是有专门的手术室的,手术室的外面有各隔离区,隔离区上面的红灯已经亮了,我是看着小雨被推进这个
  
  房间的。我坐在外面盯着那刺眼的红灯,不知道我再次看到小雨的时候她会是怎么样的,倒是是否还是活体…
  
  …我真的不敢想下去了。楼道的这段特别安静,椅子上就看到我一个人坐在那里,而楼道的那段就是昨天小雨
  
  手术的地方,是妇科会诊和一个内室,今天还是有很多女孩子来,又有多少女孩子要在这里结束她们肚子里的
  
  小生命。她们会不会象小雨那样承受如此大的痛苦?她们的男人来了么?
  乱七八糟的问题在我头上乱转,我站起来,找到楼梯口的窗子,点起了烟。其实那时候抽烟是没有感觉的,只
  
  是一种动作,一种计算时间的动作。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而我脚下的烟蒂也越来越多。我感觉时间是静止的,希望能让我快点知道小雨的情况,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1:4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却又害怕知道结果。我突然想到了小雨的亲人,她的父母,如果小雨就这样走了,那她的家人该承受怎么样的
  
  痛,而小雨从来没有向我说起她的家人。又想到黄毛,那没有人性的家伙,要是没有他,小雨也不至于到今天
  
  这个样子。
  “陈禹家人,陈禹家人在不在?”里面传来医生的声音。
  我推开楼梯的门,看到一个医生站在手术室门口,大口罩拉了下来,看来已经有结果了。
  “我,我是。”我惊恐的望着医生的眼睛,我感觉医生的眼睛是麻木的,又或者他们看多了这样的生死伤痛。
  “你……跟我来。”医生的语气平静,平静的让我发冷。
  “陈禹她……”我想问,但是没有问,因为我想我猜到了答案,而这个答案的证实,我希望是很久很久以后。
  医生的办公室空调温度很低,明显比外面冷很多,走进去的时候竟然打了个冷战。医生喝了口水,招呼我坐下
  
  ,顺着他的意思,我坐在他的办公桌旁边的凳子上。我下意识的向后靠,突然凳子是没有靠背的,而我这个时
  
  候是多么希望有一个靠背的椅子啊。
  “这个女孩子昨天刚做了流产手术,你知道么?”医生的语气平淡。
  “我……我知道。”我感觉到口干舌燥,好不容易说出了这几个字。
  “你是她什么人?”医生继续问道。
  我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迟疑了。看着医生凌厉的眼神,我深吸了一口气,回答:“男朋友。”
  医生又喝了口茶,杯子的盖子在合上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在我听来非常的不和谐。
  
  “唉,你要作好心理准备……”果然,答案可能就在这个时候把我的心撕裂。我感觉我快不能呼吸不能说话了
  
  。我的手用力扶住办公桌,手里小雨的病历被我拽的变了形。
  
  “医生,能给我杯水么?”我不想这么快听到答案。作好心理准备,其实已经很明确了答案的性质。
  
  “杯子在那边,你自己倒吧。唉……”医生看的出来我不愿意听到结果。
  
  倒了水后我重新坐到了办公桌边,我发现我拿杯子的手有些颤抖,不能控制。
  
  医生见我倒了水,却没有喝水的意思:“小伙子,情绪要控制啊,先喝口水吧。”
  
  我象接受命令一样机械的喝了口水。水是凉的,我感觉到它顺着我的嗓子一直流到了胃里。
  
  “医生,你说吧。”我终于还是下了决心。
  “你既然是她的男朋友,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呢?你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女朋友的身体呢?”
  
  “我……”
  
  “现在造成的苦果由你是要承担的。要好好骂你!昨天她做手术的时候你陪她来了么?”
  
  “来了……”
  
  “来了!来了你就没有听医生说要你们注意什么了!!!”医生开始不顾情面的训斥我。
  
  “我……”我真的不知道我应该怎么说。
  
  “我告诉你,年轻人要懂得控制自己,你作为男人要懂得保护女朋友,而不是象你这样伤害她!医生昨天一定
  
  告诉过你,你女朋友流产后的几个月内不要发生性关系。你,你们为什么不听!!!”医生的情绪开始脱离他
  
  医生的身份。
  
  “啊!没……”我惊呆了。
  
  “还没!还没!!!我告诉你!你女朋友可能这辈子都生不了孩子了!”
  
