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158|回复: 6

人只不过是人--本女所交往的省部官员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2-3 19:2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只不过是人--本女所交往的省部官员们!
---喜欢数学的女孩

这几天忙着一个项目,没时间写“人只不过是人--本女所交往的亿万富豪们!”,今天回来本来想继续,结果发现网上已经风云大变,南方一份出名的报纸把网上半年多前一个所谓富豪与平民大论战的意淫帖子又拿来头版意淫一番,整个网络就象开了锅。本女最近如果还接着写什么富豪们,就成了一件很没品位的事情。本女写的东西都是亲身经历的,根本不想在这时候和这些空对空的意淫东西混在一起,不过本女经历的事情也很多,暂时不写富豪,也可以写写官员们。当然,官员很多,本女这里限定在省部一级以上的,这个层次的官员一般人很少接触,本女只是就亲身的经历写一下,其中依然有一些深入的反思,和富豪们那帖子是一样的,并不想写成一个八卦文章,只是写事情,不具体写具体的人。当然,等这一阵网上的无聊富豪风刮过去后,本女会继续完成富豪们那帖子的,后面还长着了,但本女一定会有头有尾,把它写完。这里就先开始省部官员们。
  
  本女接触的最早一位省部官员,要追溯到80年代,也就是20年前了,那时候,本女虽然还处在儿童阶段,但基本的记忆还是清楚的。那位当时是沿海一个大省的头,母亲和他的女儿是同事,春节的时候,他的女儿请我们去玩。本女那时候完全没有什么官员级别的概念,只是觉得那位是一个很逗的伯伯。他一见我们来,就让母亲进去和他女儿聊天,他自己拿了一包糖出来,在厅里逗我玩。那房子也不是什么别墅之类的东西,面积当然比较大,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有人可能会说,80年代的官员当然没什么特别,现在的就很难说了。其实,这也不一定。前几天,本女刚去过一位老将军家,他的级别当然比省部要高。他住的房子是一个院子,那里面都是一个个的小院子。说实在,那房子都是很老的房子,如果门口没有士兵守着,可能还以为在一个普通的四合院。房子两层,进去里面还以为到了一个大杂院,唯一不同的就是只是一家人住。房子有点阴暗,客厅里的家私都是很老的,放眼过去没有任何贵重的东西,电视是21寸的,里面唯一显眼的东西就是几幅将军本人和几代国家领导人的合影。
  
  在北京,都知道,有所谓的部长楼。一般人可能以为,部长楼是很高档的东西,其实不是的。用一个最出名的部长楼为例子,楼房是高层的,形状是那种典型的风车型,一层三户,每户面积基本一样,都是200平米多点,厅不超过30平米,有四个房子,有人把饭厅格开,也有弄成5个房子的。电梯是那种很旧式的,面积很小,还需要人开。几年前,电梯还出过事情,因为突然失灵把一个人给夹着撕开了,这种事情大概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到的。以前,正部级也有住这里的,后来都是副部住了。正部级现在一般都住几层的那种,格局大点好点,但像刚才那老将军住的院子,他们是没资格住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2-3 19:28:57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只不过是人--本女所交往的省部官员们!(二)

(二)
  
  今天有了富豪们那帖子被剽窃的事情,官员们这篇当然也会有,所以不得不声明一下:转载没问题,请说明出处。这大概不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吧?为什么一定要把“喜欢数学的女孩”删掉改另外的名字?这不更麻烦?另外,有一个叫三我的在网上跟帖中写了一首七绝给本女,本女答应他步韵一首,这里顺便完成。三我原诗“渺渺天涯渺渺秋,痴云醉日半山流。可怜一水横空去,万顷烟波不解愁!”本女一向不喜欢写什么情诗,本女有帖子就说过,爱情这种东西只能是智力低下的人玩的游戏,也就随手胡诌一首:“渺渺天涯渺渺秋,绮霞烟水自空流。谁怜西岭西风后,满地相思满地愁!”闲话闲事完了,富豪那个暂时不写了,就继续官员们!
  
  昨天说到一些省部或以上官员的房子,但说的都是北京的事情。在北京,地球人都知道,哪里住是和级别相关的,但无论什么级别,相对来说,北京的还是很正常的。同级别的,一般来说,京官比地方的官员要差远了,而这一点其实是很正常的。以前有个朋友,当时还只是正局,每天骑单车上下班,距离大概等于从天安门到四环,这种事情在地方上大概很少出现。
  
  说起骑车,地方上其实也是有的。也就几年前的事情,这位当时已经是某省的头了,他就是不大愿意坐车,愿意骑车走路上班。这样有好也有不好,至少搞保卫的人最不乐意了,出了事情责任是他们的。这位下厂下乡都不愿意带人,有时候自己就跑出去了。和他同时的当地的二把手就是另一种了,以后会说。现在,这位好歹也京官了,后面那位就进去了,这说明了什么,大概不是一句话能说清楚的。
  