  “那她……”直觉告诉我,原先我的猜测可能不对,我竟然有一丝欣慰。
  
  “她,她,她,她什么!昨天手术后你们肯定发生过性关系!她刚做好手术,而且医生特地叮嘱你们不要房事
  
  ,你们怎么就不听呢!我告诉你,女孩子流产以后生殖器是非常脆弱的,需要很长时间调养。你怎么就可以做
  
  出这种事情呢!”医生开始大声训斥。
  
  他喝了口水继续:“你女朋友阴道有明显的伤害,子宫也有不同程度损伤。目前判断很有可能对将来的生育造
  
  成影响。如果发生感染,那就更麻烦。”
  
  “那大出血……”现在尽管我知道小雨不是我想像的那样,生命没有危险,但是我还是想从医生的口中得到肯
  
  定的回答。
  
  “确切的说不能算大出血,我们在她体内取出很多已经淤积的血块。基本上是原先损伤积累而成,加上一定的
  
  撕裂或者后来的疼痛导致的收缩发生出血。我们已经取了样本化验,现在希望不要有什么感染。”医生的语气
  
  恢复平静,而我也稍稍缓和。
  
  “那医生我现在能去看她么?”转而我又是多么希望现在看到小雨,她需要亲人或者象我这样的哥哥。
  
  “你办好手续就可以看她。”医生简单的说了句,“记住,你做男人的要做的象个男人样子,不要再做错事了
  
  !”
  
  “恩,谢谢医生。”知道小雨暂时平安以后,我的思维能力显然有所恢复。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1:40:51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出医生办公室的时候我想到了黄毛,没错,小雨骗了我,黄毛这畜生最后还是动了小雨。想到黄毛的禽兽
  
  行为,我刚刚好转的情绪又开始翻腾。
  
  见我出来,一名护士走了过来。
  
  “请问你是陈禹的家人么?”
  
  “呼……”我深呼吸,“是的。”
  
  “请你跟我来办入院手续。”
  
  住院?我应该想到了。
  
  看到小雨的时候她躺在病床上睡着了,脸色苍白,手上打着吊针。小雨住的病房是一个人一个房间的,那是我
  
  向医院要求的,毕竟无论从小雨病情还是情绪,都不适合和其他人住一个病房。本来这样的单人病房是比较贵
  
  的,但是只是在医院观察三天,想想也多不了多少钱。
  
  这时候护士走了进来,把小雨的衣服和一套干净的病号服放在旁边的椅子上,告诉我病人和家属如果需要医院
  
  吃饭要先买张卡。我说不用,又问她要了个袋子,准备把小雨的衣服装起来。看到小雨裙子上已经是黑色的血
  
  渍,我还是心有余悸。我想今天我是不能回去了。
  
  
  我走到病房门口,拨通了我总助同学的电话。
  
  “喂,你给我送些现金来医院。”和他我从来不客气。
  
  “医院?!你怎么会在医院?看你中气挺足的么!怎么,快挂了?”他就爱开玩笑,可是我没有心情和他开玩
  
  笑。
  
  “快点来。顺便带点吃的来。”
  
  “不开玩笑,你告诉我你怎么在医院?昨天部门的人还说你请假,我知道你昨天是去医院拿破胃药。怎么今天
  
  就在医院了?”
  
  “我一个朋友住院,你来了和你说。”
  
  “你还没说什么医院,还有你要吃什么?”
  
  “昌华,就是我看胃病的地方。哦,住院部1712。吃的么,不是鲍鱼就可以了。”
  
  “好,五十分钟后到。”
  
  回到病房,听到小雨的手袋里面有手机的声音。拿出来一看,屏幕上的显示让我火大,上面有两颗心在动,显
  
  示来电人是黄毛,当然小雨不会写黄毛,而是——锋。
  
  我拿着手机又回到门外。
  
  “喂。”
  
  “喂,哦,你是谁!”黄毛的声音听了我就想揍他,估计他很惊讶接电话的会是个男的。
  
  “你这个畜生……”估计黄毛已经听出是我的声音了,他连忙挂断电话。
  
  操个畜生!我低骂一句,回到了病房。小雨依然很安静的躺在病床上。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1:4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床的旁边是一张三人坐的沙发,我又饿又累,本想出去吃饭,又怕小雨在我吃饭的时候醒来。两天内两次躺在
  
  手术台上的感觉一般人是无法想像的,但病人的心情却是可以理解的,尤其象小雨这样。所以我决定还是在病
  
  房里陪她。我蜷缩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居然睡着了。
  我是被我同学叫醒的,坐起来示意他坐,看到他手里的食物才发现自己饿极了。
  
  “喂,这怎么回事情啊?她是谁?”
  
  “一个朋友。”我打开袋子,发现里面是肯德基的快餐,“你怎么给我带这些垃圾食品啊!没营养的!”
  
  “还垃圾食品,你平时吃的泡面就有营养啊!”确实,在学校的时候他就知道我这个爱好了,“快吃,吃了和
  
  我说怎么回事情。对了,有没有烟,刚出来急了没带烟。”
  
  我把香烟扔给他他马上就躲到门外的楼道口顶瘾去了。
  
  这小子考虑的还周到,我说医院不是我一个人,他就带了两人份的食物。但是我一个人就狼吞虎咽了一人半的
  
  分量。汉堡鸡腿下肚,我边坐在那里喝喝可乐吃吃薯条,眼睛却看着小雨安详的脸庞。想起原先以为小雨大出
  
  血有生命危险,而现在好好的躺在我面前,那种心理的落差真让人受不了。
  
  “呀,看来是饿坏了呢。都消灭了呢!”同学满足的从外面进来,估计这小子起码抽了两根。
  
  他走到小雨床头:“哦~小姑娘很漂亮啊!恩,脸色不好,生什么病了?”
  
  我花了近二十分钟时间和他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他妈的,贱人黄毛,被老子看到不打死他才怪。”他义愤填膺,“唉,这女孩子还真可怜,我替她不值!”
  
  我这个同学虽然有纨绔子弟的一些劣性,但是在是非面前还是很理的清的。
  
  “小子,看不出你还很有爱心么!我在学校里怎么没发现你支援我菜票啊?人家可还是学生啊,你的爱心不要
  
  有什么私心。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你以为我是你啊,呶,这里有她换下来的衣服,我没时间洗,你要不要帮着拿回去洗啊?漂亮女孩子……你
  
  就知道看别人漂亮不漂亮!”
  
  “别了,我拿回去还不被老婆打死!你别让我做床头柜!”同学装出惊恐万分的样子,“呶,这里有5000块钱
  
  ,先拿去。有什么需要再和我说。”
  
  “其他需要没有,有一个需要,你帮我洗车。”顺势我把车钥匙抛给了他。
  
  “不会吧,还要我做苦力……”同学装出痛苦样子,很无奈的把他车子的钥匙给我,“我亏大了……”
  
  “对了,你把我后备箱里的东西放到你车子的后备箱。”我又把他车钥匙递给他。
  
  同学来了个昏厥状:“臭小子请我吃饭!”随即出去了。
  
  五分钟后他回来了,把他车子的钥匙给我:“我去接老婆到老头子家去,你到时候给我加满油。”
  
  “知道了,我后天如果晚点或者不来,你和老总说下,就当我请假。”
  
  “知道你伟大,说真的,你应该联系下她的家人。走了,拜拜。”
  总助同学走后我开始考虑他的建议,小雨的家人,小雨也没有说起过。唉,其实可以猜到,这样的事情小雨是
  
  一定不会告诉她的家人的。不要说我没有办法联系到她的家人,就算有办法也要顾及小雨的感受。
  
  我不敢再睡觉了,因为刚才我睡着差点忘记叫护士换吊针瓶了,还好第一瓶比较大,到现在还没有完。接下来
  
  还有两个小瓶,我还是不睡了。
  
  在挂到第二瓶一半的时候小雨醒了。她一睁开眼睛就开始左右张望,看到我就在旁边看着她微笑,她才放宽心
  
  。
  
  “小雨,感觉怎么样?还疼么?”
  
  “好多了,前面吓到你了吧……”
  
  “呵呵,是很吓人,不过医生说问题不是很严重。恩,对了,你可能要在这里住上两天,观察观察。”我想这
  
  个时候有些事情还是不告诉小雨的好。
  
  “那要到礼拜一啊……我还要上课呢。”小雨自言自语。
  
  “上课?哦,没关系的,到时候我帮你请假,或者你打个电话让你同学帮你请假。”
  
  “也只能这样了……”小雨开始沉默。
  
  “哥……”半分钟后小雨叫我。
  
  “恩?”
  