  谁都知道,从官员到公务员是截然不同的,目前中国的情况大概只能说公务员是现实的理想,对官员,也就只能探求理想的现实了。理想的现实是什么?其实理想的现实就只能是现实,本女从来不相信什么超越现实的理想,任何现实的改变最终都将现实,而站在理想的角度,现实永远都是有罪的。就像站在上帝的角度,一切人都是有罪的,而上帝是什么?上帝什么都不是!
 楼主| 发表于 2011-2-3 19: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只不过是人--本女所交往的省部官员们!(三)

(三)
  忙了一天,唯一高兴的事情就是中秋前不用去全国人民最不待见的地方,唯一不高兴的事情就是中秋后第一件事情就要去那地方,不过至少有几天可以继续写官员们了。对比以前写富豪们,本女隐隐觉得有点写得不爽,好象无形有很多忌讳的地方,这种忌讳甚至不能算是意识上的,细细想来,这大概又可以归结到一种民族的集体无意识。
  
  在中国几千年的文字历史中,所谓官商,官总是在商前面的。在大众心里,无商不奸,而几千年来,面对众多贪官污吏的现实,所谓清官的理想还总是被理想。当然,后来也有了清官更坏的说法,但也只停留在一种说法而已。但在本女看来,人只不过是人,无所谓清官贪官。请问,世界上谁人不贪?贪权贪财贪色者占了99%,剩下1%贪个名,清名也是名,真是无贪无求者更是大贪,贪着长生不老、成仙成佛,世间三毒,贪嗔痴,贪为首,如果真不贪的,还能来到这个世界?连争先恐后往卵子里挤的精子都是以贪为动力,孰能不贪?
  
  将官员分为清官贪官本来就是一种很无聊的想法,也是大众喜欢的非白即黑的想法。昨天说到,从官员到公务员是截然不同的,只要还继续停留在几千年的官员阶段,就算出一万个所谓的包龙图,也还是逗你玩,白搭。当然,公务员阶段并不会突然进入什么世外桃源,本女也不相信什么制度的废话,但从官员到公务员还是截然不同的。
  
  当然,还有一种儒教的理想,人人尧舜,修身齐家平天下。这些都是书斋中脑子进水想出来的东西。人人已经人人了,尧舜也只不过是人人,上帝没有,为什么还要自己造一个?世界正因为五彩斑斓才成为世界,没有贪官,就象世界没有了黑夜,世界还能是世界吗?贪官不可怕,世界有的是豺狼虎豹,世界还不依然世界?人,即使把自己意淫成上帝,还永远是人!而无论官不官的,人也只不过是人!
 楼主| 发表于 2011-2-3 19:2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只不过是人--本女所交往的省部官员们!(四)

(四)
  
  昨天写的官员们(三)可能会令很多人愤怒,大概都以为本女在为所谓的贪官说好话。其实,本女连清官都没什么好话可说,何况贪官。本女在帖子的第一篇已经明确说过,不想把这写成八卦文章,只是把自己经历的人和事情进行一个反思的叙述,自然把没必要的细节都省略了。对熟悉情况的人,不难明白本女所写,本女显然没义务把这帖子写成一本通俗小说或报告文学。本女更希望把这个帖子写成一个对官员们的考察研究报告,能否接受是各位的事情,本女没兴趣知道。
  
  昨天说到官商,本女也曾写过富豪们,商场如战场,其实能在商场上混好的,并不一定能在官场上混好,看看那些下海的,说实话基本都是官场上的初哥,大多都是混不下去的。很多人,特别是知识分子,自以为清高,看不起当官的。用“倚天屠龙记”里的武功相类比,知识分子、商人之类的,混得多厉害,也就是练练什么七伤拳、混元霹雳手之类的招数,而官场一开练就是乾坤大挪移,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游戏。知识分子永远就是眼高手低,这也是国家绝对不能交给知识分子的最重要原因,所谓书生误国,一点都不假。
  
  但人的资质有时候真是天生的,有些人毕生投入可能也只能练到乾坤大挪移的第六层。像官员这种需要全方位综合能力的游戏,经常发生的就是修炼层次与实际要应付的层次发生错位。就像本来只练到乾坤大挪移第六重,却不得不面对乾坤大挪移第九重才能面对的事情,这样鲜有不出问题的。
  
  例如某公,虽然后人好歹也有一省部了,本女与此公后人也多有交往,但由于80年代此公仙去时,本女还在孩提,无缘亲见此公风采。不过,本女一忘年好友的父亲与此公是多年战友挚交,是在此公最辉煌时也能经常到他家吃吃饭玩一玩的关系,所以经常与本女论及此公,最终结论也同意本女所说,如果只有乾坤大挪移第六重功力却身不由己地硬要在九重之上施展,就算鞠躬尽瘁,到头来又怎么能不“长使英雄泪满襟”?
  
  还有一位,情况类似。唯一不同的是此公现在心宽体健的,20多年来潜心书法,有缘识货者都争相收藏,片鳞只字都弥足珍贵。当然,从纯书法的角度,此公依然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潜力,大概心中仍有不稳之处,眼前有意,笔意成碍,不能横古横今,盖天盖地。当世之人,有此公经历者绝无仅有,眼界心界一旦大开,自能大成。他日若能挥墨纵横,气压三晋,笔扫九朝,令何绍基、于佑任之辈望风而逃,岂不快哉?
 楼主| 发表于 2011-2-3 19:30: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只不过是人--本女所交往的省部官员们!(五)

(五)
  
  今天北京又陷入一点小雨就全城大塞车的怪圈,也好,把今晚的事情都改到明天,这样就有时间继续写官员们了。只是有个闲事要先打点一下,第二篇时曾提到有位三我(其实叫我的我是我1)在本女跟帖中为本女写了七绝一首,本女也礼尚往来,步韵回了一首。结果又有位叫数女铁丝的也步韵一首: “渺渺天涯渺渺秋,乾坤一水古今流。巫云楚雨催昏晓,半入相思半入愁。”要和三我比赛,为了不要继续原来本女所厌恶的爱情路子,本女先换个调子再步韵一首 “满城风雨满城秋,一水横空天地流。独上孤峰倾百斗,披云啸尽古今愁。”。三我接了一首“万山风雨万山秋,浊水舂天碾地流。一叶飘然沧海去,任凭欢喜任凭愁。”,数女铁丝也接一首“乾坤梦入几春秋,刹那风云岁月流。剑胆琴心横浩气,须弥踏破死生愁。”,由于这次步韵接力因本女帖子而起,大家可以顺便评判优劣,有兴趣能力者也可接力下去。闲话说过,继续官员们。
  
  昨天所写,明白者自然受用良多,不明白的本女也没义务让他明白。今天说说这“学而优则仕”。所谓的“学而优则仕”,是中国的老传统,也是被批判得最多的,特别来自一些所谓知识分子们的批判,就更是恶毒,好象这成了中国最终积弱的罪恢祸首之一。其实这都是所谓知识分子脑子进水后的瞎掰,请问,如果“学而优则仕”真是中国最终积弱的罪恢祸首之一,那导致这的原因是什么,这个原因的原因又是什么,以此类推,请问有一个终极的原因吗?还是“学而优则仕”就是终极原因之一?这类问题的出现都来自企图通过现象摸索本质的混乱思维。本女从来不相信现象后面有什么本质,本质就像上帝,是人造的,如果真有什么本质,本质也不过是现象而已。学而优则仕,只是一种现象,并不是因为它就能导致什么。所谓缘生,任何现象,众缘和合才可能生起,“学而优则仕”、“中国最终积弱”也一样,并不是什么就决定的。
  
  这种决定论的思维,也就是一根筋的思维,而所谓的辨证法、系统论都只不过是这种一根筋思维的近现代版本。而对于昨天提到的乾坤大挪移来说,一根筋思维是最大的障碍。商场、官场、战场,这三个地方都是最要不得一根筋思维的,这点有点像禅宗,就算你说得天花乱坠,决定论、辨证法、系统论之类一套接一套,但也一点边都沾不上。而事实上也是,在中国,唐宋以后,官员们参禅的特别多,这里的名人太多了,基本唐宋以后中国的官员们都多少和禅宗沾些关系,这除了所谓“英雄到老皆归佛”之外,更主要是还是官场沉浮,境界自然和禅宗就容易接近了,如果说现象,这才是值得关注的现象。
 楼主| 发表于 2011-2-3 19: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只不过是人--本女所交往的省部官员们!(六)

(六)
  
  最近写富豪们、官员们,好象引起很多人不满,不满之一觉得本女在招摇,中国历史上最招人恨的就是招摇,这点本女当然知道,但本女对招恨这种反应一点兴趣都没有,恨是尔等的,与本女何干?连杜老夫子都可以豪气一下“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本女就更没把招恨当多大事了。本女也没必要向人解释之所以招摇的所谓目的,知者知之,不知者非汝境界,说了也白说,那本女凭什么说?
  