  “对不起,是我骗了你……”小雨不敢看我,“那天我……我……,他力气太大了……”
  
  “别说了,小雨,哥知道了。”看着小雨眼眶又开始红了,我直接打断她,不让她在去回忆那痛苦的经历,“
  
  肚子饿么?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不饿,吃不下……”小雨显然还没有恢复过来。
  
  “小雨啊,还是吃点吧,这里有肯德鸡,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如果不喜欢我给你去买些牛奶之类的。”
  
  “不了,我吃点薯条就可以了。”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1: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把薯条和果汁拿给小雨,自己便出去抽烟了。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告诉小雨她这次手术后可能没有办法再生
  
  育。我想对一个女人来说,尤其她还这样年青,还是个学生,这样的后果她是否能够承受。
  
  回到病房的时候护士刚给小雨测了体温,我问护士如何,护士说37度多一点。
  “正常。”我微笑的看着小雨。只见小雨皱了皱眉头,嘴巴微微撅了撅。
  “怎么了,小雨,哪里不舒服么?”我奇怪。
  “我想麻烦护士小姐……那个……我想上洗手间……”小雨小声的说。
  “哈哈,要不我来帮你好了。”我估计小雨也是想了很长时间才说出来的,毕竟是女孩子,“那护士小姐就麻
  
  烦你了。”我决定暂时不把一些事情告诉小雨,我想她现在最需要的不是一些真实的结果,而是快乐的心情。
  病房里面是有洗手间的,但是小雨显然身体很虚弱,我帮她穿上鞋子,由护士拿着吊瓶扶着她进去。小雨出来
  
  的时候显然轻松多了,主动问我要了剩下的半杯果汁。
  见小雨有了精神,我便开始和她聊天。毕竟我不喜欢沉闷的气氛,我希望很多了解一些小雨。我们聊了很多关
  
  于她的事情,知道了她从小到大的很多事情。从聊天中我知道小雨来自一个单亲家庭,父亲在她念初中的时候
  
  下海经商却从此一去不回,在之后唯一打回来一个电话,还是小雨接到的。当小雨很兴奋的在电话里叫爸爸的
  
  时候,电话的那头却让小雨转告她妈妈,说爸爸有了新的生活,不再回来了。那时候小雨已经知道爸爸这话是
  
  什么意思了,她哭,但是她父亲并没有回心转意,在小雨哽咽的叫着“爸爸,你回来吧”的声音中挂断了电话
  
  。
  小雨的妈妈原先是公务员,在后来的几年收入上去了,小雨家的生活开始好转。但是当小雨考上大学后
  
  ,原本并不宽裕的家庭在开支上更加捉襟见肘。小雨的母亲在小雨刚开始念大二的时候因为年纪关系退居二线
  
  ,收入明显减少。所以小雨每月只有500的零花钱,而这个数字在我们这个城市只能勉强生存——我是说作为学
  
  生。
   当我问到小雨是否把这两天的事情和家人说的时候,小雨咬着嘴唇,很坚定的摇了摇头。我想这虽然有小雨认
  
  为这事情不光彩的成分,但是更多的是不想让她妈妈担心吧。既然小雨决定了,我也就不好再说下去。
  
  突然想到黄毛给小雨打过电话,就把经过和小雨说了。小雨一听到黄毛,神情一黯。开始和我讲述她和锋的事
  
  情。
  
  小雨刚进大学的时候就引起了他们学校男生的注意,黄毛也是其中一个。当时小雨的寝室经常有人打骚扰电话
  
  。当然和小雨一个寝室的另外一个女孩子也是众多男生追逐的对象。他们学院戏称小雨他们寝室是新生中的美
  
  女寝室。后来小雨和另外那个漂亮的女孩子进了学院的学生会,小雨进了文艺部而另外的女孩子进了外联部。
  
  几个月以后小雨的室友便被外校的学生会主席弄上了手,之后不小心怀孕了。这件事情对小雨触动很大,于是
  
  小雨决心在大学不谈恋爱。
  
  但是老天总是爱作弄人的。在小雨退出学生会的那一学期,学校抽调各学院学生会文艺部成员到学校学生会组
  
  织一次全校性的汇演。当时是学院学生会文艺部副部长的小雨被学院学生会派到校学生会协助组织这次汇演。
  
  这里要说明的一点,本来文艺部长应该是小雨,但就是因为小雨对学生会,尤其是里面的男生坚持保持距离,
  
  而又有一个女孩子媚了当时的学生会主席,所以小雨只能是副部长。在那次汇演过程中由于小雨的能力出色,
  
  所以被校学生会副主席看上了,这也招到了其他女孩子的嫉妒。在小雨多次拒绝校学生会副主席的追求后,那
  
  个男孩子利用一些权利决定把小雨负责的节目撤掉。那时候小雨觉得他做的很过分,于是和他吵了起来,而当
  
  时周围的很多女孩子都帮着那个副主席。小雨只能委屈的哭了。她无法面对连周末时间都用在排练上的节目里
  
  的同学,于是向学院提出了辞职。后来学院将学院文艺部部长派过去顶替小雨的工作,但最终小雨负责的节目
  
  还是被撤掉了。小雨用她一个半月的生活费请了节目人员吃饭道歉。在那次吃饭上小雨第一次喝醉了,她不停
  
  的哭,引来了和朋友一起吃饭的锋的注意。
  
  
  锋和小雨是同一个学院的,比小雨高一级。他也和很多男生一样往小雨寝室打过电话,但被多次拒绝以后也就
  
  不在骚扰。那天他在知道小雨的情况后,就在他们吃饭还没有结束的时候把小雨带回了学校,当时黄毛给小雨
  
  垫付了那顿饭钱,但是后来小雨还是还了给他。过了几天后校学生会的副主席被黄毛打了,这点我也猜到了。
  
  一个星期后学校给了黄毛一个处分,在处分下来的那一天,小雨第一次给男生因为学习和工作以外的事情打电
  
  话。小雨问室友借了两百块钱请黄毛吃了顿饭。其实那时候的黄毛并没有暴露本性,在小雨请他吃了饭以后也
  
  没有主动给小雨打电话。原以为事情也就这样结束了,可是酿成今天小雨这样的苦果症结才刚刚开始。
  
  由于小雨把钱还给了黄毛,所以接下来的一个月小雨连自己的吃饭都成问题。而小雨也没有把这个事情和她母
  
  亲说,她只能每天吃很少的东西。有一次小雨在食堂吃饭,碰到了黄毛,看到小雨打的饭菜,和黄毛一起的男
  
  生戏称小雨这么注意身材,而黄毛并不是一个很笨的人。于是在那天晚上黄毛给小雨寝室打了电话,当时小雨
  
  不在,黄毛就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并问小雨的手机。小雨的室友是知道黄毛为小雨出头而被处分的事情的,所以
  
  也就把小雨的手机号码告诉了黄毛。小雨接到黄毛的电话自然很惊讶,得知黄毛想请小雨吃饭的时候小雨还是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1: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拒绝了。黄毛说只是在学校食堂,而且他知道小雨的钱不是很多,就当学长照顾学妹,等小雨有钱了可以请回
  
  去。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黄毛经常到小雨楼下等她吃饭,在女生楼下等女生吃饭的男生是很多的,有的在帮女朋友
  