  不满之二,觉得本女没有细节,议论比故事多,这点本女早就说过了,又不是写八卦文章,没细节都要编些细节,不是对反思有意义的细节,本女是一概不写。本女写文章是为了反思,并不是为了满足某些人猎奇的心理。例如,某公是现存最出名的人物之一了,其儿子也已是最出名的省部之一了,此公快100岁了,身体还很好,平时有熟人来还能上上四方城,期间当然有很多细节,但这些东西对本女的反思好像一点意义都没有,这类事情,本女是不会写的。
  
  好,还是继续按本女的思路写官员们。昨天提到禅宗自唐宋以来和官员们关系之密切,古人就不说了,说说今人。也是有人喜欢,又因为五四以来的文化大断裂,南怀瑾之流所谓的国学大师得以在社会上影响很大,在官员们中影响当然也小不了,其中还真有特痴迷的。例如有一位熟人,严格说不是纯粹的官员,只是个部级企业的头之一,50多岁的人,本来都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但一旦被某种东西迷住,比超女的粉丝们也一点不次。最经典的是每次飞机上都要打坐,本女一向对别人的事情都没兴趣管,但有时候还真想问:大叔,你哪天突然功力深厚,意念上打个冷战把飞机打下来,和你一起飞机的人怎么办呀?好像这种活动还真不应该在公共场合进行,都50多岁人了。
  
  以上的例子比较极端,也就当一个笑话了。基本上云门法眼之后,禅宗也无所谓禅宗了,说起云门法眼,本女想起一幅本女写的曾引起争论的对联“日本东出,照遍四国九州;道元空归,源通云门法眼”,道元空归,何谓道,所谓盗亦有道,而官又何曾无道?不说“道可道,非常道”的废话,所谓道,总出不了“道元空归”四字。
  
  “道元空归”,过于壁立千仞了,还是说说这所谓的官道,大概平易一些,今天先说这个“官”字。官,本义是宾馆、客舍,然后引申为朝廷的办事处、官府,或官方的、公家的,前者又引申为官员、官职、职位、职责等,进一步引申为器官、管理等,最后还成为一种对人的尊称,大概官人也算一种吧。在儒家的思维下,官就成了主、事、法、公,对应的就有“不官与物而旁通于道”、“天地官矣”、“其官于天地”、“五帝官天下”,这就是“官”的缘起。
 楼主| 发表于 2011-2-3 19: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只不过是人--本女所交往的省部官员们!(七)

(七)
  
  明天中秋了,当然要停写,但今天还是要继续官员们。不过先说一闲事,依然和那步韵有关。今天那三我有又来了首“一天风雨一天秋,江海生涯任水流。白鸟青山时入眼,乾坤无事落闲愁。”,数女铁丝接了首“一生风雨一生秋,天地虚舟清浊流。岂逐白鸥湖海梦,红尘随处入穷愁。”,本女答应他们也要步一首,如下:“一番风雨一番秋,依旧青山枕碧流。溅血长虹贯天地,羲和鞭堕六龙愁”。这步韵越来越好玩,有兴趣能力者可以继续。
  
  闲话说过,还是说说这“官”字。昨天说了,在儒家的思维下,官就成了主、事、法、公,而这四字,就成了历代“官”们冠冕堂皇的四字箴言了。贪官污吏从这四字而来,青天大老爷也从这四字而来,中国传统讲究的是名正则言顺,还是要先把这四字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今天先说这个“主”字。
  
  主,本义是灯心,然后顺次有了家长、主人、首领、当事人、事物的根本、主持、专一、从自身出发等意思。后面的意思其实从前面而来,灯心是“主”的最重要象征。灯心表示什么,表示大众的黑夜需要其光明,禅宗说人人自有光明在,大概主们官们是不能认同的。
  
  这里十分反讽的是,在西方,主是有明确所指的,就是上帝。圣经一开始,主就把光明带出,这也是符合中国文字中这主的灯心本义的。对于西方人来说,光明是主的、上帝的,因此官,只不过是人,就不可能是主,所以,对于西方逻辑来说,公务员这种东西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当然,站在中国式的逻辑上,主是基本没有上帝含义的,正因为没有了上帝的主,所以就有了人的主,所以有了儒教的逻辑,也就有了几千年官场的逻辑。即使所谓的人民当家作主,这种观念对于西方来说也是陌生的。西方社会的基本信念就是契约,这个也和宗教有关,上帝和摩西就玩过这个契约的游戏,站在西方的逻辑上,除了上帝,任何的主都是虚假的,都是魔鬼的诱惑,包括所谓的人民当家作主。
  
  正因为以上历史、民族、文化逻辑的巨大差异,也就形成了东西方官场文化的巨大差异。这里必须说明的是,西方一样有贪污腐化,但他们的原因和中国是不一样的。对于西方来说,制度是可以说的,但他们更明白,任何的制度都是有缺陷的,就像哥德尔不完全定理所揭示的。当然,当他们的传教士跑来传教的时候,是不会说这些的,天下的王婆都一样,而这些西方王婆,还不单单把瓜卖出那么简单,那就更多心眼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数码鹭岛 ( 闽ICP备05008334号 )  

counter

GMT+8, 2018-6-19 21:57 , Processed in 0.14638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