  打水,女生楼下几乎成了劳动力市场。黄毛开始等小雨吃饭,有几次被小雨拒绝了,后来黄毛有意无意的在楼
  
  下总是宣扬说小雨借了他一笔钱,帮了他的忙,所以打算请小雨吃一个月的饭,而且每次吃饭的时候黄毛都保
  
  持学长的风范,没有一点暧昧的关系。一段时间下来小雨竟也习惯了吃饭的时候有黄毛坐在她的对面,和她将
  
  他大学里面的事情以及男生之间的事情。
  
  个月后,黄毛的父母来这个城市看黄毛,给黄毛拿了很多水果和食物。黄毛拿了一篮的杨梅和一大袋的零食给
  
  了小雨,让小雨在寝室里面分着吃。往往男生的一些举动让女生周围的人觉得他是好人的时候,很多话也就说
  
  了。从那以后小雨寝室的人经常和小雨谈论黄毛,并说黄毛虽然长相一般,但是人很好,家庭情况也不错,让
  
  小雨考虑一下,而小雨则一直坚持黄毛只是一个比较谈的来的学长。虽然这样说,但是黄毛之后找小雨一起吃
  
  饭,小雨总是不拒绝的,小雨也把很多事情告诉了黄毛。
  
  在之后的某一天,黄毛很平静的告诉小雨他喜欢上了小雨这个学妹,这是在小雨的意料之中,但是还是一下子
  
  很难接受。看到小雨不说话,黄毛继续告诉小雨,他这并不是要求小雨做些什么,只是告诉小雨他心里的想法
  
  ,如果小雨觉得不合适,以后可以继续把他当成学长,甚至可以再也不理会他。
  
  有时候女孩子的心理是很奇怪的,也就是黄毛这样说了,小雨在之后的几天里还是接黄毛的电话,和黄毛一起
  
  吃饭,在那时候所有的人都认为小雨是黄毛的女朋友,而黄毛也总是笑笑。在小雨大二的第一个学期快结束的
  
  那段时间,黄毛带小雨去了这个城市很多小雨没有去过的地方,而小雨也沉浸在这样微妙的关系中。在那个考
  
  试结束的一个晚上,黄毛约小雨去散步。在一个公园里,黄毛抓住了小雨的手,小雨感觉到黄毛的手是发颤的
  
  。黄毛问小雨是否愿意做他的女朋友,小雨沉默,但手却没有抽回去的意思。在那样的环境下,黄毛吻了小雨
  
  ,他们的恋爱就在小雨的沉默中开始了。
  
  当第二个学期,也就是这个学期刚开始的时候,黄毛在火车站等小雨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接到小雨,看到黄毛站
  
  在风里面抽着烟,小雨突然很感动,感觉自己很幸福。那天黄毛告诉小雨他在外面租了房子,也就是那个没有
  
  空调的小阁楼,问小雨是否愿意搬过去和他一起住。小雨显然还没有同居的心理准备,所以拒绝了。黄毛笑着
  
  说他那里地方小,要是小雨愿意住过来他还真要换个地方大点的,对小雨的拒绝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过了。
  
  黄毛是提前了近一个礼拜来的,除了租房子外他还给房间添置了一些家具,所以当他带小雨到那个阁楼的时候
  
  小雨感觉还是不错。后来小雨觉得黄毛总是在网吧上网很不方便,就建议黄毛买台电脑,并愿意出1500块。小
  
  雨告诉我1500是她的压岁钱和妈妈给的让她回学校买衣服的钱。买电脑的那天,他们在忙乎了一个下午后终于
  
  有了自己的电脑,他们很开心。在把电脑桌一起搬到阁楼的时候他们都累坏了,两个人躺在床上大口喘气。一
  
  分钟后他们开始激情拥吻……
  
  随着小雨感觉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褪去,她开始感觉整个天地就好像就他们两个人。那晚小雨感觉身边的男人
  
  很温柔,在激情之后他们相拥而眠。当小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看着床上触目惊心的落红小雨说她有
  
  点想哭,但是那又是幸福的。
  
  第二天黄毛很早就出去了,回来的时候给小雨带了热牛奶和事后避孕药。小雨吃早饭的事后黄毛开始收拾地上
  
  的衣服和裤子,并和小雨说刚才他去买药的时候的尴尬情景。这时候小雨感觉幸福极了。
  
  当我想问小雨和黄毛什么时候出现问题的时候,小雨第二瓶吊针已经没有了。我叫了护士来换了一瓶后却不想
  
  再问了,我觉得现在问是不合适的。
  
  “其实现在我看来很多男人都是这样的。”小雨接着说,“为什么这么多人在没有得到的时候对你这样好,而
  
  在得到之后又不懂得珍惜?”
  看来小雨打算继续说下去,而我也坐在旁边安静的听着。
  
  由于小雨没有同意搬到黄毛那里和他一起住,所以黄毛总是有意无意的问小雨在学校里面做了什么。小雨是善
  
  良的,她认为既然锋是自己的男朋友,就应该什么都和他说,当然包括一些她和男同学是事情。我是能够理解
  
  男人一旦占有女人之后就会有种感觉,会认为他的女人就是他的私人财产,不允许其他任何人触碰。这是正常
  
  的反应,只是没个男人对这个度的把握是不同的,黄毛显然并不善于把握这个度。小雨的美丽给她在学校里带
  
  来了很多事情,黄毛从开始的听小雨说到后面的追问,只到后来小雨根本没有和其他男生接触,黄毛也要逼着
  
  小雨说。而且黄毛频繁的叫小雨到他的阁楼,频繁的占有她,那段时间小雨经常吃药,女儿家的月事早就毫无
  
  规律。在一段时间后,小雨知道只要黄毛叫她过去就一定对动她,所以她就自己去买了避孕套,放在手袋的内
  
  层。在那几个月,黄毛的脾气变了很多,经常抽烟,一天好几个电话查小雨的行踪。
  
  
  有一次小雨的妈妈来看她,她很想和她妈妈说,但是看着妈妈头上的白头发,小雨只能在送妈妈上车的刹那掉
  
  下了眼泪。小雨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了她大二第二个学期。寝室里的人经常取笑小雨,说她在黄毛那里待的时
  
  间长,身上都有香烟的味道了。面对室友,小雨只能微笑,然后一个人偷偷躲在被子里哭。
  
  “那你怎么会怀孕的?”听了小雨说了那么多,我已经大概了解他们的情况了。
  
  小雨沉默。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1: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哦,没关系,不说就不说了。”我觉得我也不应该问这个问题。
  
  “锋是不喜欢带避孕套和我那个的。虽然我都给他准备好,可是他很多次都在中途扯掉。所以虽然有避孕套,
  
  但是我还是要经常吃药。”小雨平静的说,好像事情不是发生在她身上一样,这让我感觉到一阵心痛,“在安
  
  全期那几天,我才可以不吃药。但是……还是有出错的时候……”
  
  小雨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下去了,而我也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致过程。
  
  下午快5点的时候护士过来给小雨拔掉了针头,由于后面两瓶小的吊瓶药水比较厚重,所以小雨的手已经肿起来
  
  了。看着小雨用左手轻轻揉着刚拔掉针头的右手,我觉得小雨的神情特别专注,似乎这些吊针能让她的伤痛从
  
  此消失。我过去拿起她的手,是冰凉的。小雨并不知道或许她的伤痛才刚开始,我无法预计当她知道她可能无
  
  法生育后会是什么样子。我,不敢告诉她。
  
  “唔,都快没知觉了。”小雨皱了皱眉头。
  
  “刚挂完是这样的。过会就好。”我把她的袖子放下来。病号服是竖的浅蓝条纹的,袖子有点短,只能盖到小
  
  雨手腕那里。我可以清晰的看到侵入她血管的针孔。
  
  我帮小雨把手放进被子:“小雨,我去买点东西,你想吃什么?”
  
  “随便什么都可以。”
  
  当我回来的时候小雨在病床上玩手机,见我提了超市的袋子,便好奇的看着我。
  
  “我去超市买了点熟菜,这里还有一些蛋糕、牛奶之类的。哦,这里还有些零食,你无聊的时候可以吃。”
  
  “哇,好丰富啊。”小雨拿着薯片爱不释手。
  
  我想这两天其他就不管了,尽量让小雨开心。可怜的小妮子遭受了这么多痛苦,谁见了都不忍心让她再受伤害
  
  。
  
  当我们正准备吃的时候,护士进来了。她拿了温度计测小雨的温度,把一些药和一个小杯子放在床头。
  
  “药片饭后吃,盒子的一日3次一次一颗,袋子的一日3次一次两颗。杯子你一会量好体温,去下厕所,尿检。
  
  ”护士边看报告边说。
  
  听到尿检,小雨尴尬的望着我,含着温度计的小嘴嘟了嘟。
  
  小雨的体温还是比较正常,护士拿着小雨的样本出去的时候我跟了出去。
  
  “护士,请问说是中午的时候检查过了,现在怎么还要检查?”
  
  “具体你要问医生,不过你女朋友有些炎症,现在是看有没有其他感染。”
  “哥,刚才护士怎么说?”小雨看我跟护士出去,知道我是问了护士什么。
  
  “哦,我问护士你给她的样本够不够,哈哈。”小雨显然没有预料到我会这样说,脸红的一塌糊涂,“好了,
  
  不开玩笑。护士说你有一点点炎症,明天后天再戳你几针就好啦。”
  
  “啊,还要多少针啊!今天我都已经挂了三瓶了。”小雨和一般女孩子一样都是怕吊针的。
  
  三天,对我来说三天可以让小雨正常学习上课,已经很满足了。
  
  这天晚上小雨的胃口还是不错的。吃到一半的时候我接到了总助同学的电话,他告诉我车子已经洗好了,问我
  
  是否需要他帮忙,我说不用了。
  
  吃完饭后我便把东西收拾好,嘱咐小雨把药吃了。
  
  “小雨,这样,我先回去一趟。顺便给你带些杂志,免的你无聊。”我拎起旁边的袋子,“这个衣服我就先拿
  
  回去洗掉了,晚上我在这里陪你。”
  
  “不用了,哥,我想我一个人可以的。”
  
  “那……我一会回来再说。”
 楼主| 发表于 2005-7-22 01: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沃尔沃和别克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前者要舒服的多。但是我开着车却没有一种舒服的感觉。
  
  回到家,把小雨的行李放在客厅,到阳台上把小雨昨天的衣服收下来放在箱子里面。打开洗衣机,把带回来的
  
  小雨的衣服放进去洗。我在客厅和房间找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找到适合小雨读的杂志,我想还是去报亭买些。
  
  当洗衣机停止,我把衣服拿出来的时候才发现牛仔裙上的血渍还没有洗掉。于是把其他的衣服晒在阳台,牛仔
  
  裙则泡在脸盆里,说真的,我真不知道血渍怎么洗掉。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给小雨买了点杂志,顺便买了包烟。
  
  回到病房的时候小雨已经睡着了,我就走到病房的窗边,打开窗子,点了根烟。这时候护士进来查房,问我晚
  
  上是否陪病人,我点了点头。她告诉我病房里面不能抽烟,于是我把烟灭了。
  
  护士走的时候的关门声音虽然不大,但我看到小雨的眼皮一跳。
  
  “哥,你来了。”小雨醒了,“你来了多长时间了啊,我都睡着了。”
  
  “哦,还继续睡么?我这里给你带了些杂志,你无聊了可以看看。”我把买来的杂志放到她的床头。
  
  
  那天晚上我和小雨聊了很多,多数是她在学校里面的事情,包括她的同学、老师和朋友。她也问了我的基本情
  
  况,我如实回答。她和奇怪为什么我还没有谈女朋友,我笑笑,不置可否。我只是告诉她我很羡慕他们这个年
  
  纪。
  
  显然今天小雨的聊性正浓,到晚上十点的时候我便强制她睡觉,而我也躺在沙发里面盖上护士后来送来的毯子
  
  。
  
  我侧过身,刚好可以看到小雨的侧面。夜幕里,小雨睡的很安静,均匀的呼吸声让我感觉到一丝欣慰。突然小
  
  雨的身体弹了下,我想她是在做梦了,只是不知道是好梦还是恶梦。不知不觉我也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走廊里面很早就有人走动的声音了,我被吵醒了。到洗手间洗了把脸,就到开水房去打水。看着
  
  小雨还睡着,我就自己先热了牛奶,吃了片面包。
  
  七点的时候护士进来量体温,小雨被残忍弄醒,看到我在一边吃早饭才发现自己贪睡。护士告诉我上午晚点去
  
  拿化验报告,拿到报告后去昨天的医生那里。
  
  美女是睡出来的,这话一点不假。在护士出去后的3分钟内,小雨又睡着了。直到一个小时后护士来给小雨打吊
  
  针,小雨才很不情愿的起来,护士让我在小雨梳洗好后叫她。我给她去热牛奶,回来的时候她已经洗好了脸,
  
  头发蓬乱的散开,在那里咬土司。我把牛奶递给她,然后叫护士进来。
  
  
  护士把针头扎进小雨血管的时候,我看到一股鲜红的血从针管里面窜出来,立刻有回到了小雨的血管。那个时
  
  候我在想,小雨娇弱的身体里面到底有多少血,她可以承受多少,今天我是否应该告诉她一些事实。
  
  “哥,在想什么呢?”小雨看我发呆。
  
  “哦,前面护士让我晚点去给你拿报告,我在想你的炎症是不是会好了。”
  
  “没事的,我现在感觉挺正常的。”小雨的回答让我想到昨天出宾馆的时候小雨也是和没事一样,想到留在别
  
  克后坐上的血迹。
  
  接下来的时间小雨开始看我给她带来的杂志,而我中途出去买了份报纸。回来的时候她开始和我说杂志上的内
  
  容,尽管她说的绘声绘色,但是对于我,心里更关心一会医生会和我说什么。
  
  今天我把小雨的吊针关的比较小,我想这样她的手会好受些。
  
  到了快中午的时候,我去化验那里取了小雨的报告。报告上面有很多指标和看不懂的符号。拿上报告后我便去
  
  了医生的办公室。
  
  “从报告上看,还是有炎症和感染的。基本情况也和我预料的差不多。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如果今天晚上和明
  
  天早上体温正常的话你们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出院之前再来一下,配点药回去。”
  
  医生的话让我心头的石头落了一半,小雨暂时身体还算恢复的快。
  
  “那医生,她以后生孩子……”我想我是找抽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数码鹭岛 ( 闽ICP备05008334号 )  

counter

GMT+8, 2018-2-20 21:21 , Processed in 0.15284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